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虹安授權書在哪?」 綠議員:沒人在意學歷而是做人誠信

虹安被質疑其美國辛辛那提大學博士論文涉抄。(資料照/記者屠惠剛攝)

記者呂晏慈臺北報導

臺灣民衆新竹市參選人高虹安捲入博士論文抄襲疑雲,她20日開記者會出示校方文件自清,強調有引注資策會的論文來源,但遭抓包出示的參考文獻是「事後加工」。民進黨新竹市長參選人沈慧虹競辦發言人、議員劉康彥22日質疑,有沒有授權書,一翻兩瞪眼,不需顧左右而言它,沒人在意高虹安的學歷,而是做人誠信,明知故犯的品德問題新竹人更在意這個。

高虹安日前大動作舉行記者會,澄清自己絕無抄襲,博士論文可被檢驗,且被指控抄襲的資策會論文她是第一作者,也有引注資策會的論文來源,然而,週刊後爆出高虹安論文在今年9月17日凌晨2點33分有進行修改,偷偷把抄襲資策會合著論文的部分,加入到參考文獻,不只如此,在謝詞部分,原本也沒有註明此博論是源自於資策會的科專計劃,但修改版也補上相關的敘述。

對此,劉康彥今天表示,沒有被同意使用就是侵權,先不談高虹安或其友人二度加工」,自認神不知鬼不覺上網修改博士論文謝辭和參考文獻,把資策會的部分新增上去,高虹安仍沒有回答,到底資策會同意她使用研究成果的「授權書」在哪裡?無論是匿名的資策會同仁,或是誰澄清什麼,都無法替她掩蓋「沒有取得授權」的事實

劉康彥指出,既然是委託研究案,一切都要照法規走,根據「資策會委託研究契約規定,「除依計劃書約定毋須甲方同意之情形外,乙方如欲自行公開發表本研究研發成果,應先經甲方書面同意」,簡單來說,只要高虹安使用國家經費做的研究,當要把相關資料作爲他用,譬如她個人的博士論文,就是要取得授權,跟盈利不盈利毫無關係,不要賣弄話術騙民衆。

對於高虹安涉抄爭議,資策會日前說明,侵權與否並不是由資策會來做判定,成果發表的形式很多,要看高虹安應用在什麼地方,纔會有取得授權的問題,如果是純學術引用,沒有授權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