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不該把幼兒園納入義務教育?

(原標題:【評論】該不該把幼兒園納入義務教育?)

11月19日,教育部網站發佈的一封答覆函中表示,對將託兒所幼兒園納入義務教育體系,已教育部組織專家做過研究論證。

對學前教育是否應具強制性,或多長年限的學前教育應具強制性,各界還有不同看法,需進一步研究論證。

近年來,我國一直有呼籲延長義務教育年限的聲音,包括向上延長把高中教育納入義務教育,以及向下延長把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

結合我國教育的整體發展情況,我更贊成向下延長,把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考慮到義務教育普惠、強制、均衡等要求,我國可先實行一年學前義務教育。

《國務院關於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範發展的若干意見》指出,學前教育是國民教育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重要的社會公益事業。我國已經明確發展普惠性學前教育的目標,要實現學前教育的普惠發展,就必須加大政府對學前教育的投入力度,把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有利於明確、強化各級政府對學前教育的投入責任。

根據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2019年,學前教育毛入園率達到83.4%。全國學前教育入園幼兒1688.23萬人;在園幼兒4713.88萬人。其中,民辦幼兒園入園兒童904.68萬人;在園幼兒2649.44萬人。

從以上數據看,要把三年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會因義務教育的強制性、義務性帶來一些不送孩子上幼兒園的家庭的法律問題。同時,如果繼續維持當前各地政府對學前教育的投入力度,將很難解決“入園難、入園貴”問題,我國在民辦幼兒園入園的幼兒超過在公辦園入園的幼兒,佔到所有在園幼兒的56%左右。

相比十年前,我國學前教育三年毛入園率已經有很大程度提高,這得益於國家連續實行三個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各級政府加大對學前教育的投入。

十年前,我國學前教育財政性教育經費,只佔財政性教育總經費的1.3%,現在這一比例已經超過4%。但這距離建設高質量普惠學前教育仍有很大差距。

以北京爲例,截至2018年年底,北京市有獨立法人幼兒園1657所,在園幼兒45萬,其中公辦園在園幼兒28.32萬人,佔比63%,民辦園在園幼兒16.68萬人,佔比37%。

2018年,北京市學前教育經費佔財政教育經費的比例爲10%,這一投入水平遠超過全國平均水平,而北京民辦園幼兒入園率,低於全國民辦園幼兒入園率。

結合我國學前教育當前的發展情況,我國要發展普惠學前教育,要把學前教育經費佔財政教育經費的比例提高到10%,至少也需要達到8%-9%的水平。從全世界範圍看,發達國家預算內教育經費中學前教育所佔比例平均達到或超過了7%。考慮到我國學前教育存在的歷史欠債,應該超過這一水平。

如何實現這一投入水平呢?最重要的方式,就是把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明確政府的強制投入義務。

義務教育也是對受教育者的強制義務,因此,可以先實行一年學前教育。我國各地的一年學前教育入園率大多已經超過99%,因此,把一年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不存在對適齡孩子強制義務問題。

把一年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還涉及到發展教育的理念。當前,我國存在重視非義務的高等教育與高中教育的問題,對義務教育以及非義務教育的學前教育投入不足,原因是高等教育、高中教育更有政績展示度,而投入學前教育很難短期見效。

學前教育是基礎性教育,對孩子的人格發展、身心健康成長有着十分重要的影響,我國家庭對學前教育的重視程度也越來越高,過高的學前教育學費,已經影響育齡夫婦的生育意願。

不論是辦人民滿意的教育,還是提高生育率,都需要有科學的教育發展觀、認真考慮把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的問題。

由於把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涉及修訂《義務教育法》,爲避免概念之爭,有條件的地區,可探索推進免費學前教育。對於政府部門來說,推進免費教育需要加大投入保障力度,適齡孩子入園也能享受到免費的實惠,不入園不強制,只要入園則享受免費教育。先探索免費學前教育,也爲把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積累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