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一棵古榕樹

廈門大學思明區校園依山傍海,草木蔥蘢,四季如春。三角梅鳳凰花木棉花山茶花閩南諸多花兒,奼紫嫣紅,次第盛開,把廈大點綴成了一位風姿綽約、風采照人的美麗少女。廈大有8個校門,其中有個白城校門,氣勢宏偉,面朝大海。朝左遠眺,就是金門島往右拐個彎,就是大名鼎鼎的鼓浪嶼。由此門入校,往左走幾級臺階,再上一小坡,就到廈大新聞傳播學院了。這所學院歷史悠久,它的前身是1921年設立的新聞學部,是廈門大學最早創辦的5個學部之一,開創了中國人自己辦新聞教育的歷史,也充分體現了廈大校主陳嘉庚先生當年對新聞學專業的高度重視。

廈大新聞學院有棟樓,叫南光二號,名字老,建築也老,是學院的教學樓,一茬又一茬的新聞人才從這裡走向全國,成爲新聞、文化、廣告等行業的棟樑之才。這棟樓由閩南建築和西式建築融合而成,門廊突出,門前矗立四根羅馬柱,堅固厚重,氣宇軒昂。而令我印象最爲深刻的是,門前有棵老榕樹,骨幹遒勁,根系發達,冠幅廣闊,覆蔭過畝,高度超過南光二號樓古樹樹幹任意延伸,根鬚隨意伸展,兒子又生孫子,形成了一個龐大的榕樹家族,枝枝蔓蔓,遮天蔽日,蔚爲壯觀。這棵榕樹如今已經247歲了,是校園裡樹齡最長的一棵。古榕樹既是廈大百年發展歷史的見證者,也是新聞傳播學院百年風雨歷程的守護者

南方盛產榕樹,生命力旺盛,樹形龐大,是一種人人喜歡的樹種。榕樹喜熱喜雨,只要它的根鬚順着雨水往下走,往土壤裡插,便能深擴厚植,久而久之,發達成林。即便在險峻的峭壁上、石頭縫裡,它都能頑強生長。學院門前的這棵大榕樹就是這樣,不斷生長,不斷積澱,龐大的根鬚深入院牆的石頭縫隙間,創造出新的生命偉力

幾乎每天上下班前後,我都會圍繞大榕樹轉一轉,汲取古老榕樹軀幹中透出的精氣神。上班時爬上四樓辦公室,推開窗戶,碧波萬頃的東海映入眼簾,海鳥低翔,千帆競發,一派生機勃勃的繁忙景象。側耳傾聽榕樹上的鳥唱蟬鳴,心中充滿了莫名的愉悅。有時看到小松鼠唧唧喳喳叫着,自由自在地在枝丫上跳躍,讓我有了孩童般的放鬆與笑意。2020年10月7日,央視主持人董卿把採訪地放在大榕樹下,與百歲老人、廈大著名教授潘懋元一起回顧潘教授的教學人生及從教感悟。潘教授說:“我的字典裡沒有退休二字,假如有第二次生命,我還是願意當老師!”這也是在廈大百年誕辰前夕,百歲老人與百年榕樹的“百年對話”。

在大榕樹下,關於廈大和廈大新聞傳播學院的許多故事,講起來有聲有色,娓娓動聽。1921年,著名愛國華僑領袖陳嘉庚先生傾盡家財創辦廈門大學,這是中國近代教育史上第一所華僑創辦的大學。100年來,學校秉承“自強不息,止於至善”的校訓,先後爲國家培養了40多萬名優秀人才,爲國家富強、人民幸福和中華文化海外傳播作出了積極貢獻。

2021年4月6日廈大百年校慶前後,新聞學院院友們踏着春天的節拍,迎着和煦海風,從四面八方匯聚到大榕樹下,慶祝廈大母校百年華誕。大榕樹上掛滿了星星點點的小彩燈,掛着大紅燈籠的歡迎門留下了院友們的歡歌笑語,千姿百態的留言板上記錄了院友們對母院的深情告白。1984級廣告學專業全體學生向母院捐贈了一塊篆刻着“‘新’火相傳,‘聞’以載道”的大碑石,如今靜臥在大榕樹旁,向來來往往的師生訴說着對母院的深情厚意。

榕樹有海納百川胸懷,有挺拔向上的力量,榕樹有發達厚重的根系,榕樹有蔭庇天下的品質。南方多嘉木,吾尤喜榕樹。榕樹千千萬,吾獨愛學院前的古榕樹。唐代詩人劉禹錫陋室銘》雲: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這棵老榕樹猶如一位沉默、睿智的老人,歷經風雨,安然不動,坐看大海潮起潮落,靜觀廈大百年風華。在榕樹下乘涼,在榕樹下思考,與榕樹交友,拜榕樹爲師,幸哉幸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