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掘者解密上官婉兒墓三謎團

4月28日,我國首座考古學科專題博物館――陝西考古博物館面向社會試運行,除了首次與公衆見面的顏真卿書丹《羅婉順墓誌》等許多珍貴文物,有關上官婉兒的墓誌更是吸引着衆多遊客

陝西考古博物館坐落於西安市長安區郭杜街道周家莊村南,5000多件展品中,有通過澆灌石膏液體獲得完整形態的周代木俑、歷經千年真顏仍駐的唐代牽駝俑,還不乏石峁遺址的石雕與玉器、西周時期的青銅器、漢文帝霸陵陵區陶俑、顏真卿書丹《羅婉順墓誌》等珍貴文物。

參與此次展覽的陝西省考古研究院文物保管部副主任劉思哲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這個展覽籌劃了兩年時間,但上官婉兒墓誌並不是首次展出。早在2017年碑林博物館就辦過一個“桃花依舊”爲主題的名人墓誌展,其中就有上官婉兒墓誌展,展出一個月。“這次上官婉兒墓誌展是作爲一個常設展來展出的,加上首次展出的顏真卿書丹《羅婉順墓誌》,將兩個名人墓誌放一塊兒展覽,是想通過墓誌來反映考古工作如何通過墓誌識別墓主身份生平事蹟等。”他還介紹,“開館這兩天,來的遊客大多是附近高校的學生,他們來進行沉浸式的參觀體驗,瞭解考古背後的故事。”

在劉思哲看來,之所以一般觀衆對上官婉兒感興趣,是因爲她在影視劇作品中經常出現,是一個名人。在當年主持上官婉兒墓發掘的原陝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李明看來,中國歷史上有名的女性不多,有名、有才、有故事的更少,上官婉兒三者兼具,故一千多年以來熱度不減。

謎團1

上官婉兒墓曾遭嚴重損毀

“上官婉兒和太平公主,一個是巾幗宰相,一個是鎮國公主,如今卻空留一句:‘太平詞藻盛,長願紀鴻休’。”微博認證爲作家、詩人的博主王春天在4月28日發出這樣的信息,引發大量網友跟帖和評論。

在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原陝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李明介紹了當年發掘上官婉兒墓的故事。

李明介紹,上官婉兒墓是2013年西鹹新區空港新城修路前進行考古勘探發現的。8月初正式發掘,進入墓室後,考古人員發現,墓葬北半部分遭到了嚴重的破壞,“墓室被毀壞得慘不忍睹,頂部已完全塌掉,四面磚牆最高處僅餘1.3米,墁地磚被揭得一塊不剩,原本墓室西部棺牀的位置被徹底剷平,墓室裡沒有一件隨葬器物,棺槨和墓主人的遺骨不翼而飛,不見蹤影。”

令人欣慰的是,甬道內放置的青石墓誌基本完好,甚至保持着下葬的時候被放置時的樣子。墓誌蓋上的“大唐故昭容上官氏銘”9個篆字,使得考古工作者最終認定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巾幗宰相上官婉兒墓。

謎團2

“上官婉兒”也許只是乳名

儘管公衆熟知的是上官婉兒之名,但李明老師介紹,正式的學術文章中,並不會使用此名字,包括唐史書上也沒有明確記載的“上官婉兒”名諱。

對此,李明解釋,“婉兒”是新舊兩《唐書》本傳中記載的上官昭容的名。墓誌是第一手材料,出自當時的人之手,是上官昭容死後兩個月之內所作。從歷史材料的選擇性上講,墓誌文要比後代人編纂的史書可採信程度更高。“也許‘婉兒’只是上官昭容的乳名,她襁褓喪父,和母親同被沒入掖庭爲奴,沒有正式名和字也是可以理解的。在唐代的官方文檔中,不論身份如何變化,對她的稱呼只是‘上官氏’。”李明介紹,上官婉兒墓發現的墓誌沒有寫“婕妤姓上官,諱婉兒”,所以作爲發掘者,遵從唐代人的習慣,對這座墓葬的正式稱呼是“唐昭容上官氏墓”――所謂“昭容”是唐代宮廷中女官的稱號,在皇帝“九嬪”中排名第二,正二品階,是相當高的身份。

謎團3

墓葬爲誰所毀尚難定論

上官婉兒墓誌文中有“太平公主哀傷,賻贈絹五百匹,遣使弔祭”詞句,以及墓誌文的行文特點,考古學者認定上官昭容的禮葬是太平公主一手安排的。太平公主之所以要禮葬上官婉兒,首先是她和上官婉兒關係密切。根據太平公主的初嫁年代,可斷定兩人同齡,而且同時在皇宮中長大。上官婉兒13歲被武則天擢爲才人,之後一直在女皇身邊做“秘書”,而太平公主又是武則天最心愛的女兒,兩人具備頻繁接觸的條件。

公元710年,上官婉兒被殺。712年李隆基也就是後來的唐玄宗登基。第二年七月,太平公主因謀逆被賜死。唐玄宗還下令平毀駙馬武攸暨墓,目的是讓太平公主死無葬身之地。

在李明看來,李隆基下令毀武攸暨墓的同時,順帶摧毀附近的上官昭容墓,同樣針對的是太平公主。值得注意的是,上官昭容以前的大靠山武三思也被毀了墓。在八世紀的初葉,毀墓和建新墓似乎成了掌權者發泄怨憤和表達態度的極端方式。

遍翻史書,是誰毀了上官婉兒的墓、毀墓又是出於何種目的,統統沒有記載。在當前階段,考古隊所提出的“唐昭容上官氏墓遭到官方毀墓”的推斷,是考古發掘資料證據所指向的結論,是目前較爲合理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