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作家出線 兩岸出版押寶落空

坦尚尼亞小說古納獲得今年諾貝爾文學獎消息傳出後,他在英國家中接見媒體,並讓媒體拍照。(美聯社

2021年諾貝爾文學獎,按照慣例於每年10月的第二個週四於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揭曉,近年文學獎公佈因博彩公司參與後,儼然成爲一場「押寶」狂歡會,而今年的諾獎得主,坦尚尼亞小說家阿卜杜勒札克.古納,至今未有作品引進中文版,可說今年兩岸出版社無人「押寶」成功。

中文市場是否關注待觀察

如同博彩公司賠率預測,已久未有非洲作家獲獎的諾貝爾文學獎,今年評委目光可望再次投向非洲,只不過NICER ODDS的綜合賠率榜上,排名第一的是肯亞作家恩古吉.提昂戈,華文讀者對他十分陌生,而古納是否因獲獎而得到中文市場的關注,亦有待觀察。

事實上諾獎作家,在兩岸市場都屬於僅被小範圍關注,然而在大陸市場往往在獲獎後短時間內出現銷量大爆發現象,以2019年獲獎的波蘭女作家奧爾嘉.朵卡萩爲例,在揭曉她獲獎的20分鐘內,其簡體版小說《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臺譯《收集夢的剪貼簿》在大陸京東電商的銷量便增長了近600倍。

臺灣市場而言,得獎雖然會帶動起一股風潮,但銷售量並不像國外或大陸那樣驚人,近年諾獎作家在臺銷售成績亮眼的,屬去年獲獎的露伊絲.葛綠珂,她的詩集《野鳶尾》在臺由寶瓶文化於2017年出版,寶瓶文化總編輯朱亞君說:「得獎前賣不到1500本,得獎後賣近萬本。」

臺灣讀者近幾年偏好日系

又如2013年獲獎的加拿大女作家艾莉絲孟若,前3部短篇小說集《太多幸福》、《親愛的人生》和《相愛或是相守》也因得獎而受矚目,木馬文化表示,其譯作前3本明顯被帶動買氣,也已絕版,預計今年底會再版推出。但整體而言諾獎得主作品在臺並沒有太驚人的銷售增長。愛米粒出版總編輯莊靜君表示:「尤其臺灣讀者這幾年比較偏好日系小說,歐美的得獎小說吸引力似乎就更小了。」

儘管如此,得獎作品仍是出版人眼光獨到的見證,另一方面,獲獎作者版稅自然水漲船高,上海資深出版人黃育海透露,巴布迪倫的版稅報價在2016年獲獎後從5萬美金漲到20萬美金,能在得獎前簽下自然是「紅利」。朱亞君也指出:「若得獎之後再去簽約,那就水漲船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