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產問題頻發,維權道阻且艱

又是一年315。

房子,關係到消費者的安居問題,卻是出現消費糾紛最嚴重的行業之一,房地產也成爲了投訴的重災區

在衆多投訴案例中,質量問題首當其衝。限價之下,房企的利潤空間進一步壓縮,高週轉中質量問題層出不窮。

1

數百戶新房“長蘑菇

客廳衛生間相連的門框上貼着一排斷口歪七扭八的瓷磚,瓷磚與門框的縫隙最寬處正不斷地向下滴水,聲音間隔頗有節奏,一滴、兩滴、三滴……

這是武漢一戶業主家裡的情景。

搬進新房沒多久,業主發現家裡的客廳漏水,連帶着客廳與衛生間相連的那面牆都彷彿泡在水裡一般,長期溼漉漉的,牆皮也大片脫落,甚至長起了蘑菇。

這一情況大面積存在,數百戶業主排隊等待修葺,但等候的時間或許將以年爲單位……

22年才能修完?

“我家不存在搞衛生,只有大掃除。”深夜,汪瓊化名)在社交平臺更新了一條動態,語氣充滿無奈。

搬進新家不足一年,汪瓊家客廳的牆面就開始滲水並逐漸起皮,“我家客廳是三面牆,開始只是其中一面滲水,現在變成三面牆都滲水了,每天都在掉牆皮”。談及家裡的情況,她頗爲憤慨。

汪瓊所在的小區爲武漢天縱半島藍灣,位於武漢東西湖區,由武漢玉龍置業有限責任公司開發打造。2019年,決定在武漢定居的她置辦了該小區四期一套面積90平方米、總價約130萬元的房產。與此前一期、二期的毛坯不同,四期是精裝修,因而業主還需繳納每平方米2500元的裝修款。

談及買房時的考量,汪瓊直言,當時自己的資金並不充裕,可選的區域並不多,“當時這附近樓盤不多,且那一年武漢房價漲勢兇猛,我們就想着先‘上車’”。想起購房時置業顧問的介紹,汪瓊對新房充滿期待,她覺得,“起碼會比一期、二期的產品要好。”

幻想在收房後不久便被打破。

搬進新房差不多兩個月後,即2021年8月,汪瓊發現客廳的一面牆開始滲水,“開始只是輕微的,我也沒在意”。隨着時間推移,滲水的情況逐漸加重,原本的一面牆變成了三面牆,牆皮像頭皮屑般簌簌掉落,“差不多11月份就變成這樣了”。

不堪忍受的她隨即撥打了維保中心的電話,但一直無人接聽。沒多久,汪瓊親自跑到了維保辦公處,想討個說法,只是其在現場並未見到相關負責人,也沒有相關人員接聽來電,她在前臺處登記了自己的需求後便離開。

只是,登記需求之後,汪瓊等來的只是一句“人手不足,需要排隊等待修理”。此後,她曾通過各種方式維權,包括撥打315熱線投訴、尋找律師等。

汪瓊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自己之所以如此激動,是因爲如果按維保的要求排隊,很難排到自己。她直言,武漢天縱・半島藍灣只有一個施工單位負責維修房屋,如今自己所在的27棟幾乎“全軍覆沒”,家家都存在滲水問題,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有已經維修過的業主提及,施工單位並不能保證多久可以將房屋修好,有的需要半個月左右,有的則需一個多月,“差不多一個工程師負責兩棟的樣子”。

據悉,27棟共有兩個單元,每個單元33層,每層4戶。按此計算,僅27棟就有264戶業主。若每戶修繕的時間以一個月計算,那麼264戶則需修理264個月,也就是22年,即便是以半個月計算,也需要11年之久。

對於這一情況,記者致電武漢天縱・半島藍灣的維保部門,但截至發稿電話仍處於關機狀態。若拋開維保情況不談,一個擺在衆人面前的問題是,類似這種整棟樓出現滲水的情況又是否正常?

上海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盧文曦向《國際金融報》記者分析表示,導致房屋滲水漏水的原因很多,但具體是因哪個環節導致的則需找相關部門進行檢測才能下定論。

損失買單

目前,除27棟外,還有其它樓棟業主也像汪瓊一樣正在排隊等待修葺,其中包括二次維修的徐冰(化名)。

2019年,徐冰購買了武漢天縱・半島藍灣一套面積100平米左右的房子。2021年8月,即在入住前一個月,徐冰在收房時發現家裡衛生間靠近客廳的牆根滲水。當時他認爲,滲水並不是什麼大問題,“修好就好了”。

抱着這一想法,徐冰向物業報修。彼時,他的需求也很快得到迴應,施工單位將衛生間全部拆除後重新做了防水。大約20天后,滲水區域修理完畢,隨後徐冰便搬進新房入住。

可沒想到,住進來一個多月,家裡的牆面又再度滲水,只是這一次事發地變成了臥室

徐冰稱,自家的衛生間連着客廳和臥室。他猜測,可能是衛生間的防水沒有做好,8月份修好客廳方向的滲水後,漏出來的水便朝着另一側流,進而導致了臥室牆面滲水,“後來住進來才發現其實臥室的牆面也是漏水的”。

二度滲水維修,即使是好脾氣的徐冰也沒了耐心,“這說明第一次沒有完全修好”。

2021年10月底,徐冰再次向物業報修,但截至目前仍然沒有收到維修方案,“剛開始反饋是沒有維修人員,後來又說開發商沒給錢,僅在家中貼了黃標籤作爲示意”。

除了對物業的維修情況頗有異議外,徐冰還有一個疑慮,若是需要像上次一樣將整個衛生間拆掉修葺的話,自己一家人該住到哪裡?是否會有相應的賠償?

其稱,滲水並不是自己造成的問題,且家中只有一個衛生間,若維修期間全家人需要出去住,那麼這筆花銷誰來買單?“據我瞭解,這種情況有的企業會有150元/天的賠償報銷”。

徐冰的擔憂並非沒有道理,此前王向華(化名)也曾因這一問題與項目負責人展開溝通,但並未達成一致。

河南睿策律師事務所律師陳昱光解釋,因爲新房滲水維修導致的損失,業主可向開發商申請賠償,屬於合理損失和合理支出的範圍,“合同沒約定也不影響,這屬於產品質量責任的範疇”。

他進一步指出,一般這類情況中,需排除是否因業主自行裝修導致的滲水,若是原本的精裝房,則開發商需承擔相應責任。

2

仁恆深陷“塗料門”

外立面作爲建築的重要組成部分,不僅與牆體一起承擔着保溫、隔熱、隔音、防水等作用,它的美觀度在很大程度上也體現着樓盤的檔次。

隨着改善需求日益增多,不少樓盤“內外兼修”,宣傳期間尤其凸顯外立面的品質“顏值”,但這在博得購房者青睞的同時,也有不少樓盤在交付時屢屢因虛假宣傳、貨不對板、減配等問題爆發維權。

一向以品質著稱、“一輩子總要住一次”的仁恆近年來就有多個項目因外立面用材問題引發維權。

2021年中期,上海浦東康橋板塊的仁恆錦繡世紀的準業主們不斷在網絡上發聲,稱購入的新房外立面減配,疑似開發商虛假宣傳。

《國際金融報》記者瞭解到,準業主們聲稱在買房期間,官方宣傳材料中均寫明仁恆錦繡世紀外立面爲“石材幕牆與高級鋁板”等字樣,並未提及塗料。同時在準業主提供的聊天記錄中,銷售也多表示外立面爲石材、玻璃幕牆和鋁板,並稱“陽臺內側是真石漆,有部分裝飾線條是真石漆”。

而在實際建設中,小區準業主們實地走訪時發現,仁恆錦繡世紀外立面主要是石材與真石漆,且後者佔比最大,而幕牆與鋁板則成爲其中點綴裝飾。

顯然這與此前的宣傳、準業主們內心的預期相差甚遠。

畢竟,真石漆亦可稱之爲塗料的升級版,在外立面的整體效果上不如石材、鋁板美觀,且價格低廉。在不少行業認知裡,“豪宅=石材”,而外立面用的真石漆則價格更爲低廉,每平方米可以節省約400-500元的建設成本,且鋁板的輕盈度和現代感也能很大程度提升建築的“顏值”,在二手房出售時外立面材質不同價格亦會受到影響。

然而面對準業主們的質疑,仁恆表現的頗爲強硬,“成人該知道以合同爲準,營銷人員在外部怎麼說,我們沒有辦法控制的”。

根據銷售合同,仁恆錦繡世紀的外牆主體部分爲“石材、鋁板幕牆及塗料”,但並未註明三者比例,這或許也是兩方爭議的來源。

同時,在開發商給出的解釋聲明中,仁恆錦繡世紀外立面嚴格按照新建項目的報建要求,“從項目取得規劃許可到目前爲止,商品房外立面材料從未做過任何變更”“經過我們認真複覈,未發現與簽約文件不符的情況”。

因雙方未能達成一致,此前,浦東康橋市場監督所已對此事進行立案調查。

仁恆“塗料門”事件並非個例,杭州的仁恆祥珊瑚世紀的準業主們也遭遇了同樣的問題。

2022年1月,他們成立了“仁恆祥生珊瑚世紀業主之音”微信公衆號,首次發聲便是控訴開發商降標減配一事,裡面重點提到宣傳期間開發商多稱外立面爲“鋁板+玻璃幕牆”,並未提及塗料,但在建設過程中準業主發現北面所有牆面均是塗料,南面也出現整塊塗料的情況,與最初宣傳不符。

同時,上海浦發仁恆珊瑚世紀也曾被曝出因外立面材料換成塗料而遭到業主投訴的事件,屢屢曝出的外立面問題,也讓仁恆一貫優良的口碑有所下滑。

面對上述情況,購房者如何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北京觀邦律師事務所郎克宇律師指出,在商品房買賣規則中,如出現開發商誇大宣傳,且在前期的宣傳材料中出現,並進一步影響交易誘導消費者購房的,即便後期沒有寫入合同裡面,當也相當於開發商對消費者的一種承諾,可以進行維權。

3

紅盤“交付難”

不僅質量問題層出不窮,延期交付也成了購房者投訴的另一項重災區,延期交付不僅打亂了購房者的置業計劃,帶來了戶口讀書等諸多不便,更可能引發爛尾的風險。

3月15日當天,四川成都綠地新裡城項目四期的上百名業主來到成都綠地總部大樓下進行他們的第三次維權。

據瞭解,有購房者2018年購入新裡城四期房源,幾年過去了,工地卻陸續停工7次,準業主羣裡每天都要問一遍“綠地復工了嗎”。

2020年3月,成都“網紅盤”綠地新裡城住宅宣佈售罄,最後一次尾盤清倉54套房源,而登記數量卻高達3124組,整體中籤率爲1.73%(剛需中籤率僅爲0.62%),是成都市“515新政”以來中籤率第二低的項目。

準業主王先生於2018年購入綠地新裡城的房子,約定的交房時間爲2020年9月30日,但到了2021年10月即距離交付時間已經過去一年,其還未收到自己的新房,得到的反而是一摞紙,裡面全是開發商寫給準業主的延期交付通知函,不交房只交“紙”的行爲讓業主心很累,交付延遲帶來的額外費用、戶口、結婚、孩子讀書等問題比比皆是。

2020年因爲疫情,綠地第一次給準業主們發出了延期交房通知函,將交房時間推遲至2020年12月30日,但到了臨近節點,綠地再次給出了一則致歉信

致歉信中寫明,當時整體工程爲精裝全面施工階段,因對施工週期等困難預估不足及受疫情影響,導致12月30日不能如期交付。新裡城二、三期的交付時間預計爲2021年6月30日前,新裡城四期的交付時間預計爲2021年9月30日前。

但顯然,這兩個時間點也未能完全落實。

2021年6月30日收房當天,綠地新裡城的準業主們因未能成功交付爆發了他們的第一次維權行動,彼時有準業主反應,當下的施工進度甚至連清水房的交付標準也未達到,更不論原定的精裝修了。

發延期交房通知函、致歉信的戲碼頻繁上演,2021年10月22日上午,新裡城準業主們又再度來到成都市綠地中心468雲圖大廈樓下進行維權,而此時四期高層約定的交房時間甚至開始按月推遲至2021年12月20日。

這對於賣掉了原本的房子傾其所有購入綠地新裡城新房的王阿姨來說,是難以接受的。其和愛人自賣掉原房產買房後,一直租房生活,已有三年之久,王阿姨夫妻二人每月房貸要還7000多元,加上租的房子,月消費要在一萬多,這對只拿退休金的他們而言壓力巨大。

還有準業主表示,原定2020年9月交房之後就讓孩子在新房內結婚,誰承想房子遲遲未能交付,婚期也只能一再延遲。

對於他們而言,遲遲不能交付的新裡城無疑就是一樁樁的爛尾樓,“爛尾樓是一座城市的傷疤,更是購房者心中難以撫平的痛”。

無法交房的原因也很直觀,就是一直沒有達到交付標準。

有準業主在問政四川官方平臺留言稱項目施工進度緩慢,2018年1月籤預售合同的同時樓棟已經建到了12層,但3年多過去,總高17層的房子依然沒有完成竣工驗收。

對於遲遲無法完工的原因,準業主、綠地方面都給出了答案。

準業主方面多表示一方面是施工人員不足,他們在多次參觀過程中發現工地基本處於無人施工的狀況,有業主瞭解到主要是因爲施工方沒有收到工程款,造成無人員施工;另一方面是缺乏監管,工地停工但無管理人員介入,無監理人員對整個過程進行監督。

對於施工人員不足的問題,綠地方面並未否認。

2021年10月,綠地集團成都公司相關負責人稱,屢次延期交付也是受大環境影響,整體供應量收縮,原材料漲價;另一方面其也承認這個項目上人員較少,已在各級溝通在該項目上增加人員,增加相應的施工週期,確保項目能在2021年年內完全交付。

其指出,綠地成都已設立專項資金監管賬戶,由政府進行監管,確保專款專用。對於延遲交房給業主帶來的損失,綠地方面承諾,會嚴格按照合同的約定,會有約定違約金的賠付。此外,針對有小孩讀書需求的業主,其將協調相關部門,在沒有房產證的情況下,解決孩子讀書問題。

在準業主們一次又一次的維權,與開發商積極溝通推進下,項目交付進度逐漸步入正軌。

據綠地成都官微披露,2021年7月,新裡城項目三期4、5、24、26棟交付;8月三期洋房南區交付;12月,三期洋房北區首批交付;2022年1月,二期高層交付,146戶業主收房……

目前,綠地新裡城前三期項目都已陸續交付,但四期業主還在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