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老司機”徐曉峰翻車內情

(原標題:“股市司機徐曉峰翻車內情

作者丨陶婷

8月2日,有消息稱,私募大 V 徐曉峰已被警方帶走。

"徐曉峰被上海經偵移交給上海刑警總隊,與50ETF 期權交易 APP 有關。" 多名爆料者向市界透露。

對此,私募人士葉飛稱,那天趕到了徐曉峰的家裡,他家大門緊閉,只聽到狗的狂吠聲。

後來,葉飛從徐曉峰另一個朋友那裡得知,"他的確被警方帶走了,家屬已經知道了這事,讓我不要再管了。"

其實,早在網傳被帶走之前,徐曉峰已面臨諸多投資者的討伐。

追損聯盟

今年6月,股民高澤熙炒股賠了錢。他看到微博財經大 V 徐曉峰,覺得他挺專業。

徐曉峰推薦了一個羣,高澤熙不疑有他便進去了。一個叫做陳近南的人,加了高澤熙好友。在前一個月裡,陳近南顯得頗有耐心,向他傳授股票知識。

受訪者供圖

7月份,陳近南給高澤熙推薦了一個微信名爲厚德載物、真名叫做吳國江的人。這個人被陳近南稱之爲師父,高澤熙則稱之爲師公。

吳國江讓買哪隻股票就買哪隻,高澤熙用的是十倍槓桿。所謂十倍槓桿,即用一萬元買十萬元的股票。但如果下跌十個點,這十萬元就全部沒了。

對風險毫無意識的高澤熙,將信用卡里套到的錢,一併17.6萬元入金賬戶。但讓他沒想到的是,錢一入賬戶,對方就拉黑了他。

被套路的還有張起峰,他是在50ETF 期權交易平臺上被騙的。2019年7月14日,在徐曉峰示意下,張起峰加了一名微信號叫做 "大號徐總50ETF 助理萬萬" 的人。

當張起峰表示自己不會做期權時,客服萬萬打包票說 "跟着老師羣可以帶着做"。在一番盈利很多的保證下,張起峰相信了萬萬的話。

通過客服萬萬,張起峰還進入了老師指導羣。一名號稱張老師的人不斷提示張起峰買多。在堅持做多,逢跌買多下,張起峰越做越虧,越虧越想翻本

2020年1月2日,張起峰好不容易掙到一次錢了。但這次開盤後,50ETF 卻無法登錄。登錄後,又無法交易。反覆2個小時無法進行賣出後,張起峰對這個平臺產生懷疑。

然而,爲時已晚。張起峰投在50ETF 裡的60萬元,全部虧沒了。

上當受騙的不止高澤熙、張起峰。

陳近南說,通過紫槐資本這個平臺,可以購買任何板塊的股票,包括科創板。但按照科創板規則,個人投資者參與科創板股票交易,有50萬資產門檻和2年證券交易經驗的硬性要求。這讓原本想投30萬元的王藍產生了懷疑。

她的判斷並沒有錯。6月,有人找到王藍,稱自己放在紫槐資本的錢,拿不出來了。王藍也發現,越來越多人被騙。

2020年臨近國慶節,王藍找到微博大 V 鑰洋,希望他能夠爲遭遇廣告詐騙受害者追回損失。

孫鑰洋被王藍拉進了紫槐資本的受害者羣裡。最開始,這個羣只有七八個人。他們堅信,人多力量大。多方號召下,聞訊而來的受害者,會變得越來越多。

孫鑰洋告訴市界,光他聯繫的受害者就有150多人,這些受害者來自徐曉峰推薦的多個非法交易平臺。保守估計,徐曉峰非法廣告涉及的金額不止現在統計的9000多萬元。

在孫鑰洋的牽頭下,這些受害者組成了一個追損聯盟。

多名追損者憤怒地說,將他們推入火坑的,"就是徐曉峰"。

始作俑者

徐曉峰在微博上擁有400多萬粉絲

(受訪者供圖)

8月2日,有消息稱徐曉峰被警方帶走了。

徐曉峰消失的幾天前,葉飛剛剛跟他喝完酒。徐曉峰看起來煩惱無比。"他說他對50ETF 的事不知情,只是幫對方做了廣告。" 葉飛向市界回憶道。

站在50ETF 期權交易平臺背後的,還有另一名有着131萬粉絲的微博大 V 邁克陳,真名叫陳杰,是北京長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

據追損者之一馬峰提供的材料顯示,陳杰多次在公開場合,比如微博、直播宣傳50ETF 期權交易平臺。

50ETF 期權交易平臺背後的收款方,是湖南諾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和湖南五零信息諮詢有限公司。

"它們沒有證監會頒發的開設期權交易平臺資質,湖南這家公司官網宣傳的是智能按摩椅業務;湖南五零官網虛假宣傳可以做期權、科創板交易業務。" 馬峰告訴市界。

事發之後,馬峰專門跑了一趟湖南。他發現,營業執照註冊地均無兩家公司,這就是兩家皮包公司

葉飛告訴市界,徐曉峰那天還對他說,邁克陳出事了,其被定義爲詐騙。邁克陳做50ETF 期權 APP,並沒有把客戶的錢,直接打到期權交易所,而是和客戶對賭。

"邁克陳認爲,客戶專業性不強,輸錢的概率大。長期下來,客戶搞期權肯定虧錢多,這個錢不打給證券交易所,他就掙下來了。但邁克陳沒有這個資質。" 葉飛說。

ETF 對賭是什麼?即自己坐莊,投資者買入的 ETF 基金,其實並沒有真正形成交易,只是在他本人設立的資金池裡轉而已。

2019年到2020年期間,徐曉峰在他的微博和視頻直播中,多次對公衆宣傳、推廣在他公司開期權賬戶。其中,就包括50ETF 期權交易平臺。

(受訪者供圖)

"徐曉峰曾親口承認,50ETF 期權交易平臺沒問題,是自己做的,不是接的廣告和代理。" 張起峰告訴市界,"做50ETF 交易的入金,匯入的私人賬號就有徐曉峰。"

22歲那年,徐曉峰進入了股市。因爲堅決看空 A 股,他被人取了綽號 "空倉賤"。股災日當天,徐曉峰稱自己做空賺了幾個億,隨後又把微博刪光。

在上一場大牛市中,徐曉峰的確賺到了錢。2014年,徐曉峰4塊5買了南洋股份,當年賺了80%。2015年,他又買了山推股份。

這一年6月行情突然轉頭向下。徐曉峰的利潤不僅沒了,本金還虧了50%。追隨過徐曉峰的人說:"(徐)股票漲就看多,跌就看空,經常來回打臉。"

不知道從何時起,徐曉峰在社交平臺上積累了420萬的粉絲,成爲備受投資者關注的大 V 之一。

如今,徐曉峰卻翻車了。

王靈對此並不意外。她在2015年就成爲徐曉峰的鐵粉,2019年,徐曉峰以公司交不起房租爲藉口,向王靈借了20萬元。出於對徐曉峰的信任,王靈利息都沒算,就借給了他。

原本說一個月還,但直到三個半月後,徐曉峰才分兩次,將錢還給了王靈。錢還完後,原本也是相安無事。然而,有一天,徐曉峰在微博公開辱罵王靈,言語不堪入耳。

委屈、憤怒的王靈,在今年1月份,將徐曉峰告上法庭。"這個人滿嘴謊話,我希望他能夠給我道歉。" 王靈告訴市界。

在外界看來,徐曉峰似乎多數發言是情緒的渲染,除了罵網友,還通過非常規手段來吸引眼球。他曾放出豪言,"收益低於30% 體現不出我的水平。"

(受訪者供圖)

頻繁出入高檔場所的徐曉峰,其實並沒有什麼錢。就在網傳被警方帶走的前幾天,他還向葉飛借錢。"我還欠着兩三千萬的債務,哪有錢借給他。" 葉飛對市界說。

缺錢的徐曉峰現在名下有兩個公司,一個是成立於2006年4月的上海覽領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另一個是成立於2015年11月的敦安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作爲基金經理的徐曉峰,業績卻慘不忍睹。今年2月,因淨值低於止損線,徐曉峰管理的一隻基金被清盤,該只基金名叫覽領上海徐曉峰私募證券投資基金。

從2020年11月成立到被清盤,這隻基金在三個月時間裡,淨值虧損近50%。徐曉峰曾辯解稱:百億大佬葛衛東也曾失手過,一個產品做虧了,並不能說是水平問題。

徐曉峰管理的私募業績表現如何呢?私募排排網數據顯示,徐曉峰管理的私募產品,運作的只有覽領海瀾成長和覽領華陽富鑫

其中,覽領海瀾成長截至今年7月29日的淨值數據爲1.688元,今年以來的收益爲7.17%;而覽領華陽富鑫截止7月29日的淨值爲0.984元,今年以來的收益爲虧損1.6%。

徐曉峰將何去何從?北京盈科(上海)律師事務所的胡鵬律師告訴市界,要以公安刑事偵查的結果,來確定徐曉峰最終犯罪與否。目前來看,其最終可能被定的罪名有詐騙罪集資詐騙罪等。如果被定性爲集資詐騙罪,以目前涉及的金額,刑期上限是無期徒刑。

"經濟犯罪中,被定性爲違法收入的錢,是應當追繳的。如果確認徐曉峰構成刑事犯罪,公安機關有權力向這些在知情,或者不知情的情況下,幫助犯罪且取得違法收入的人或機構主體,追繳違法所得,比如提供軟件開發、提供流量服務的服務商等。" 胡鵬說。

對於徐曉峰推廣的衆多交易平臺,孫鑰洋告訴市界,這些團伙基本模式大同小異:搭建平臺 — 設局誘騙 — 篡改數據 — 關盤殺單 — 洗錢獲利的詐騙全流程,所謂客服專員一對一指導,分爲運營、技術、講師、代理等不同團伙。

(受訪者供圖)

潮水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如徐曉峰一樣,因站臺、推廣、賣課而翻車的財經大 V 並不在少數。在金融監管日益趨嚴的背景下,一樁樁金融市場違法亂紀被爆,各種 "財經大 V" 跌落神壇。

7月15日,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發佈關於喜投網平臺的案情通報。通報稱,因涉嫌非法吸收公衆存款,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對喜投網股東黃某、古某,高管張某共三人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喜投網是一個 P2P 平臺,於2014年5月8日成立,2020年2月28日停標,歷史交易總金額40.07億元,涉及出借人數17059人。當前待償岀借人本金6.89億元,待償岀借人充提差本金6.25億元,涉及出借人數5412人。

該平臺的股東黃某是北京大學畢業、坐擁300多萬粉絲的微博財經大 V"黃生看金融"。除了是微博大 V 外,黃生的微信公衆號粉絲量也驚人。根據7月12日的新榜排名,"黃生看金融" 的微信公衆號,在一干財經類自媒體中排名第15名。

靠着微信和微博上的知名度,黃生收割了大量忠實粉絲。很多粉絲在喜投網投資,皆是因爲看了黃生的文章,慢慢相信他,才投了喜投網。

對於自己粉絲粘度和忠誠度,黃生也非常自信,他曾在一次的採訪中表示:"喜投網是唯一沒有營銷投入的 P2P 平臺。"

當被問及原因時,他反問道:"我一篇微信幾十萬,甚至幾百萬閱讀量,最少也是10萬+,粉絲黏度和忠誠度非常高,在別的地方投廣告會有這麼好的效果嗎?"

翻車的財經大 V 還有郎鹹平。前些年的郎鹹平,是很多人眼中的 "郎監管"" 郎旋風 "。然而,隨着時間的推移,他的人設卻逐漸崩塌。

由於《葉問3》的票房造假問題,牽扯出了快鹿旗下金鹿財行在內的理財平臺兌付危機。郎鹹平與這家公司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接着又出現了合拍貸事件、望洲財富董事長跑路事件,至此,郎鹹平不僅 "郎監管" 的名譽沒有了,還被冠上了 "江左黴郎" 的名號。

(郎鹹平)

其實,無論是徐曉峰還是黃生,他們的操縱手段如出一轍:都抓住了某個社會階層的痛點和焦慮,有針對性地去向他們傳播財經的資訊。利用過激的言論,收穫了大量的粉絲流量。最後進行引流,讓粉絲購買其開發或者代言的產品,讓用戶心甘情願當了真正的韭菜。

但不管是當年的 P2P,還是現在股票基金投資,互聯網上的真假金融專家千千萬,爲了自己錢包不被騙,還是要擦亮眼睛。

(文中王藍、王靈、高澤熙、張起峰、馬峰皆爲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