《惡魔法官》池晟、金玟廷太會演!「化學誘惑」擦火花想尖叫

文/yeonhee

강요한 & 정선아 // 姜耀漢 & 鄭善雅

沒想到接觸了韓劇5年,第一次讓我有尖叫衝動,最契合的火花組合竟然是《惡魔法官》裡的姜耀漢和鄭善雅。他們不是情侶,但是之間的化學誘惑簡直比情侶更甚,火花就像火箭升空遺留在背後的火焰般熾熱。

池晟飾演姜耀漢,金玟廷飾演鄭善雅。(圖/friday影音提供)

一來一往的對話,富含各自的陰謀操控,卻同時帶有滯留心中的過去情份...姜耀漢和鄭善雅的互動於我而言,便是像冷水熱水器慢慢煮熱,直到沸點前的每一瞬間都是溫和的,卻在逐漸升溫的氛圍內,用話語給予液體轉化爲氣體的力量,當水分變成蒸氣時候,你並不會發覺水已經少了,只會感到沸點的鳴叫,如他們間的化學頂點戳中你心臟暴動的超然心動,紛飛的熱蒸汽如他們間的對戲高潮,讓你發覺最醇厚的心空演技不一定需要甜蜜,而是可以以相互拋接完好。

我想,「完美無瑕」的火花便是如此的吧?

▲《惡魔法官》池晟、金玟廷都是飾演法官。(圖/friday影音提供)

「도련님. 少爺。」

我好喜歡金玟廷說這句稱呼的語氣,雖然不管什麼時候,她都已經是優雅的代名詞,但是在她詮釋這個稱呼的時候,彷彿會聽見她心中的期待,對耀漢的期待,儘管每一次耀漢都以冷箭刺傷她,她卻沒有一次想以厭惡之心來呼喚在她心裡有着無法撼動地位的那位「少爺」。

相反的,我好喜歡池晟每一次和金玟廷對戲時的手部動作,不管是被「綁架」時揪手銬、掐善雅脖子的時候,並扯下屬於他的十字架項鍊,抑或是用手指慢慢滑過幫自己刮鬍子的善雅手臂、幫她戴起項鍊後輕輕撫摸十字架的動作,每一個都在拋線魅惑,卻也帶出了耀漢絕頂聰慧的思考應變,雖然感謝善雅出現在無依無靠的自己身邊之情份,但也不忘正軌行於所有跟前的使命。

而讓我最欣賞的,還是兩個人對戲的眼神

▲池晟眼神相當有戲。(圖/friday影音提供)

요한: 좋아?선아: 응.요한: 적당히 해.선아: 알았어.耀漢:開心嗎?善雅:嗯。耀漢:點到就好嘛。善雅:知道了。

簡簡單單的四句臺詞,出自於拍攝示範裁判部宣傳海報時,善雅幫耀漢整理領帶的一幕。毫不猶豫想要讓自己的「少爺」以自己輔助整理的最佳姿態出鏡的善雅,水汪汪大眼露出的興奮和表情上所表現出的享受,在少爺問了一句看似無心的「좋아?」,內心深處的少女更是迫不及待地真心話流露,答了個超級滿意的「嗯」。這時的善雅,滿足了自己成爲少爺另一半的短暫幻想,因爲那一刻的她,得到了她夢寐以求的「少爺」。

這裡的「좋아?」可以是「喜歡(這樣)嗎?」或「開心嗎?」,雖然兩個都能表達善雅的想法,但我更想引用後面的那句,因爲比起不管什麼時刻都在向耀漢表現「喜歡」對方心意的善雅,那一刻感到的更像是耀漢口中的「開心」。

而此刻的耀漢也不示弱,毫無反抗之意的他,讓善雅去做她想要的事,儘管站在一旁佳溫樸珍榮 飾演)一直疑惑地看着他們。目不轉睛的耀漢,盯着善雅放下惡狠,成爲「女孩」的一瞬間,他也似乎願意爲這名曾經的女孩完成一個心願,得知了對方對此刻真心的欣喜,他也做好做滿,以她心裡的「少爺」之面向她溫柔出擊,眼神盡是愛,讓善雅「點到就好」,卻包含了「做到你想做的程度」之意。

▲金玟廷與池晟對戲相當有火花。(圖/friday影音提供)

善雅看着「少爺」時,是讓自己扭曲的思想和認知退去幕簾後面,以最純真,想要和暗戀對象相處的小女生出現的片刻。

耀漢看着「女孩」時,是讓自己暫且放下連根拔起的復仇計劃,以自己曾經沒有朋友,善雅是第一個願意與他說話的男孩出現的剎那。

善雅看過耀漢小時候的卑微;耀漢看過善雅小時候的不堪,彼此看過對方最無助、最狼狽的一刻,所以這也是爲什麼善雅會對耀漢執着;耀漢會對善雅留情的理由。

雖然我也很喜歡善雅掐耀漢、或耀漢掐善雅脖子的那兩幕(其實他們對戲的每一幕我都好喜歡!),但我覺得最簡單卻有着最強火花的屬於這一幕。池晟眼睛所釋出的電量,和金玟廷眼裡帶出的少女渴望,精簡爲好,但令我心沸騰的程度卻好比火山爆發

▲池晟和金玟廷也有親密吻戲。(圖/friday影音提供)

「우리 집에 갈래? 你要去我家嗎?」

善雅知道是誘餌、虛假,但卻掩飾不出自己對「少爺」的依戀因而感到的真心驚訝;耀漢知道對方能洞悉這是假象,但卻用着最坦白謊言解析自己的慾望。

耀漢明明知道,但還是決定利用。善雅明明知道,但還是甘願受騙。

「네가 필요해서. 因爲我需要你。」

雖然兩方想要相信的深層寓意不相同,耀漢需要善雅來擊倒另一勢力;善雅想相信是「少爺」需要自己,但無論如何,這句話卻是他倆所相信的「真心」。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yeonhee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請鎖定粉絲團【Yeonhee's Film Diary】►看更多yeonhee專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