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稅改革焦慮:從十年前的"12萬"到高收入"調節"

(原標題:“12萬”虛實)

編者按/ 是否存在12萬元這一高收入界定線,是否合理,因牽涉個稅改革,正變爲一場熱烈的輿論爭議。考證穿越十年,我們看到了最初的公文,但也更應該注意到過去十年裡,個人收入的可喜變化,且我們規劃未來將繼續增加個人收入。在這一趨勢下,考證的意義,更應服務於個稅改革決策的科學性,而改革的思路,實際也同樣存在於過往中。當然,考證也利於更好地澄清誤讀。

一線調查

個稅改革焦慮:從十年前的“12萬”到高收入“調節

個稅改革要對“年收入12萬的高收入人羣加稅”?這一說法發酵一週後,被財政部稅務總局專家團隊緊急闢謠,但關於高收入與稅收的話題,仍在熱議中。

輿論旋渦中,《中國經營報》此前刊發的一篇報道,被認爲是上述消息的“原始”出處。

9月26日,本報刊發《個稅漸進式改革:高收入階層實施增量調節》,指出在現行稅制條件下,年收入12萬元的人羣被認定爲高收入羣體

不過,該報道並沒有透露出要對收入者加稅的任何信息導向,更多指明當前的稅制改革應該加大對高收入者增量收入調節力度,即要逐漸擴大高收入者稅源,並把其多元化收入來源納入自行申報的稅制管理,以完善綜合分類相結合的個稅體系

不過,此後輿論雖然逐漸糾偏,但關於“12萬”這一界線,爭議紛起。有專家稱從未以此劃界,但網友隨即貼出國稅總局文件《關於進一步加強高收入者個人所得稅徵收管理的通知》(國稅發[2010]54號),其中明確寫有“年所得12萬元以上納稅人自行納稅申報是納稅人法定義務,是加強高收入者徵管的重要措施”。

更多考證則指出,早在2006年,即有“12萬”的相關文件表述。當然,這一金額在今時今日意義何在,則成爲後續輿論焦點。

不過,更爲明晰的界限和方案即將到來——在多個公開場合,財政部部長樓繼偉表示,個稅改革的方向是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稅制體系,目前改革方案已經上報國務院

十年前的“12萬”界線

與消費稅、資源稅相比,個稅改革的任何進展都會引起所有人的關注。

10月24日,國務院發佈《關於激發重點羣體活力帶動城鄉居民增收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指出,要進一步發揮稅收調節收入分配的作用,逐步建立綜合和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度,進一步減輕中等以下收入者稅收負擔,發揮收入調節功能,適當加大對高收入者的稅收調節力度。對於文件中的“高收入者”,該《意見》並沒有明確的數字界定。

國家稅務總局官網信息顯示,2006年國家稅務總局發佈《個人所得稅自行納稅申報辦法(試行)》,對年所得12萬元以上的納稅人,無論取得的各項所得是否已足額繳納了個人所得稅,均應當按照本辦法的規定,於納稅年度終了後向主管稅務機關辦理納稅申報。

在四十四條辦法意見中,“年所得12萬”共出現了9次,也是從2006年開始,包括工資、勞務報酬等11項收入所得12萬的人羣需要自動申報納稅。

時隔4年後,2010年稅務總局又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強高收入者個人所得稅徵收管理的通知》,要求各地摸清高收入者的稅源分佈情況。

根據通知內容,各地要結合本地區經濟總體水平、產業發展趨勢和居民收入來源特點,重點監控高收入者相對集中的行業和高收入者相對集中的人羣,摸清高收入行業的收入分配規律,掌握高收入人羣的主要所得來源。

通知還強調年所得12萬元以上納稅人自行納稅申報是納稅人的法定義務,是加強高收入者徵管的重要措施。

對此,著名經濟學家馬光遠在其官方公號光遠看經濟中表示,前述2006年和2010年國家稅務總局發佈的兩個文件,都把“12萬”作爲高收入者看待,雖然10年過去了,但國家稅務總局並沒有出臺有關文件,因此這個標準仍然有效。

一年後,2011年國家稅務總局對高收入者的表述有了新的界定。

在2011年國家稅務總局發佈的《關於切實加強高收入者個人所得稅徵管的通知》,在強化稅源管理基礎方面,通知要求要推進年所得12萬元以上納稅人自行納稅申報常態化管理,不斷提高申報數量,加強申報補繳稅款管理,同時要逐步建立健全自行納稅申報和全員全額扣繳申報信息交叉稽覈機制,完善高收入者稅源管理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該通知把健全自行納稅申報和全員全額扣繳申報作爲完善高收入者稅源管理的措施,這意味着年所得12萬在當時的條件下是被界定爲高收入者人羣。

馬光遠也認爲,目前上述文件並沒有被廢除,既然沒有調整,我認爲外界將“年收入12萬”理解成官方的“高收入者”並沒有錯。

稅收調節早有表述

輿論關注個稅改革,也讓個稅改革的討論更加充分,但對高收入者的稅收調節並非是10月24日國務院發佈的報告中首次提出。事實上,對於加大對高收入者的稅收調節力度,在2012年的十八大報告中已有表述。

時任財政部部長的謝旭人在解讀十八大報告“加快改革財稅體制 完善公共財政體系”時指出,實施個人所得稅改革,推進個人收入申報和財產登記、信息溝通社會徵信系統建設,逐步建立健全綜合和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度,將固定性、經常性所得作爲綜合所得按年計算徵稅,將資本所得和臨時性、偶然性所得作爲分類所得按次計算徵稅,加大對高收入者的稅收調節力度,促進社會公平正義

在十八大報告中,加大對高收入者的稅收調節力度是個人所得稅改革的一個重要內容,也是對2011年起草的個稅修正案內容的進一步說明。

2011年,財政部、稅務總局在認真調查研究的基礎上,起草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草案將現行工薪所得9級超額累進稅率修改爲7級,取消了15%和40%兩檔稅率,擴大了5%和10%兩個低檔稅率的適用範圍。

第一級5%稅率對應的月應納稅所得額由現行不超過500元擴大到1500元,第二級10%稅率對應的月應納稅所得額由現行的500元至2000元擴大爲1500元至4500元。

同時,草案還擴大了最高稅率45%的覆蓋範圍,將現行適用40%稅率的應納稅所得額,併入了45%稅率,加大了對高收入者的調節力度。

四年來,個稅改革方案雖然沒有完成,但是在免徵額、稅率等方面的設計更科學、合理。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認爲,2011年草案,將原先公佈的工資薪金所得的免徵額每月3000元的方案,上調到3500元,並將九級超額累進稅率改爲七級超額累進稅率,還將工資薪金所得所適用的45%的最高稅率,從月應納稅所得額10萬元下調爲8萬元,也是體現稅收對高收入者的調節力度。

記者瞭解到,我國現行個人所得稅法自1994年實施以來,按照“高收入者多繳稅,中等收入者少繳稅,低收入者不納稅”的原則,在調節收入分配、組織財政收入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但在實際徵管過程中,高收入者是否多繳稅仍存在爭議。

根據財政部於2009年公佈的《我國個人所得稅基本情況》,工薪階層佔個人所得稅50%左右,由於稅制設計問題,對於工薪階層來說,其發生的講課費、翻譯費、稿費等諸多費用均需上報繳稅,但對於一些高收入者的管理辦法卻是要求他們自行納稅申報,導致工薪階層成爲個稅的主力軍,造成稅收不公平。

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的草案,在關於調整工資薪金所得稅率級次級距說明中,重點提到“這次修改個人所得稅法,實行提高工薪所得減除費用標準與調整工薪所得稅率結構聯動,其目的除簡化和完善稅制外,主要是使絕大多數工薪所得納稅人能享受因提高減除費用標準和調整稅率結構帶來的雙重稅收優惠,使高收入者適當增加一些稅負。”

不過,在現行稅制條件下,對高收入者的稅收調節,並非只是簡單的加稅措施,而是要通過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方式全面推開。按照財政部的要求,個稅改革的原則是“增低、擴中、調高”,即: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擴大中等收入者比重,降低中等以下收入者的稅收負擔,加大對高收入者的稅收力度。

國家稅務總局稅收科學研究所所長李萬甫表示,下一步個人所得稅改革中,將通過建立“基本扣除+專項扣除”機制,適當增加專項扣除,進一步降低中低收入者稅收負擔。

多種跡象顯示,個稅改革方案雖然難產,但方向卻很明確。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表示,個稅改革方向就是要健全個人所得稅體系,建立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稅制模式,通過稅制設計,合理調節社會收入分配,進一步平衡勞動所得與資本所得稅負水平。

在他看來,個稅改革社會敏感度高,堅持“開門立法”,制定大多數人能接受的方案,有助於提高公衆對稅法的遵從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