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d、BoE升息抗通膨!央行:貨幣政策不是萬靈丹

經濟學家警告貨幣政策不是萬靈丹。(圖/翻攝自央行臉書

記者陳心怡臺北報導

美國聯準會Fed在5月4日升息二碼,並擬自本年6月起實施量化緊縮(Quantitative Tightening, QT);英格蘭銀行(Bank of England, BoE)也在隔日升息一碼,對抗居高不下的通膨。央行今日在臉書指出,貨幣政策不是萬靈丹,如以利率處理房價氣候變遷等各種議題,更是大而不當(too blunt)的工具

Fed主席Jerome Powell強調,當前美國經濟足夠強勁,可以承受較爲緊縮的貨幣政策,可望實現軟着陸(soft landing)。

不過,央行採取緊縮行動並非易事,一不小心就可能讓經濟硬着陸(hard landing),帶來痛苦的高失業與急速的經濟萎縮。回顧2013年那一波緊縮,Fed僅暗示其可能縮減購債,即引發全球金融市場的縮減恐慌(taper tantrum)。基於上次的經驗,Fed更爲謹慎地向投資者傳達未來可能採取的行動。此外,BoE總裁Andrew Bailey則坦承,BoE的利率政策在對抗通膨與避免經濟步入衰退之間,正面臨着極大的挑戰

面對近期主要經濟體央行的升息行動,若干新興經濟體央行已伴隨升息;例如巴西央行於本年5月4日升息四碼印度央行則升息40個bp。新興經濟體之所以須配合升息,可歸因於先進經濟體央行(尤其是Fed)近期的升息行動,已引發全球資本移動的溢回效應(spillbacks),導致新興市場經濟匯價面臨龐大貶值壓力

國際間對資本自由移動與浮動匯率思維,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已有很大改變。倫敦商學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教授Hélène Rey自2013年以來即一再指出,大國貨幣政策的影響力,會透過跨國資本移動波及其他國家,造成全球金融循環(global financial cycle),嚴重影響新興市場經濟體的貨幣、信用情勢;一國即使採浮動匯率也無法獲得貨幣政策自主性,新興市場經濟體如欲獲得貨幣政策自主性,就須對資本移動加以管理

就連過去力主資本自由移動的IMF,近年態度亦大幅轉變,坦承過去誇大資本自由移動、浮動匯率制度效益。本年3月21日,IMF發佈「對資本移動自由化及管理的機構觀點」(Institutional View on the Liberalization and Management of Capital Flows)新指引,允許各會員國無須俟資本移動遽增(surge)成真,即可採取預防性措施,俾降低因突然資本外流而發生金融危機或嚴重衰退的風險

此一發展,似呼應本年1月甫由IMF首席經濟學家升任第一副執行長的Gita Gopinath之看法:彈性匯率未必能保有貨幣政策自主性,以外匯干預與審慎政策因應外部衝擊,可讓貨幣政策聚焦於處理國內物價壓力。在若干新興與開發中經濟體,央行常因須迴應外部衝擊而面臨艱難的政策選擇,當通膨預期難以制約,則貨幣政策喪失自主性;此時,外匯干預與資本管制可顯著改善政策抵換(policy tradeoffs)的難題,對於通膨預期制約不佳,以及對匯率與資本流量較爲敏感的經濟體而言,更是如此。

《經濟學人》日前警告,Fed升息如過猛,恐招致經濟衰退,須妥爲拿捏;另提醒央行應多關注控制通膨的核心職責,即使面對來自各界對央行高期待的壓力,例如要求處理不均、房價、氣候變遷等各種社會議題,但貨幣政策可不是萬靈丹,如以利率處理這些議題,更是大而不當(too blunt)的工具。此外,主要經濟學家鹹認,面對此波由供給面衝擊所推升的高通膨,Fed等央行的工具箱其實並沒有可直接使力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