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UP主去工地表演搬磚,結果"翻車"視頻被刪

(原標題:“富二代”視頻博主到建築工地搬磚,還曬出1500萬存款,結果“翻車”了)

每經編輯 趙雲

“今天我要去體驗搬磚小妹的一天,我瞞着家裏人潛入自家的建築項目。現場所有人不知道我是集團大小姐。”網紅博主@曹譯文iris在視頻中說。

視頻中,素來以“富家名媛”形象示人她,打着“體驗打工人生活”的旗號,在號稱由其自家企業運營的工地上,做出了一系列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舉動。僅以流量爲評價標準,這則視頻無疑相當“成功”,短短數天內便收穫了將近百萬次的點擊。

但她在視頻中的種種舉動引發了網友的憤怒,有人指責曹譯文在視頻中的操作並不規範,也有人指責她是在炫富,而且還嘲諷普通的打工者羣體。

更令網友氣憤的是,疑似曹譯文的家族企業上個月剛因32萬元的執行標的被列爲被執行人。而視頻中,她曬出了自己的銀行存款高達1550萬元,執行標的金額只不過是她存款的2%。

不過,引起爭議的視頻本身,也可能只是“網紅演戲”。據南方日報報道,視頻中出現的另一位“工頭”,其實也是抖音上的網紅博主。

集團大小姐體驗“搬磚小妹”

視頻中秀銀行存款高達1550萬元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曹譯文在微博、B站等平臺的粉絲有238萬。

她從2018年年末開始在B站等平臺發佈視頻,視頻多是揭祕數百萬的高定禮服、鑽戒和包包等。總之,她在視頻中展現給網友的都是“有錢的富二代”形象。

在10月24日發佈的一期視頻中,曹譯文一改過去的風格,聲稱要隱瞞自己的身份去自家的建築項目,變成“搬磚小妹”進行打工體驗。

在視頻裏,曹譯文說:我今天要去體驗搬磚小妹的一天,這是我自家的建築項目,現場工作人員不知道我集團大小姐的身份。

到了工地,項目總監、項目經理、技術人員等人佩戴整齊地迎接她,她自稱是總部的人過來工地拍攝視頻。有疑似是工地人員評論稱,因爲要迎接大小姐,前一天還加班搞衛生。

佩戴頭盔時,她得意地說:“不戴頭盔罰款200,這是當時我們定的規定。”

開工後,曹譯文表示幹活不累,“因爲我的腰部肌肉在多年馬術的訓練下,柔韌度很好。”不過她的工作表現不怎麼好,被工頭認爲是消極怠工。

期間,她對鏡頭開心地說,“到時候房子收工驗貨的時候,我就跟爸爸說,爸爸我要哪一棟的哪一戶,因爲那裏面有幾個釘是我釘的。”寥寥數語中透着優越感。

收工後,工地的工人給曹譯文結賬一日的工資,向她轉賬200元,曹譯文特地打開手機短信,露出了自己的銀行餘額給工人看。

鏡頭不僅給了手機特寫,還放大了黃工吃驚的表情。手機短信顯示,曹譯文的銀行餘額還有一千多萬。

最後曹譯文坐着豪車離開了現場,留下工人瞠目結舌地待在原地。

視頻發佈後引網友衆怒

迴應:我們也非常驚慌,正在處理

曹譯文的這一期視頻發佈後,先是在小範圍內引起了關注,尤其是土木工程相關的從業網友指出了曹譯文在視頻中的操作不規範。

認證信息爲“帝國理工學院岩土工程”的知乎用戶@鼎天立地 表示:

我真的是服了。作爲土木行業的一員,我深深地感到了被冒犯。

在清華土木系,每一個本科生都要學捆鋼筋和攪拌水泥。老師們會說,你們是清華的學生,你們畢業以後這輩子估計都不會幹這些體力活,這是你們唯一的一次體驗底層工人的機會。

這是重要的一課。

我去施工實習的時候,被分配到的活也僅僅是審圖、監工和記錄。我看着那些工人在烈日下揮汗如雨,拿着一大壺墨綠色的茶水解渴。集裝箱做成的臨時宿舍裏,熱得跟蒸籠一樣。

工地裏有一對老夫妻,是給全體員工做飯的廚師。他們倆晚上經常在食堂待到很晚,因爲食堂有空調,自己的工棚沒有。

我深深地感到他們工作的辛苦。凌晨一點,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人,把他鑽好的灌注樁孔測量結果給我看的時候,我感覺到了他的焦慮。在機器巨大的轟鳴聲中,我完全聽不清他的方言。

一個裝砂漿的灰桶,重達20kg,硬是要拎着跨過“獨木橋”送到腳手架上;十多米高的懸挑,工人要小心翼翼地爬上去做外設。

工地裏本來用蒸汽錘打樁,幾分鐘就能打完一根。工人們也不用曬太陽了。但是偏偏旁邊有個五星級酒店,舉報施工擾民,然後相關部門就立刻來叫停了。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1、旁邊幾個小區居民也舉報過施工擾民,但是無效,五星級酒店一舉報,有關部門馬上就來了,很快啊;2、蒸汽錘不讓用了以後,改成靜力壓樁,工期至少延長了半個月,工人們也就多曬半個月太陽。

我相信,如果不是爲了生活,沒人會享受土木這個行業最底層的工作。沒有人會覺得拌混凝土或者綁鋼筋很“好玩”。拍成vlog“體驗生活”,這是對土木行業的侮辱。

還有網友在視頻下方留言稱:“我給我工地宿舍所有土木畢業生看了,他們現在只想立馬去開泥頭車來撞你。”對此,曹譯文回覆“來啊,不來是孫子”。

等到輿論逐漸發酵後,曹譯文曾在11月12日道歉,稱“這個視頻無意消費工人及其他土木工程的從業者們,但我作爲視頻創作者在選題時考慮不周,無形中傷害了土木人們,對此我誠懇道歉。”

截圖自B站

不過,遲來的道歉並沒有平息網友的憤怒,熱度不降反增,視頻的關注度也越來越高,關注點也從土木工程的規範操作偏向了曹譯文炫富。

有網友表示對曹譯文擁有的財富並不羨慕也不嫉妒,但是她不應該在炫富的同時,還嘲諷普通的打工者。

在引爆輿論後,曹譯文先是把視頻標題修改爲了《早安,打工人》,大約在11月18日傍晚,這個視頻被直接刪除。

通常,網紅博主都會和MCN機構簽約,但曹譯文在簡介中稱“本人就是老闆”。事實上,曹譯文名下就有MCN公司。

啓信寶顯示,曹譯文目前是上海譯芃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譯芃文化”)和臻境教育軟件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臻境教育”)兩家公司的大股東。

11月19日,紅星資本局致電負責曹譯文相關商務的工作人員,對方稱,“我們現在對這件事情也是非常的驚慌,正在處理這件事,目前沒有辦法迴應。”

同時,該工作人員強調稱,目前正在積極地解決這件事情。

工頭“黃工”其實也是網紅博主

曾上相親節目

有網友指出,視頻中的“黃工”並不是真的工頭,而是請來的演員,是抖音短視頻博主“霧都小黃人”。對此,南方日報旗下“南方探針”記者聯繫上“霧都小黃人”團隊工作人員,其迴應爭議視頻中的“黃工”,正是該名網紅。

在抖音平臺上,“霧都小黃人”現有257.6萬粉絲,目前發表了102條短視頻作品,點贊數2912.3萬,置頂的三條短視頻播放量均達上百萬。

“霧都小黃人”抖音截圖

該名網紅的短視頻以短劇爲主,《霸道總裁戀上我》一共四集,講述了一位不願繼承家族遺產的三少爺在職場中力挽狂瀾。《你在教我做事啊?》目前連載到54集,講的則是工地工人怎樣傍上富婆的故事。

“霧都小黃人”抖音視頻截圖

在《你在教我做事啊?》短視頻中,他身穿深藍色工服,扛着輪胎,高喊着“男人頂天立地,身上穿紅戴綠,雖然一窮二白,富婆手到擒來”的口號。而在另一條他在工地上搬磚的廣告視頻裏,他手拿磚頭,對着鏡頭說“男人只要長得帥,何愁沒有富婆愛”。這兩個視頻播放量分別是148萬和154萬,評論過萬。

節目截圖

另有網友指出,今年2月,該名網紅曾經上過《新相親大會》第三季,作爲男嘉賓的朋友出現,最後卻“橫刀奪愛”,牽手女嘉賓。

而在此次引起爭議視頻的評論區,曹譯文說這位黃工也是建築商的兒子,工地項目上並不是她一個人在體驗生活。

曹譯文家族企業因32萬元執行標的成被執行人

值得注意的是,前不久,曹譯文和華爲創始人任正非的女兒姚思爲等人一起登上了《TATLER尚流》9月刊,登上這一期封面的人物幾乎都是父輩有所成就的“二代們”。

圖據《TATLER尚流》

其中,該雜誌稱曹譯文來自建築世家,從她爺爺那輩人起,她的家族就一直在參與國內外的重要建築項目,比如參建上海迪士尼等。

曹譯文在採訪中稱,她有個哥哥,她沒有接班家族企業,但也無法完全背離。

她創立的兩家公司——譯芃文化和臻境教育會孵化衣食住行各個領域的IP,再利用IP的聚合效應打造小資生活平臺,反哺家族企業。

另外,曹譯文曾擔任上海弘韜建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弘韜建設”)的歷史股東。

該公司的經營範圍包括房地產開發與經營、工業與民用建築和市政公用建設工程施工等,且78.57%的股份持有在曹姓股東(曹棟勝和曹真昊)手中,兩人疑似爲曹譯文的父親和兄長。

值得一提的是,弘韜建設上個月剛被曲周縣人民法院列爲被執行人,涉及的標的爲31.91萬元。這近32萬元的執行標的只不過是曹譯文銀行存款的2%。

據紅星資本局瞭解,這一筆執行標的起源於2018年。

當時,弘韜建設將承包的防腐工程項目分包給了一名爲許大永的人,該工程的驗收結果爲合格,但未支付近32萬元的工程款。一審和二審法院均判定弘韜建設應付相關的工程款。

10月15日,曲周縣人民法院將弘韜建設列爲被執行人。

每經小編(微信號:nbdnews)注意到,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11月18日,弘韜建設又被泰州市海陵區人民法院列爲被執行人,執行標的爲143萬元。

中青報評論:炫富的“名媛”,

別拿勞動人民當消遣!

最近,伴隨着社會對“打工人”的討論與關注不斷升溫,以“打工人”爲主題的視頻在B站驟然大火。

中青報作者楊鑫宇指出,貧富差異的客觀存在,並不代表“富二代”們不能與普通勞動者互相理解、平等交流。對那些有幸“含着金湯匙”出生的人而言,只要他們能拿出足夠的誠意,放下身段認真傾聽勞動者的聲音,他們不難明白“打工人”的困境是什麼、訴求又是什麼。此前,香港一檔名爲《窮富翁大作戰》的電視節目,就以“頂級富豪體驗貧困生活”的節目形式,通過讓富豪連續多日與收入水平最低的勞動者“同吃同住同工作”,深刻展現了富人對貧富差距的認識與反思。

遺憾的是,對“曹譯文Iris”這樣的Up主而言,“體驗打工人生活”打從一開始就只是一個幌子,她既沒有深入體驗另一種生活的勇氣,也對嚴肅的社會議題缺乏敬畏,而只想利用“打工人”的熱度收割一波流量。因此,視頻的最終呈現,才成了這樣一個矯揉造作、惹人反感的“怪胎”。這樣的視頻,在真正的建築工人眼中就像一場荒誕的過家家遊戲,而對普通觀衆而言,這也無異於居高臨下的嘲諷與挑釁。

不論是不是“富二代”,所有人都應時刻牢記:我們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億萬勞動人民艱辛勞作的成果。因此,勞動人民絕不該被任何人當成消費與消遣的對象。今天,在“打工人”的旗幟之下,廣大工薪勞動者正在積極發出自己的聲音,社會各界還應藉機圍繞與社會平等、勞動福利有關的“真問題”展開對話與討論。倘若有人只把這當成是“樂子”與玩笑,恐怕會錯了意,也只會激化既有的社會矛盾。

編輯|趙雲 王嘉琦

校對|盧祥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