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充電快充樁漸成主流 “殭屍”慢充樁亟待升級盤活

公共充電快充樁漸成主流 “殭屍”慢充樁亟待升級盤活

家門口就有充電樁,但設施老舊、充電時間長、油車佔位等問題逼得車主不得不捨近求遠找快充樁充電。近年來,新能源汽車續航里程不斷提升,大功率快充電樁更受青睞,一批早年建設的慢充樁漸漸閒置,有的常年不用淪爲擺設,有的缺乏運維處於“掉線”狀態。淘汰“殭屍樁”,普及體驗更好的大功率智能充電樁成爲不少新能源車主的期盼。

慢充樁體驗差車主捨近求遠

家門口就有一排充電樁,可家住朝陽區天鵝小區的張先生每次充電都要去離家2公里的一個專用超充站。

談到爲何捨近求遠,張先生無奈道出緣由。原來,家門口的充電樁安裝在小區的公共停車位區域,這意味着即便自己每月繳納了固定車位停車費,前去充電還要按每小時2元計費。同時,這些充電樁都是較早建設的慢充樁,充滿電基本要10多個小時,停車費加上電費很不划算。而且,由於缺乏專人管理,充電車位還常常被燃油車佔用。

除了充電時間長、費用高,充電體驗差也是張先生不在家門口充電的原因。“有一次我插上槍看到開始充電,就回了家。結果第二天來一看,不知怎麼出現了‘跳槍’情況,結果白停了一晚上基本沒充上什麼電。”打那次之後,張先生放棄了在家門口充電。

記者來到張先生所說的天鵝灣小區充電站點看到,這裡的一排慢充樁基本處於常年閒置狀態,很多充電車位都已被燃油車佔用。記者通過北京市公用充電設施數據信息服務平臺e充網查詢,看到這裡有多個充電樁的狀態顯示爲“掉線”。

張先生所反映的情況並非個例。在位於朝陽區垡頭地區的翠城馨北區充電站,車場內的一排慢充樁大多常年閒置。記者瞭解到,該停車場白天供臨時車停放,以每小時2元計費,晚間則由固定月租車停放。在幾個充電車位前,標註有月租車車牌號,顯示均爲燃油車車號

此外,記者還走訪了朝陽區蟹島度假村、長楹天街海淀區中國農業大學西校區密雲區雲湖時代會議中心等地,看到這些地方的慢充樁也存在着利用率低、顯示“掉線”、油車佔位等問題。

快充樁成公共充電主流趨勢

爲何很多早年建設的慢充樁漸漸成了擺設?中國電動汽車充電基礎設施促進聯盟技術和認證部主任劉鍇分析,我國充電設施的建設和運營是一個完全市場化的行爲,當前存在的一些“殭屍樁”主要是由於早期電動汽車規模較小和技術路線尚處於探索階段時,充電設施的選型選址和建設沒有經過科學論證,有一定盲目性造成的。

在新能源車主劉女士看來:“新建的一些快充樁不僅充電時長短,而且操作便捷,用戶當然喜歡這樣的智能化設備。因爲慢充樁沒人用,車場也把專用車位開放給了燃油車停放,形成了惡性循環。”

從近年來本市建設社會公用充電樁的情況來看,大功率快充樁漸漸成爲了社會公用補能的主流趨勢,慢充則主要集中應用於個人私有充電樁以及居住小區內幾家車主共用充電等場景

e充網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0月,社會公用充電設施快慢充比爲2∶1,快充爲主的社會公用充電建設格局逐步形成。“大功率設備的建設趨勢,與目前電動汽車的技術升級電池容量提升的充電需求以及車主的需求相吻合。”e充網相關負責人介紹。相比慢充樁10餘個小時才能充滿電,大功率快充樁普遍1個多小時就能給車輛充滿電量,有些甚至15分鐘就能快速補能200公里以上。當前北京市各環路均以快充樁爲主,尤以二環內及六環外突出,快慢充比達到4∶1。

“殭屍”樁升級面臨商業化難題

這些早年建設、如今閒置的慢充樁該如何升級盤活?充電行業業內人士李輝分析,這需要綜合考慮地理位置、用戶需求、電容升級等問題。

從地理位置、用戶需求角度考慮,處於商業區、公共收費停車場等區域的慢充樁肯定不符合用戶的快速補能需求。但如果要更新成大功率充電樁,擺在面前最首要的問題是電網擴容,電容需要升級。而這也是不少運營商寧可讓慢充樁閒置,也遲遲不升級的原因。

另外,慢充樁升級盤活後,能否接入價格更低的大工業用電,以及獲得停車費減免優惠等,也是能否吸引用戶的重要考慮因素。業內人士分析,散佈在各處的“殭屍”慢充樁缺乏規模化利用的價值,完全靠市場化手段來盤活會有較大難度,需要以一定的鼓勵政策吸引停車場、物業公司主動更新改造。

記者 趙語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