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人困上海狂喊「我想死」影片瘋傳! 待家1個月嘆:集體懲罰

Français poussé au désespoir en Chine par la terreur covidiste des camps : ça fait mal au cœur ! Pourquoi le gouvernement français ne dit-il et ne fait-il rien ?! pic.twitter.com/9FIvFc7vYv

文/中央社記者曾婷瑄巴黎30日專電

近日一名旅滬法國人試闖圍欄,大喊「我想死」的影片瘋傳,引起輿論熱議。旅滬人士接受法媒專訪,揭露真實現況與困難,並將其形容爲無止盡的集體懲罰受訪者皆期盼能儘快永遠離開中國

日前一名在上海的法國人試圖衝出封鎖圍欄,用法、中、英文大喊「我想死」、「我想輕生」、「沒人在乎」,隨後被防疫人員制伏的影片瘋傳,引發驚恐與熱議,法國政治人物呼籲政府不要袖手旁觀,歐洲民衆則對上海情況日益關切。

▲其中一名旅滬法人受不了,狂喊想死。(圖/翻攝推特「@f_philippot」)

法國解放報(La Libération)29日刊登法國駐上海總領事紀博偉(Benoit Guidee)與數名上海居住者的專訪,以瞭解當地真實現況。

曾駐臺並稱贊臺灣有經濟、民主與善良社會3大奇蹟的紀博偉指出,目前最大挑戰是隔離中心狀況醫療管道受阻、心理創傷、行政冗長繁瑣,以及缺乏各種物資

紀博偉說,醫院都關閉或只剩急救,有時必須聯繫20間才能找到有資源救治法國人的醫院,還要請區委會開立外出同意、找交通工具,並想辦法取回被鎖在關閉中國行政機關內的護照

旅居上海的法國人亨利(Henri)告訴解放報,在清零政策下,「已約一個月無法家門,只開門幾秒鐘在走廊放垃圾,電子偵測就會通知警衛大樓大門也被鎖和木條封住。若失火,根本逃不出去」。

官方說會負責物資,但後勤卻沒跟上。法國人杜米尼克(Dominique)說,「四月初我收到一箱被解凍的冷凍魚以及壞掉的白菜,我們都丟了」。

▲法人在防護人員壓制下仍失去理智好一段時間。(圖/翻攝推特「@f_philippot」)

化名「方小姐」的30歲中國女性告訴法媒,她現在必須限制食量,「時常一天只吃一餐,感覺好像活在(毛澤東政策的)大饑荒時期。我以後再也不讓冰箱空着了」。

上海醫療管道缺乏,糖尿哮喘病患在社羣媒體上哭求藥物。一位義大利記者透露,「朋友小提琴老師罹癌卻無法拿到止痛藥,他承受不住痛苦,跳窗輕生」。

報導指出,民衆對集中隔離的恐懼更甚對病毒本身。

亨利和佐伊(Zoé)這對法國夫妻日前收到通知要隔離,有人會去接兩名孩子,他們請總領事館協助,「我們嚇壞了,交涉5個小時,最後他們放過了孩子」。紀博偉表示,他們很關注這個議題,且已向地方政府表明,把孩童從父母身邊帶走是不可能的。

帕瓦奈洛(Alessandro Pavanello)來自義大利,他和女友上個月26日被測出陽性,但兩週後纔有人把他帶到隔離中心,不過在此之前,他早已轉陰。兩小時內他被好幾個中心以對外國人不夠舒適爲由拒收,接着被載回家。然而如同很多從隔離營回來的人一樣,他被鄰居拒之門外,最後落腳象徵進步的上海展覽中心。

也曾被集中隔離的佐伊形容內部狀況,「衛生條件很可怕,淋浴間口罩、痰、菸蒂廁所垃圾桶滿出來,裡面很多血,因爲女性缺乏生理用品」,但她表示,工作人員都很好,民衆也會互相幫忙。

法國人德扈傑(Nicolas de Rougé)指出,有位朋友沒有打碼接受法國電視採訪,接着就收到訓斥訊息並丟了工作。德扈傑告訴記者,他的社區再度封控,「我是創業者,現在沒生意,但還是要繼續支付員工薪水房租與超貴的食材。這真是無止盡的集體懲罰」。

社羣媒體上有許多居民情緒瀕臨崩潰的影片,高喊「我想死」的法國人只是冰山一角。獨居的方小姐說,「我失眠、恐慌、無法呼吸,邊看網路影片邊哭…缺乏人際互動,我覺得我已經出現創傷後壓力症狀,對上海當局和中國共產黨完全政治考量的清零政策真的很憤怒」。

儘管回家之路遙遙無期,但所有的外國受訪者都表示迫不及待想歸國。自15日起,法國航線已恢復。亨利告訴記者,「即使要繼續繳房租跟拿不回押金也沒關係。我們要永遠離開中國,可以的話明天就走」。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請給自己機會: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192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