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企業巨頭分拆漸成潮流

圖爲第四屆進博會技術裝備展區通用電氣展臺。本報記者 馬春陽攝

昔日的“美國第一企業”通用電氣近日宣佈將進行重大重組,拆分爲3個上市公司。無獨有偶,許多經營狀況依然良好的多元化工業巨頭,近年也都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拆分。巨頭們的拆分不禁引人深思:曾經風靡世界的多元化大集團模式結束了嗎?

昔日的“美國第一企業”通用電氣近日再度引發全球關注。通用電氣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拉里・卡爾普宣佈,公司將進行重大重組,拆分爲3個上市公司,分別專注於航空醫療健康和能源。曾經以多元化著稱的通用電氣,如今決然背棄了讓公司壯大的發展策略

事實上,通用電氣並非近年來唯一進行拆分的大型集團。就在近日,強生也宣佈,公司將拆分爲兩家上市公司,一家專注於藥品和醫療設備,另一家專注於消費品。此外,許多經營狀況依然良好的多元化工業巨頭,例如西門子、霍尼韋爾、蒂森克虜伯等,近年也都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拆分。

巨頭們的拆分不禁引人深思:曾經風靡世界的多元化大集團模式結束了嗎?

“第一企業”百年浮沉

美國通用電氣公司於1892年創辦,當時總部設在紐約州斯克內克塔迪。隨後一百多年來,通用電氣逐漸成長爲美國工業巨頭。

多元化經營可以讓內部業務產生協同效應的理念,曾經在商界深入人心,主要推動者便是通用電氣傳奇首席執行官(CEO)傑克・韋爾奇。1981年至2001年,在他擔任公司CEO期間,通用電氣通過一系列併購實現了業務多元化。尤其是自上世紀80年代起對金融業務的介入,直接促成了通用電氣市值坐上全球第一的寶座。

通用金融成立的初衷是幫助銷售核心工業產品。但是隨着美國金融監管進入寬鬆期,通用金融也迎來大擴張,營收佔比一度超過一半,遠超原來的主業。在美國工業增速逐步見頂的年代,金融業務幫助通用電氣不斷交出漂亮的財務報表。憑藉金融業務提供的資金支持,通用電氣四處兼併收購,每年都有大量價格不菲收購案。併購又不斷做大通用電氣的業務版圖和營收規模,拉昇公司股價

成也金融,敗也金融。2001年“9・11”事件重創了通用電氣的航空發動機業務和保險業務。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更是讓通用電氣的金融業務從發展引擎變成了累贅,使得公司深陷困境。爲了擺脫這一局面,通用電氣一面進行瘦身,拋售部分業務,一面又不斷進行新的收購,希望找到新的利潤增長點。在這種情況下,通用電氣的多元化策略帶來的不再是協同效應,而是混亂。

一位通用電氣中國區員工告訴記者,他在通用電氣工作的幾年間,公司架構幾乎每年都要調整,“以至於許多員工都不清楚,公司到底想要幹什麼”。發展策略不明朗,也讓通用電氣錯失了移動互聯網等種種機遇,在市場競爭中失去了先機。“事實上,通用電氣也關注到了工業互聯網等領域的潛力,甚至是市場中最早的關注者之一。但是公司沒有堅定轉型,而是希望在原有的多元化發展框架內推進,結果資源分配不均衡,業務顧此失彼,錯失市場機遇。”該員工說。

通用電氣的發展頹勢讓市場對其逐漸喪失了信心。曾經瘋狂追捧通用電氣的華爾街也改變了態度,公司股價進入長期低迷的狀態,並在2018年6月份被剔除出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標普道瓊斯指數公司指數委員會負責人對此稱:“諸如通用電氣這類工業公司已經不再在美國經濟中佔有顯著位置,通用電氣被取代將會使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更好地衡量經濟和股票市場。”

輕裝上陣令人期待

“一分爲三”可以讓這家“百年老店”走出困境嗎?儘管在外界看來,這是通用電氣面對發展頹勢的無奈之舉。但是拆分之舉顯然得到了市場認可。在消息傳出後,通用電氣的股價出現了顯著上漲。

拉里・卡爾普稱,拆分計劃將讓每家公司都更加專注、靈活,從而推動長期增長。公司的重要股東特里安管理基金髮言人也表示,從公司發展戰略上看,這樣做的理由很充分,“3家資本充足、行業領先的上市公司,每家都將有顯著的運營重點、更大的戰略靈活性和量身定做的資本分配決策”。

此外,相比當前的通用電氣,拆分後的新公司也將得到更好的信用評級。在宣佈拆分計劃之前,通用電氣就進行了大規模的資產出售和瘦身,根據計劃,到今年底,公司將降低750億美元的負債,爲新公司能夠輕裝上陣打下基礎。

通用電氣2020年年報顯示,其傳統能源、新能源、航空、醫療等幾大主要業務板塊營收體量相當,但是淨利率水平卻大相徑庭。傳統能源的淨利率爲1.6%,航空業務淨利率只有5.6%,新能源的淨利率甚至是虧損的,只有醫療業務的淨利率達到了17%的較高水平。公司拆分後,醫療業務的經營負擔將會顯著降低。也難怪醫療業務負責人發文稱,分拆計劃“是一個振奮人心的時刻”。

雖然很難說通用電氣的各大業務板塊此後都能走出困境,但是相比捆在一起共同掙扎,公司拆分後,部分業務走出一片新天地的可能性顯然大了很多。

多元化模式引爭論

強生進行拆分的原因也有類似之處,也是爲了更好梳理產品線、聚焦優勢業務,通過更有針對性的商業策略爲新巨頭成長加速。

通用電氣等巨頭的教訓似乎說明了這樣一個事實:在技術迭代速度空前加快和私募股權模式盛行的今天,市場對於企業的反應速度執行力要求大大提高。舊工業時代的多元化模式,往往導致企業決策流程過長,資源難以集中,已經難以適應這個時代。

匹茲堡大學金融學教授薩拉・莫勒就認爲,通用電氣拆分具有很明顯的象徵意義:“基本上,通用電氣在告訴我們,企業規模並非越大越好。”

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管理學榮譽教授邁克爾・烏瑟姆也認爲,通用電氣的拆分計劃證明了大集團模式正在美國消亡:“如果一家公司旗下有幾家不同的公司,華爾街就很難理解它或預測它一年後的業績。此外,這種模式在挑選和提拔高級管理人員方面也面臨更大困難。”

不過,也有人認爲這樣的論斷稍顯武斷。金融時報首席商業評論員布魯克・馬斯特斯認爲,對企業多元化戰略的唱衰很早就開始了,但是通用電氣拆分並不意味着這種模式的終結,只是標誌着其進入了另一種循環。她認爲,今天的科技巨頭本質上也是多元化企業集團,例如亞馬遜、蘋果和谷歌等企業,都聲稱他們的衆多業務具備協同效應。“一旦這些企業發展遇到困境,小企業就會抓住機遇迅速壯大,成長爲新的大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