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資管業野蠻生長

近日,多家券商期貨公司資管業務違規受到監管處罰,市場拍手稱快。近年來,在向財富管理轉型的大背景下,券商、期貨公司等積極成立資管子公司發力資產管理業務。我國的資管產品從無到有,從嘗試摸索到爆炸式增長。不少資管業務的“衝浪者”在充分把握資產管理業務發展機遇的同時,片面追求經濟效益,暴露出諸多野蠻生長問題仔細分析目前被處罰的資管違規行爲,大致歸納爲“三缺失”:信義義務缺失,管理規範缺失,風險管理缺失。

信義義務是金融機構忠實於投資者利益、恪盡勤勉與服務責任的必然要求,也是資本市場法治化進程中不可或缺的要素。資管業站在風口上,一些機構在管理上“蘿蔔快了不洗泥”,存在管理規範缺失問題。而風險管理缺失,突出表現在合規人員配備不足,甚至未設置專職人員負責合規管理等。這些違規行爲,背後是行業野蠻生長的衝動,侵犯了投資者合法權益危害不小。

用強監管遏制資管業野蠻生長勢在必行。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管理的特定客戶資產管理計劃證券公司及其子公司管理的資產管理計劃、期貨公司及其子公司管理的資產管理計劃、保險資管發行的資管管理計劃等,都屬於私募基金範疇。與公募基金相比,私募基金規模小、數量多、投資靈活度高、風險大。過去,監管機構對於私募基金整體上採取“底線監管”的原則,即在監管核心領域制定具體的強制性規範,比如管理人登記與產品備案,基金募集、銷售和投資者適當性管理,基金合同必備條款產品設計信息披露要求合規。而對於其他非“監管底線”領域,則由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以行業自律組織的身份發揮重要的補充作用,採取多種自律管理措施規範行業的運作,體現行業自律。客觀上看,存在監管鬆軟,威懾力不足的問題。

目前,隨着國民財富管理需求爆發,資管行業實行淨值化管理,風險承擔由機構向投資者轉變。但越是這樣,越要進一步完善行業的監管制度和監管格局。2022年1月1日,資管新規開始實施,新證券法修訂後,資產管理產品已正式納入證券監管的範圍。從國際經驗看,複雜資管產品是監管套利衍生物,往往成爲區域性系統性金融風險形成和爆發的重要誘因。因此,對資管業務進行“嚴監管”,也是防風險的必然要求。

筆者以爲,要以資管新規的落地實施爲契機,建立實質重於形式的監管邏輯,確立以“投資者保護”爲中心的監管路徑。在具體監管措施方面,應當強調和重視投資者保護以及細化信息披露義務,夯實信義義務的履行機制,通過嚴格督查投資者適當性機制、信息披露機制、風險隔離和損失吸收措施、結構限制措施等來健全資管產品監管框架。一句話,監管力度與細化程度都需要持續加強。此外,要紮緊籬笆,完善相關法律,切實提高違法成本。

而對於資管機構而言,尤其需要防範利益衝突,完善內部治理。須知除了專業投資水平,合規意識、風控水平和勤勉忠實的商業倫理既是市場“稱重”和“選美”的決定性指標,也是資管行業的立身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