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雅藝術“插上翅膀” 線上線下雙軌演出成新業態

2020年是貝多芬誕辰250週年,全世界的著名樂團和藝術家原本都計劃在今年集中上演貝多芬的作品,向“樂聖”致敬。不過,年初開始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幾乎所有相關演出取消,古典音樂演出行業陷入“至暗時刻”。面臨這樣的陣痛,中國成了音樂會從線下轉爲線上最爲成功的國家――國家大劇院從4月開始推出線上系列音樂會至今,積累了成功的經驗,而北京國際音樂節也首次成功以線上線下並舉的方式舉行。

音樂會轉線上 高雅藝術插上翅膀

1月初還想着繁忙的“貝多芬年”開始了,沒想到月底就“失業”了。回顧2020年,這樣的調侃,是很多古典音樂從業者內心的真實寫照。突如其來的疫情使得原本熱鬧的音樂廳關門,倒逼着大家尋求突破,把音樂會從線下轉到線上進行,成了相對最務實的選擇。

最先行動起來的是國家大劇院,開創了線上線下雙軌運行的演出新業態。4月11日,國家大劇院“春天在線”線上音樂會上演了首場演出,截至12月底,“春天在線”“聲如夏花”“華彩秋韻”“冬日之約”四大線上系列演出累計播出42場,在線總點擊量超過12億次。而今年的北京國際音樂節以線上線下聯動的新模式,在11天的時間裏,利用線上超過240小時的精彩內容將古典音樂與觀衆的生活模式相結合。

疫情期間,高雅藝術通過線上科技的傳播手段“飛進”尋常百姓家。8月8日,國家大劇院“華彩秋韻”系列演出的首場“繁華衆聲:張藝、陳悅與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音樂會,是全球首次舞臺藝術通過“8K+5G”進行直播。廣大觀衆與古典音樂親密接觸的同時,還掌握了對高雅藝術的“發言權”――觀衆在直播中,經常通過彈幕進行評論。

事實上,線上音樂會相比以往的線下音樂會,工作量和難度劇增。一場完整的線上演出,需要國家大劇院多個部門聯動,就演出策劃、排演、推廣等問題統籌分工。今年10月如期而至的北京國際音樂節,使用的都是正版音樂,前期磨合了3個月,9月初才完成所有曲目的蒐集工作。

“抗疫”佳作頻出 國內演出完成大循環

在國內疫情逐漸平穩的同時,一批高水平的古典音樂“抗疫”作品也給觀衆帶去了心靈慰藉。其中,國家大劇院與中國音樂學院聯合推出的抗疫交響合唱作品《天使告訴我》在今年3月問世。北京交響樂團、天津交響樂團聯合委約現任德國作曲家協會會長恩約特・施耐德創作的《武漢2020》,既表現了人類面對未知自然流露的恐懼,更有戰疫情的英勇無畏。中央音樂學院教授劉思軍也創作了《奔跑的勇士――爲抗擊疫情的白衣天使而作》。今年的第23屆北京國際音樂節開幕音樂會別具意義――作曲家鄒野作曲並親自指揮的“抗疫”主題合唱交響曲《獻給2020》迎來世界首演。

作爲全球古典音樂演出的新興重鎮,往年北京的演出舞臺從來不乏國外名家名團的身影。因爲疫情防控的需要,國外的高水平演出團體和藝術家無法到中國演出,這在客觀上給國內樂團和藝術家更多舞臺鍛鍊的空間,某種意義上完成了演出的大循環。北京國際音樂節的開幕音樂會,由武漢愛樂樂團、北京交響樂團與中國愛樂樂團的武漢籍藝術家合力完成;京津冀交響樂團聯盟的三支樂團也完成了多場高質量的演出。

今年下半年以來,按照文旅部相關規定,音樂廳和劇院的觀衆上座率逐步從30%到50%,再到75%,貝多芬主題音樂會開始緊鑼密鼓地上演。今年的北京國際音樂節,10位青年小提琴演奏家用三天的三場音樂會,“接力”上演貝多芬小提琴奏鳴曲全集;北京交響樂團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了貝多芬9部交響曲的演出;12月22日剛結束的國家大劇院線上藝術節,以貝多芬兩部不朽鉅作《合唱幻想曲》和《第九交響曲》壓軸。

現場不可取代 線上演出成爲補充

從一開始的權宜之計,到摸索出一條可行的線上音樂會路子,中國的古典音樂從業者走在全世界同行的前列。值得一提的是導賞環節,此前的線下音樂會,很多觀衆對於演出的瞭解,僅僅是通過演出前草草瀏覽演出小冊子獲得的,而線上音樂會,幾乎都有主持人和專業嘉賓導賞,普及音樂知識。在國家大劇院相關負責人看來,未來線上演出可能會成爲一種常態化的演出模式。

需要正視的是,線上音樂會不會取代線下音樂會。剛完成貝多芬鋼琴奏鳴曲全國巡演的鋼琴家陳薩直言:“音樂傳播必不可少的元素是空間感,錄音已經跟現場很不一樣了,放到線上的話,音質的受損度其實是比錄音要更加厲害。”正如著名指揮家餘隆所說,線上音樂會永遠無法取代現場的魅力,但線上音樂會會是線下音樂會的有力補充。北京國際音樂節藝術總監鄒爽的看法很具有代表性――着重於線下,用線上的輔助工作讓大家更爲珍惜線下音樂節。

有業內人士指出,線上音樂會能否持續,核心在於商業模式,目前看來,古典音樂領域的線上音樂會是在“賠本賺吆喝”,並未開發出成熟的商業模式。而線上音樂會更深層的意義在於拋磚引玉,吸引更多人關注和喜愛古典音樂,今天的線上觀衆變成明天的古典樂迷。(記者 徐顥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