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的點點滴滴》長大再看才明白的事:與自己和解,忠於心之所向

文/女子

牽動日本動畫半世紀發展的重要電影導演高畑勲,1985年他與宮崎駿鈴木敏夫共同創辦了「吉卜力工作室」,併發掘了音樂奇才久石讓。向其致敬的「吉卜力動畫大師──高畑勲展」,近期來到了臺北流行音樂中心展出,而電影公司甲上娛樂策劃了「高畑勲影展」於 7月始動,讓人重溫高畑勲那樸實卻帶有豐沛情感的動畫作品

1991年,吉卜力推出了改編自岡本螢、刀根夕子合著漫畫的《兒時的點點滴滴》。這部以童年片段與現實交錯對比的溫煦動畫,講述27歲的單身上班族妙子東京做着沒有那麼適合,但也不討厭的工作,某日他向上司請了10天的長假,想去之前待過的大姐故鄉山形縣」,再次體驗從小就嚮往的農村生活。在開始假期之際,妙子小學五年級的回憶不時竄出,這些過往片段也許不全然美好卻深刻,發光的樣子就像是有千言萬言想與妙子訴說。

試過了的感受纔是真實的

▲兒時的點點滴滴(圖/STUDIO GHIBLI,下同)

人都是這樣的,我們會美化所有期待的事物幻想它是如何的美好,但只有在真正的擁有或試過後,才能知道是否真的如此。妙子全家在嘗過稀奇鳳梨的失望反應,與妙子仍不甘心地咀嚼着爸爸姐姐們遞來的鳳梨,試圖吃出期待中那香甜味道模樣,可以看出美麗泡泡的幻滅令人難以接受,不過妙子奶奶淡淡地說出的那句:「人活着什麼都要體驗看看嘛。」如救贖般地解開了不如預期的酸楚。

「成長」是接受過去的自己

毛毛蟲如果沒有經過成蛹的尷尬,不可能變成美麗的蝴蝶。可是我一點也不想變成難看的蛹。」爲什麼會一再想起小學五年級的回憶呢?妙子的猜想是「又要面臨尷尬的成蛹期了嗎?」那時要面對青春期、初戀的羞澀,還有難以坦誠自己心情的不安,就正如27歲的現在所經歷的轉折徬徨是另一個蛻變期,也許只有接受每個階段的自己,才能釐清未來的路。

不隨波逐流,有所堅持地走自己的路

到了山形縣後,妙子與大姐夫的表弟敏雄開始熟稔起來,其間敏雄帶着妙子到附近景點走走,對談之中,敏雄問起妙子爲何還沒結婚?此時妙子反問:「你的分數法學得好不好?」妙子始終認爲只要分數除法學得好的人,未來一定會很順利,就像他的同學很早就結婚,還有兩個小孩,當他這樣跟敏雄述說時,敏雄道出了這段話:「就像我們農人,也有很多事情必須很執着,愈來愈多人只知道模仿別人,跟着城市的流行走,結果失去了自我。」

人們總是盲從,走着大衆認爲對的路走,結果愈走愈徬徨,感到痛苦卻不知如何解套。也許我們選擇的路是孤獨的,但不用揹負「他人想法」的重擔,就算沒有璀璨的成就,卻能感到輕鬆自如

隨着假期結束,在回東京的列車上,妙子若有所思地望窗外,接着五年級的自己和同學們一個又一個出現在車廂中,靜靜地在妙子背後看着他,就像是在等她下定決心。果然沒多久妙子就下車,再搭上回山形縣的列車,她要去找那個可以讓她撒嬌、耍性子的敏雄,畢竟能遇到懂自己的人是難得的。

在那一刻,妙子把片中一開頭大姐對她說的那句:「你的過去對你來說還真是個沉重的包袱呢。」化爲走向未來的養分,也與過往的自己和解,然後朝着心之所向邁進。

延伸閱讀

【高畑勲影展】七年級生的感人回憶:細膩動畫《螢火蟲之墓》,無情戰爭草民寫實

長大後纔看懂!6 位宮崎駿筆下女主角,爲守護愛而淬鍊出的堅毅勇敢

※本文由女子學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https://share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