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合理的調升基本工資,並防止誘發通膨預期

工商社論

本週五即將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就明年的基本工資進行討論,國發主委龔明鑫多次對外表示,今年的經濟成長可望升逾6%,創下近11年新高,因此基本工資的調幅可以大一點,以讓經濟成長的果實分享給基層勞工

龔主委從經濟成長來論述基本工資的調幅,若在過去,那是對的,因爲昔日國內景氣好,則百業皆好,然而如今卻已不是如此,非僅製造業服務業走勢不同,連製造業的各業別也是兩極的發展,情況好的日趨繁榮,情況差的則日趨艱困,因此以經濟成長率表現好,而要各業齊一步伐調升基本工資,其合理性是有問題的。

就已公佈的第二季各業實質生產毛額(GDP)而言,製造業年增率高達16.4%,表現非常之好,但是服務業只成長3.9%,其內需服務業則更加低迷,這自然是受疫情影響,雖然第三季的資料尚未公佈,惟兩極的走勢大抵如此,換言之,今年經濟成長率之所以能超過6%,那是來自制造業生產、出口大幅成長的貢獻,而非百業繁榮使然,以經濟成長率這個「平均數」做爲基本工資調升幅度的判斷,並不合邏輯。

值得注意的是,在工業及服務業800多萬名上班族裡,表現佳的製造業只僱用了280多萬人,而處境艱困的服務業卻僱用了460多萬人,當政府一聲令下,把基本工資調升5%~6%,對製造業而言,輕而易舉,但對僱用龐大人力的服務業而言,其壓力可想而知,試想,要求一個陷入困境的產業大幅調升基本工資,其合理性何在?至終,對這個部門的勞工真是有益的嗎?值得深思

這正是用平均數來決定政策謬誤,今天幾乎所有總體經濟指標都是平均數,經濟成長、薪資成長、出口成長、工業生產無一不是平均數的概念,在1990年代各業景氣變異不大的情境下,這些指標的走勢與各業尚可桴鼓相應,可是如今各業薪資、生產的景氣漸行漸遠,平均數已難以反映各業的情況,如此還要以平均數來做決策,勢將使得產業更加失衡,以致有人錦上添花,有人雪上加霜,若這次基本工資還是齊一式的調升,勢將讓服務業部門的日子更難過。

除此以外,綜觀全球大勢,今年以來原油、榖物、農工原料行情扶搖直上,漲勢凌厲美國通膨率消費者物價年增率)已連續四個月超過5%,歐元區的通膨率更迭創新高,甫公佈的9月通膨率也已升至3.4%的新高,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預期,這一波通膨壓力可能延續到2022年。國際上通膨壓力日升,而國內的通膨壓力也是蠢蠢欲動。

很長的一段時間,全球沒有再出現通膨,讓我們淡忘了通膨的可怕,歷史告訴我們,通膨之所以會一發不可收拾,很大的原因在於「預期心理」,而形成預期的最大因素就在於工資,1973年石油危機引發物價上漲,行政院於10月初通過「改善教師待遇方案」,宣佈給教師們加薪20%,不料,政府的美意反而讓預期心理擴散,百物狂漲,至年底通膨率飆升至24%,爲追上通膨率,1974年初行政院再度宣佈給軍公教加薪10%,這形同火上澆油,通膨率於一個月後飆破50%,通膨已然失控全臺趨於恐慌。

這類物價與工資追漲的情況,同樣發生在1980年,那一年由於國際油價再次上揚,政府多次調高軍公教待遇、提高稻穀收購價格,這些政策用意雖好,卻讓預期心理呈燎原之勢,終致1980年、1981年出現19%、16%的嚴重通膨率。

臺灣的石油、天然氣、農工原料全數仰賴進口,這使得臺灣的物價很容易受到國際影響,以最近幾個月而言,隨着國際油價、榖物及基本金屬行情走高,我們的進口物價已漲逾20%,爲十年來所僅見,衡量廠商貨品交易的躉售物價也連續數個月漲逾10%,這雖不代表未來消費者物價漲幅(通膨率)會出現這麼大的漲幅,但也反映業者的生產成本,愈趨沉重,一旦預期心理出現,隨時可能轉嫁到消費市場而帶動通膨率的飆漲,1973年、1974年、1980年可謂前車之鑑。

我們籲請執政當局,在調升基本工資這件事上,要以1973年、1974年及1980年爲借鏡,如同今天政府調升基本工資一樣,當年政府調升教師薪水,調漲軍公教待遇,全是出自善意,然而卻誘發了通膨的預期心理,如今又適逢原油、農工原料大漲的局面,而當局又要調基本工資,隨後還要調軍公教待遇,稍有不慎,也可能讓累積已久的通膨壓力排山倒海而來。

我們要提醒當局,在調升基本工資這件事上,不要只看到6%的經濟成長率,也要看到20%的進口物價漲幅,更要體察許多艱困的服務業,如此才能做出合理的判斷,讓各業適得其所,並避免陷入1973年、1980年的通膨惡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