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迴應家用自來水能點燃:成立聯合調查組,關停問題水井

(原標題:官方迴應家用自來水能點燃:成立聯合調查組,關停問題水井)

怪事!遼寧居民用打火機點燃自來水,火苗瞬間竄起(來源:original)

11月22日,遼寧省盤錦市大窪區趙圈河鎮四營村村民在微博反映近日家裏的自來水能點燃,洗手的時候感覺總洗不乾淨,村裏100多家都是這樣的情況,並表示“這種情況已經很久了”,具體原因不明。

記者聯繫當地宣傳部門獲悉,目前,已關停了問題轄區的自來水井,停用居民用水管道,採取臨時調水的方式滿足居民用水需求。

關於“遼寧一村民家中自來水可被點燃”有關情況說明

11月22日上午,有居民通過微博反映“遼寧一村民家中自來水可被點燃”。

大窪區高度重視,迅速行動,有關部門成立聯合調查組,深入居民家中瞭解情況,並採取積極應對措施,22日中午,關停了問題轄區的自來水井,停用居民用水管道,採取臨時調水的方式滿足居民用水需求。

目前,有關部門正在進行水質檢測、原因分析等工作,將第一時間公佈檢測報告和調查結果。(大窪區委宣傳部)

(原題爲《家用自來水可點燃!?官方迴應:已關停問題轄區的自來水井》)

此前報道:

遼寧盤錦一村民家自來水可點燃?村幹部:已有專家到現場檢測

針對“遼寧盤錦大窪區趙圈河鎮四營村村民家用自來水可點燃”一事,11月22日,四營村一名村幹部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22日,當地政府有關部門已指派多名專家到現場進行檢測工作,檢測報告尚未出結果。具體情況,其表示不清楚。

前述村幹部介紹,此前未接受到此類情況反映。“我和大家使用一樣的水,無色無味,我沒有遇到這樣(洗手感覺黏糊)的情況。”

據封面新聞稍早前報道,遼寧盤錦大窪區趙圈河鎮居民文女士稱,家裏的自來水能點燃。此外,她稱洗手的時候感覺總洗不乾淨,村裏約有100戶居民家遇到此類情況。視頻畫面顯示,有人拿着打火機在水龍頭下一打火,便有火焰瞬間冒出。

推薦閱讀:

老母親被鄰居揪頭髮地上拖 男子掄斧殺3人放火燒屋

來源:春城晚報

“26年了,我做夢也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回宣威,我多次被夢中的火光驚醒,現在被你們找到了,我也心安了,再也不用過提心吊膽的日子……”近日,雲南省宣威市公安局命案攻堅小組赴貴州省盤州市,將潛逃26年的命案犯罪嫌疑人雷某益抓獲歸案。宣威市這起轟動一時、死亡人數最多的命案積案最終得以成功告破。

案發現場

鄰里糾紛釀血案,3人被砍殺

如果時間能退回到26年前,雷某益一定不會再那麼衝動了。

1994年4月10日,雷某益像往常一樣,與妻子一起在宣威市普立鄉攀支戛村的莊稼地裏背糞種洋芋,忙活了一天,見天色已晚,雷某益正準備收拾工具回家,忽然聽到有人在遠處喊:“雷某益,你媽跟雷某鬆家又吵打起來了,你快回去看看”。

雷某益丟下手中的東西就往家裏跑,看見躺在地上的母親,他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近兩天發現家裏的大樹被人盜伐,而鄰居雷某鬆家裏堆着些新加工出來的木板,所以雷某益的母親懷疑大樹是被雷某鬆偷走的,便去雷某鬆家問,問詢過程中雙方發生爭吵,母親被雷某鬆之妻晏某揪着頭髮摔倒並拖到外面地上。

聽到母親的哭訴,雷某益腦袋“嗡”的一下就炸了,前幾天自家的火腿等物品不見也可能是雷某鬆偷的,加上60多歲的母親被打,雷某益氣不打一處來,朝着雷某鬆家就衝了過去……來到雷某鬆家,雷某益一腳將門踢開,正準備質問時,雷某鬆的妻子晏某破口大罵,雷某益更是怒火中燒,隨手抄起雷某鬆家門邊的斧頭,朝着晏某的頭部就是兩下,晏某應聲倒地。

雷某益還不解氣,跑到門外抱了捆包穀草進屋,放到雷某鬆家堆放木板的地方點火焚燒。點着火後,剛要出門的雷某益被雷某鬆及其弟弟雷某舉堵在門口,雷某鬆用獵槍抵住雷某益,並在質問過程中扣下了扳機,結果槍沒打響,雷某益又驚又怒,掄起斧頭迎面朝雷某鬆的頭部就是三下,雷某鬆倒在了血泊之中。

雷某舉見狀轉身剛跑,被雷某益追上後朝着頭部就是一斧,雷某舉也倒下了。此時屋內的大火已經燃燒起來,火光中的雷某益愣了幾分鐘,意識到自己闖下彌天大禍後將斧頭丟在大火中,趁着夜色消失在羣山之中

26年追捕,深度研判見端倪

村中慘烈的這一幕震撼了所有善良的村民,大家都不敢出門,眼睜睜地看着雷某鬆家的房子被大火焚燒殆盡,倒在地上的3人蜷縮在血泊之中直至死亡。

案件發生後,宣威市公安局立即展開偵查工作,受當時偵查手段和追逃條件限制,雷某益消失後就像人間蒸發一樣,辦案民警始終沒有找到他的藏身之處。

時間如白駒過隙,命案追逃工作卻一刻也沒有停止。

26年裏,一茬接一茬的刑偵民警每年都要摸排、梳理這個命案線索,普立派出所民警每年都到雷某益家進行走訪規勸,始終沒有放棄對雷某益的抓捕,民警先後輾轉貴州、四川、重慶、河南等省市,行程數萬公里進行調查。

2020年命案積案攻堅行動以來,宣威市公安局再次將雷某益列爲攻堅重點對象,重新梳理了案件卷宗,全面採集了雷某益家屬的相關信息並報送至上級公安機關進行深度分析研判。

11月初,宣威市公安局接曲靖市公安局刑偵支隊通報,貴州省盤州市鬆河鄉的賀某興與雷某益高度疑似。宣威市公安局第一時間組織偵查人員對賀某興的情況進行走訪調查,民警圍繞賀某興的出生時間和地點進行覈實,均無人知道賀某興是何時何地出生的。賀某興就是雷某益的可能性大增。

26年逃亡,他從未回過一次家

11月13日,宣威市公安局命案攻堅小組再赴盤州市鬆河鄉開展工作。

在當地警方的配合下,經過縝密偵查,確認“賀某興”與雷某益爲同一人,當天23時許,刑偵民警將雷某益抓獲。

經突審,雷某益如實供述了砍殺晏某、雷某鬆和雷某舉的犯罪事實。據雷某益供述,作案後,他逃往貴州、內蒙古、山西等地,沿途如驚弓之鳥,每到一處,都是在偏僻礦山上做苦力、打短工,如果有人懷疑或者登記身份證件,他便逃往下個地方。

直到2001年,雷某益在對家鄉和親人的無盡思念中,偷偷扒火車逃回雲南,化名賀某興,在昆明一摩托車修理店裏找到了一份工作餬口。

後來經人介紹,認識了貴州盤縣的李某鳳,雷某益哄騙李某鳳說自己是個孤兒,無父無母,李某鳳見雷某益能吃苦耐勞,就帶雷某益回盤縣生活。

逃亡的這26年,雷某益從未回過一次家,甚至連自己的老家地址、自己的年齡以及父母的年紀都不記得了。但午夜夢迴,他仍然清晰記得那起血案、那起大火,就算後來交了女友,生了女兒,那份恐懼也一直困擾着他,幾乎夜夜夢魘。

被押回宣威後,雷某益告訴民警:“這提心吊膽的日子終於到頭了,睡得着瞌睡了。”他說,自己腦海中就像放電影一樣,夢見的都是火光漫天,這就像一場持續26年的靈魂酷刑,無論時間過去多久,心裏總是躲不開。

案發現場

目前,雷某益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