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截胡”的寧德時代收到問詢函:融資間歇不滿18個月是否過度融資?

(原標題:剛“截胡”的寧德時代收到問詢函:融資間歇不滿18個月是否過度融資?)

9月30日晚,寧德時代(300750.SZ)收到了深交所的定增問詢函,被要求詳細論證說明在持有大額貨幣資金、較高現金流入,且持續大額對外投資情況下,發行融資的必要性及規模合理性,是否存在過度融資的情形

事實上,就在昨日晚間,“寧王”寧德時代以更高價“截胡”贛鋒鋰業(002460.SZ)相中的世界級鋰鹽資源的加拿大Millennial公司

9月29日晚間,贛鋒鋰業發佈公告稱,因Millennial收到要約競爭對手的“更優報價”,且公司子公司贛鋒國際未在約定期限內選擇上調要約價格,Millennial已單方終止與贛鋒國際的要約收購合作協議,並向贛鋒國際支付了1000萬美元的合作終止費。

上述公告所指的“要約競爭對手”正是寧德時代。據悉,寧德時代已簽訂相關協議,以3.77億加元(約19.3億元人民幣)收購Millennial公司100%股權。不過截至目前,寧德時代尚未並沒有通過發佈公告來公佈這一消息。

寧德時代“截胡”世界級鋰鹽資源

早在今年7月16日,A股鋰礦巨頭贛鋒鋰業曾宣佈,將通過全資子公司對Millennial公司進行要約收購,交易總金額不超過3.53億加元(約合人民幣17.9億元)。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經過兩個月時間的競價,Millennial單方終止與贛鋒國際的要約收購合作協議,並向贛鋒國際支付了1000萬美元的合作終止費,原因系寧德時代以更優的報價摘走了上述標的資產,較贛鋒鋰業的報價多出0.24億加元。

據悉,Millennial向贛鋒鋰業支付的1000萬美元違約金資金來源爲寧德時代。

對於此次要約收購失敗,贛鋒鋰業表示,公司經審慎考慮後決定不上調要約收購報價,不會影響公司的生產經營財務狀況,亦不會影響公司的發展戰略及經營規劃,不存在損害公司及全體股東利益的情形。

寧德時代寧願賠上1000萬美元也要拿下Millennial公司的決心側面反映出鋰精礦的爭奪日趨白熱化。今年以來,受全球新能源車市場增長的影響,鋰產業供需失衡推動鋰價格不斷走高。根據上海鋼聯發佈的數據顯示,電池碳酸鋰175200元/噸。去年8月,電池級碳酸鋰僅爲4萬元/噸,較去年8月大漲了超四倍。

公告顯示,Millennial旗下的主要資產爲位於阿根廷Salta省的PastosGrandes鋰鹽湖項目及位於阿根廷Jujuy省的CauchariEast鋰鹽湖項目,均處於有待開發或勘探狀態。

該礦主要產品爲含鋰鹽湖滷水生產的電池級碳酸鋰,是生產鋰電池正極材料的原材料。其中,Pastos Grandes鋰鹽湖項目推測資源量爲79.8萬噸碳酸鋰,並且規劃了每年2.4萬噸碳酸鋰的產能(尚在建設當中),Cauchari East鋰鹽湖項目目前處於勘探初期。

對比之下,中國生產了全球70%的鋰電池,是全球最大的鋰電池生產國,但鋰資源儲量卻僅佔6%。公開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鋰資源對外依賴度高達74%。

國內的鋰資源不僅儲量不足,且資源質量和開採難度讓新能源車龍頭不斷將供應鏈佈局橄欖枝拋向海外。若上述收購正式完成,將進一步保障寧德時代長期穩定的鋰原材料供應。

融資間歇期不足18個月,“寧王”是否過度融資?

近年來,寧德時代對外投資步伐加快,不斷地投向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上下游,以完善其供應鏈佈局。

2021年4月,寧德時代董事會審議通過《關於開展境內外產業鏈相關投資的議案》,擬對上市企業進行投資,投資總額不超過190億元。

就在寧德時代“截胡”Millennial公司後,其收到了深交所下發的定增審覈問詢函。問詢函要求公司要求詳細論證說明在持有大額貨幣資金、較高現金流入,且持續大額對外投資的情況下,發行融資的必要性及規模合理性,是否存在過度融資的情形。

今年8月12日,寧德時代披露向特定對象發行股票預案,擬向不超過35名特定對象發行股票,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582億元。若本次定增募資完成,寧德時代將創下民營企業在A股的定增規模之最。

問詢函對於寧德時代手握大把現金卻仍要募資500多億的情形提出問詢。根據財報,截至2021年6月30日,寧德時代的貨幣資金爲746.87億元。今年上半年,寧德時代營收淨利均實現同比翻番,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爲257.42億元,公司並沒有出現明顯缺錢的現象。

不止如此,寧德時代上市3年以來的募資動作和規模在A股範圍內罕見“匹敵”。2018年6月,公司首發上市募資53.52億元。一年半後,寧德時代非公開發行股票募資196.18億元,募集資金到位日距離本次超大規模定增的董事會決議日不滿18個月。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公告顯示,2020年寧德時代196億元的定增資金的到賬日期爲2020年7月9日。本次582億元的定增案中,寧德時代董事會審議通過定增的日期是2021年8月12日,間隔爲13個月。

根據最新《發行監管問答——關於引導規範上市公司融資行爲的監管要求(修訂版)》第三條顯示,上市公司申請增發、配股、非公開發行股票的,本次發行董事會決議日距離前次募集資金到位日原則上不得少於18個月。

另外,從寧德時代本次募資用途來看,93億元補充流動資金,70億元用於寧德時代新能源先進技術研發與應用項目,其餘全部用於電池生產項目,包括擬使用419億元於福鼎時代鋰離子電池生產基地項目等5個電池生產項目。

最近三年,公司研發費用分別爲19.91億元、29.92億元和35.69億萬元,佔各期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爲6.72%、6.53%和7.09%。

事實上,自寧德時代披露上述190億對外投資計劃後,其投資路徑一直備受市場各方關注。問詢函要求寧德時代披露最近一年及一期對外投資情況 (包括但不限於投資金額、投資目的、投資收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