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陸權消長的三個815

(圖/美聯社

8月15日,隨着阿富汗塔利班(以下簡稱「阿塔」)部隊節節進逼首都,總統加尼出逃,政權和平轉移到阿塔手中。諷刺的是,美國總統拜登4月宣佈從5月開始撤出阿富汗,預計到911前完全撤出。不料時間未到,美國僑民已被迫倉皇撤出。

美國在2001年以反恐名義進入阿富汗,推翻阿塔執政,扶植親美政權上臺。10年後剿滅了恐怖襲擊主謀賓拉登,但仍持續協助政府軍打擊阿塔。然而前後20年,投入無數人力財力卻幾乎一無所獲,狼狽離開,留下滿目瘡痍、亟待重生的土地。

反之,拜不得人心的貪腐政權所賜,20年生聚教訓的阿塔,重掌政權後一改過往形象,宣佈多項和平、包容、世俗化政策。阿塔重返首都前,與中、俄都有默契,會加強區域的基礎建設經濟合作,重建嶄新的阿富汗。如果阿塔日後履行承諾,並與周遭的中、俄、伊朗巴基斯坦形成更緊密的經濟互動,那麼20年美國等海上霸權所帶來的戰亂就將遠去,歐亞大陸的文明活力得以重生。倘真如此,那麼815就會是個值得大書特書的日子。

海陸勢力消長,還有兩個815不得遺忘。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世界大戰告終,歐亞諸國開始休養生息,也標誌着美國海上霸權的開始。戰後,美國以佈列森林會議建立的金本位體系,將美元與黃金以1盎司35美元綁定,逐漸開展全球經濟新秩序。然而,美國介入韓戰越戰造成財政大量失血,逐漸喪失承諾兌換黃金的能力。1971年8月15日,在面對通膨與失業率節節高升的背景下,尼克森總統突然宣佈關閉黃金窗口。上月前耶魯大學管理學院院長加騰(Jeffrey Garten)出版新書大衛營3日:1971年的秘密會議如何改變全球經濟》,就精彩描述當年尼克森決策過程,爲美國經濟解脫金本位枷鎖奠下基礎。人們將這天突發其然的決定稱爲「尼克森衝擊」。

「尼克森衝擊」徹底改變了世界貨幣金融制度,國際貨幣進入浮動匯率年代,各國貨幣從此完全依賴於國家信用。今年5月美國衆議院提出的「金本位透明法案」,主要訴求就是現行信用貨幣體系使美元在平均一代美國人間,就損失50%的購買力,長此以往美元將前景黯淡。此外,信用貨幣體系也令全球人民付出代價,加大槓桿形成層出不窮的經濟危機。過去10多年間,美元信用地位急劇下墜,各國央行的「去美元化」過程加速。美國財政紀律的控制是保證美元霸權得以維繫的關鍵。也因此,川普及拜登的海外撤軍有其必然性。

二戰結束至今不過76年,然而海陸權消長的進展迅速。從日本投降,確立美國海上霸權;到金本位告終,加速美元金融霸權;再到美國倉皇撤離阿富汗,象徵美國海權的收縮,與歐亞陸權的重建。過去好幾個世紀才完成的帝國盛極而衰週期,如今的軌跡卻短短不到80年。

霸權的黃昏也許不是壞事,一方面美國得以專注解決內部社會矛盾;另方面,全球也可能因此而進入更平等、共享、合作、包容的多元國際社會。如此,美國霸權雖然丟了面子,全球人民卻可能得到發展與建設的新契機。(作者爲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