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問題專家:布林肯對華政策演講是謊言、偏見與冷戰思維集合體

新華社北京6月2日電(記者朱超董雪美國國務卿林肯近日就拜登政府對華政策發表演講,渲染所謂的“中國威脅”,稱美國將會投資自己、團結盟友、與中國競爭

對此,多位國際問題專家表示,布林肯的演講內容充斥着謊言和意識形態偏見,在是否同中國尋求“新冷戰”等關鍵問題上自相矛盾,在其虛僞的外衣下,本質依然是要用“惡性競爭”方式打壓、遏制中國發展,維護美方霸權

戰略不變 戰術調整

布林肯在演講中妄言,中國是唯一一個“不僅具有重塑國際秩序意圖”,又因爲日益增強的經濟、外交、軍事和技術力量而“有能力”這麼做的國家,因此美國把中國當作對國際秩序“最嚴重的長期挑戰”。這不禁讓人聯想起美國前任國務卿蓬佩奧2020年在尼克松圖書館發表的全篇充斥着惡意攻擊和“中國威脅論”的對華政策演講。

結合兩次演講內容,可以看出一些變化與不變。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美洲中心副研究員邵育羣認爲,布林肯演講的標題是拜登政府對華“方法”,內容也是聚焦戰術、技術層面的內容,但其根本的對華戰略同上屆政府相比並未發生變化,洋洋灑灑、精心包裝的內容背後,重點仍然是宣揚美方錯誤的對華認知、外交理念和價值觀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研究員蘇曉暉表示,美國最新對華政策表述體現了一種戰術調整,而非戰略調整,在措辭上比上屆政府更具隱蔽性。“布林肯在演講中聲稱,中國對國際秩序產生影響,從而使世界遠離‘持續進步的普世價值觀’,其目的是要把中國和西方世界乃至國際社會對立起來,使美方獲得道義上優勢。”

言行不一 自相矛盾

布林肯在演講中稱,美方不尋求與中國發生衝突或“新冷戰”,不阻止中國發展,不阻止中國發揮大國作用,尊重盟友跟中國的關係,不強迫必須二選一,願同中國和平共處。

“然而,從美方所作所爲來看,布林肯的演講完全是言行不一、自相矛盾,難以自圓其說。”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研究員沈雅梅指出。

“布林肯說不尋求搞新‘冷戰’,但是美方大搞聯盟外交;說不尋求改變中國的體制,但是又宣揚中美是模式之爭、制度之爭;他說要推進開放包容的國際體系,但美方在地區層面啓動的四邊安全機制、美英三邊安全夥伴關係協定、‘印太經濟框架’,都是在排除中國、針對中國。”沈雅梅指出。

談及臺灣問題時,布林肯說,美國仍然堅定地奉行一箇中國政策,不支持“臺灣獨立”。然而話鋒一轉,又稱“來自北京日益增加的脅迫”威脅到臺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

對此,多位專家均表示,事實上,美方說一套做一套,一再違反向中方作出的政治承諾,企圖虛化掏空一箇中國原則,助長臺獨”勢力囂張氣焰,這纔是要改變現狀,纔是對臺海和平穩定的嚴重威脅

拉幫結派 背離潮流

布林肯在演講中反覆提到的一個詞是“競爭”。他將拜登政府的對華戰略概括三個方面:投資、結盟、競爭。即投資自己,“將供應鏈留在美國”“保住美國的創新優勢”;團結盟友和合作夥伴,形成對抗中國的合力,從而達到最終的目標――與中方競爭。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刁大明指出,美方口中說的是“競爭”,實際上做的卻是泛化國家安全概念,大搞非法單邊制裁長臂管轄和脫鉤斷鏈,嚴重損害中國企業正當權益,無理剝奪別國發展權利。這不是“負責任的競爭”,而是毫無底線的打壓遏制。

至於布林肯在演講中多次提及的所謂“共同願景”,根本目的是以意識形態劃線,通過把中國作爲“假想敵”來拉攏盟友和合作夥伴。“美方既想通過拉攏盟友追求霸權私利,又不想承擔提供國際公共產品的道義責任,反映出美國目前國力有限和執意維持霸權之間的矛盾。相較於美國前任國務卿蓬佩奧的演講,布林肯本次演講的欺騙性表演性更強。”刁大明說。

沈雅梅指出,美方應該做的,是客觀、理性、務實地看待這個世界,看待中國,改變其言行矛盾的做法,增強自身政策的穩定性,讓合作對中美關係發揮更大作用,而不是在背離時代潮流的路上越走越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