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片保守怕配樂喧賓奪主 樑啓慧自我調侃:極簡主義

樑啓慧在《球愛天空》中嘗試商業片配樂,展現十足運動精神攝影耿豪圖片中時資料庫網路照片

樑啓慧爲《如歌的行板》配樂,表示替喜愛的詩人瘂弦老師創作感到十分開心。攝影粘耿豪圖片中時資料庫、網路照片

樑啓慧是獨生女,加上掛念家裡,2008年從美國回臺,此後製作國片《帶一片風景走》、《球愛天空》等電影配樂,最大感想是臺灣電影普遍保守,不敢做大嘗試:「由於受好萊塢訓練腦袋中的情緒較爲飽滿、豐富,不過回到臺灣後,遇上一些狀況,好比對方會希望配樂越少越好,不要反客爲主。」

她在爲電影曲子配樂時,最痛苦的是隻能用吉他鋼琴單一配件配樂,有時甚至只能在關鍵劇情用一、兩個音符代替,讓她覺得綁手綁腳。她笑說,有些橋段可以華麗、情緒澎湃,但因跟劇組溝通後,決定妥協,笑說極爲簡單的「配樂」充其量叫做「背景音樂」,最後只好說服自己:「不如叫它極簡主義吧。」

提到代表作,她坦言紀錄片創作能取得較大空間,像爲《化城再來人》、《如歌的行板》等片做配樂,至今覺得驕傲。她爲2片遠赴布拉格,製作近50首配樂,樂此不疲。

她感嘆在臺灣做配樂是賠錢的工作投資報酬率極低,很多時候更是單打獨鬥,賣座好的商業片可能分得最高200萬,但也不常有,紀錄片則是7、8萬至30萬不等,雖然收穫少,但她說能在電影中爲其他部分畫龍點睛,已很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