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寫的裁判書成墨寶 最高法院展出用「手寫」判決藝術

最高法院院長吳燦。最高法院提供

林偉信

最高法院10日起到年底在院內文藝走廊舉辦「鑑古知今、歷史印記司法文物藝術特展,值得一提的是有手寫裁判書影本,包括政府臺前的裁判書,及前大法官陳樸生、範馨香姚瑞光等人在終審法院手寫的判決,見證司法演變,讓民衆能夠更親近司法、瞭解司法。

最高法院院長吳燦致詞時表示,臺灣判例制度仿自1921年以前日本大審院的判例制度,是將最高法院裁判的法律見解自個案抽離,獨立於個案事實之外,成爲抽象的判例要旨,使其具有通案之法規範效力,在早年特殊法治環境下,確實承擔相當程度之法規範角色,對統一法律見解有一定的貢獻

吳燦說,最高法院前所選編的「判例要旨」脫離「判決全文」,簡化爲單純的法律解釋,與個案事實抽離,2018年後最高法院停止適用,其餘先前已經依法選編且具有全文之判例要旨,則迴歸裁判之本質,效力與其他未經選編爲判例的最高法院裁判相同。

而此次展覽特展出1937年至1975年的法官手寫裁判書影本18則,其中遷臺前的裁判書有5則,遷臺後13則,除了2則判決書以鋼筆書寫外,其餘16則都是法官以毛筆書寫,包括最高法院首任女性庭長、前司法院大法官範馨香等寫的民事判決書等。

最高法院指出,這些古意盎然的手寫裁判書影本,有筆力力透紙背字體遒勁有力者,也有筆法鳳舞龍飛,字體靈活娟秀者,不僅可看到裁判書書寫的演化,也反映出當時社會經濟型態等多面向意義

此外,本次展覽也一併展出最高法院所收藏遷臺前的廢舊鋼印國民政府遷臺前後的舊國幣以及最高法院1958年啓用,直至2007年因長久使用磨損變形,完成繳銷程序後,自行典藏的舊印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