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數字經濟再加把勁

選手在浙江省機電技師學院參加物聯網安裝調試員的比賽。   龔獻明攝(人民圖片)

因地制宜壯大優勢產業

近期,雲南、江蘇陝西、江西等多地出臺相關舉措,發力數字經濟,明確未來幾年數字經濟核心產業發展目標,並進一步完善資金、人才等配套政策。

雲南省數字經濟發展三年行動方案(2022―2024年)》提出,到2024年,全省數字經濟核心產業主營業務收入較2020年翻一番,達到3160億元。方案還圍繞應用示範效應充分釋放、數字經濟園區提質升級、特色優勢產業持續壯大等提出具體目標。

江蘇提出將結合實際建立數字經濟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新型體制機制,支持企業高校科研機構聚焦重點領域,提高數字技術基礎研發能力,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同時,引導企業與高校、科研機構開展數字經濟產學研合作,共建創新平臺,推動獲取重大原創科技成果和自主知識產權。到2025年,數字產業集羣能級躍升,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地區生產總值比重達到13.5%左右。

陝西提出“打造西部數字經濟產業發展高地”,到2023年全省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佔地區生產總值比重超過8%;到2025年全省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佔地區生產總值比重超過10%,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水平大幅提升。

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的數據顯示,近年來,中國數字經濟蓬勃發展,產業規模持續快速增長,穩居世界第二。2012年至2021年,中國數字經濟規模從11萬億元增長到超45萬億元,數字經濟佔GDP比重由21.6%提升至39.8%。據瞭解,“十四五”期間,工信部將加強數字經濟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加快推進數字產業化,大力推動製造業數字化轉型,加快數字經濟建設助力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專家表示,數字經濟已成爲中國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新引擎,發展數字經濟是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新機遇的戰略選擇,不同地區的經濟發展水平和資源稟賦不同,數字產業基礎、技術創新能力和數據資源儲量差別很大,發展數字經濟應因地制宜,採取差異化策略。

數字人才缺口近1100萬

中國數字經濟飛速發展,帶來數字經濟就業規模的快速擴大。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去年發佈的《數字經濟就業影響研究報告》提出,中國數字化人才缺口已接近1100萬,而隨着全行業數字化的快速推進,人才需求缺口還會持續放大。

《數字經濟就業影響研究報告》指出,從總體結構看,數字產業化就業崗位佔比明顯高於同期數字產業化實現的國內生產總值佔比,高端就業吸納能力強。從數字經濟結構看,數字產業化領域招聘崗位佔總招聘數量的32.6%,佔總招聘人數比重爲24.2%。到2025年,數字經濟帶動就業人數將達到3.79億。

國家和高校高度重視數字經濟人才培養,推動就業與培養有機聯動、人才供需有效對接,幫助用人單位培養和招聘更多實用型、複合型和緊缺型人才。近日,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向社會公示相關新職業信息。其中,“機器人工程技術人員”“數字化解決方案設計師”“農業數字化技術員”等反映數字經濟發展需要的新型職業受到廣泛關注。

一些高校已經在探索與數字經濟相關專業的建設工作。例如,北京交通大學新增智能運輸工程專業,哈爾濱工程大學新增智慧海洋技術專業,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新增智慧林業和智慧水利專業。據悉,這些新增專業是基於國家新業態、新產業和社會發展新形態對人才培養的需求。新增的智慧類和智能類專業,就是將傳統專業與計算機、通訊、互聯網等新技術進行融合,這是實現國家“智慧型”人才儲備的教育手段,也體現傳統基建向新基建轉型升級的趨勢。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互聯網經濟研究院副院長歐陽日輝認爲,數字經濟發展要靠創新引領,而創新引領要靠人才和智力支撐,培養數字經濟人才至關重要。產業數字化發展加速、新職業不斷涌現,對數字經濟人才培養的量和質提出更新更高的要求。中國數字經濟發展正處於快速發展的關鍵期,但高端和技能型人才“兩頭缺”現象明顯。建立全面、系統、專業的數字經濟人才培養和培訓體系,對中國數字經濟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業內人士認爲,面對就業市場日益增長的數字人才需求,應面向產業發展需求,推動產學研深度融合,支持地方政府、企業、高校、科研機構圍繞數字經濟創新發展需要來加強合作,打造政產學研一體化數字創新人才培養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