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燒”的學區房該降溫了

家住北京市朝陽區的李曉曉女士春節前就開始在西城區物色學區房。她告訴記者,中介向她推薦的學區房大多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建的,面積只有四五十平方米甚至更小。這些俗稱“老破小”的學區房雖然年代久、環境差、面積小,可身價卻很高,近段時間行情更是一路看漲。

據瞭解,北京一些家長在“買漲不買跌”心理驅動下,即便離孩子入學還有好幾年,也希望儘快買房。海淀區某中介服務人員告訴記者,前段時間,學區房“出一套賣一套”。

業內人士普遍認爲,本輪學區房“高燒”不退是因爲:國家放開“兩孩”政策後出生的兒童即將上小學,需求增加;疫情導致很多原本想送孩子出國讀書的人打消念頭,希望通過買學區房上好小學;經營貸、消費貸輾轉進入樓市。還有分析認爲,個別區域學區房漲價和北京房地產市場大勢有關。2017年房地產調控以來,市場總體平穩,購房者進入觀望期,積累了一些需求,近期有所釋放。

此外,房地產中介機構違規參與炒作,也成爲近期學區房上漲的一個重要推手。4月2日,北京市住建委發佈消息稱,針對羣衆反映強烈的房地產經紀機構炒作學區房行爲,對海淀區萬柳、翠微,西城區德勝、金融街,東城區交道口等價格快速上漲區域進行專項執法檢查。在此次檢查中,6家中介門店被要求暫停營業並整改,對部分中介涉嫌存在以隱瞞等不正當方式誘騙消費者交易、擅自對外發布房源信息、未書面告知規定事項等違法違規行爲立案17起。

4月9日,北京住建委消息顯示,近期開展房地產市場檢查,26家機構被查處,被查的違規行爲中包括炒作學區房。

本輪學區房上漲不止在北京,上海也出現了類似現象,引起了有關部門注意。上海市教育委員會於3月16日印發了《上海市高中階段學校招生錄取改革實施辦法》,將市實驗性示範性高中招生總計劃進行了優化,通過名額分配的方式,使得相關區和初中獲得更多的報考和入學機會,使得高中教育資源分配更加均衡。

學區房價格上漲現象不僅出現在一線城市。近期,合肥也出臺了房地產調控政策,其中之一專門針對學區房:自2021年新入學起,實行同一套住房,6年內只能享有學區內小學1個學位,3年內只能享有學區內初中1個學位。合肥市房地產研究所副所長凌斌透露,有關方面調查顯示,部分不良中介機構掌握了大量學區房房源,利用經營貸全額購買,再通過高賣高買,誤導學區房業主和家長。

上海學區房政策出臺後,引發家長和業內人士討論。他們認爲,重點或優質初高中資源定向向普通、郊區的初中和小學分配名額的措施,實際上早已在全國多個城市實施。然而優質教育資源周邊的住房依然“一房難求”。當然,從長遠看,政策將推動各地教育資源逐步走向均衡。

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認爲,教育資源分佈不均,是導致學區房價格高企的癥結之一。目前,很多城市已經出臺了一些舉措,包括建設教育集團,優質學校幫扶普通學校,優質高中入學名額按比例分配給普通初中……以逐步實現教育資源均等化,但給學區房“降溫”並非一日之功,仍需多方不斷努力,持續推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