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開發商“僞造公章”疑案改判 兩被告人免刑獲釋

(原標題:河北開發商“僞造公章疑案改判被告人免刑獲釋)

在被羈押了3個多月後,河北衡水鄂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初名冀州春華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統稱:鄂峰公司)董事長高先華,私刻冀州人防辦公章一案,二審獲得改判,他及另一名被告人孟祥鬆,均免於刑事處罰。

2021年7月23日,高先華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7月22日下午,衡水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法官向尚在看守所中的他及孟祥鬆,送達了二審判決書,兩人獲釋,重得自由。

此前的2021年3月22日,衡水市冀州區法院一審判高先華、孟祥鬆犯僞造國家印章罪,均處有期徒刑6個月。

2021年6月16日,經濟觀察網的報道《是被官員授意指使?還是主動爲之?河北開發商高先華“僞造公章”案疑雲》,披露了這一案件的由來及前期進展。

生於1969年4月的高先華,爲湖北宜昌五峰縣人。2011年12月,他獨資註冊成立了鄂峰公司。

2013年,鄂峰公司與河北衡水冀州市(2016年,改爲冀州區)徵收辦簽訂冀州市黨校家屬院拆遷改造協議,由鄂峰公司在黨校家屬院舊址上興建龍安華府小區

彼時,冀州市政府同意,龍安華府小區項目可以“邊建設邊跑辦”工程規劃建設等各相關手續。

2017年1月,龍安華府小區1號樓完工。在此前後,高先華開始辦理這個項目所需的各個審批手續。其中,在冀州住建局要求其辦理的“建設項目聯合審查意見表”上需要有環保、統計、城管、燃氣公司、供熱公司以及人防,這6個部門的審批蓋章

此6部門全部審批結束之後,龍安華府小區纔可以獲得冀州住建局給予的工程規劃許可證,也纔可以向購房的業主交房

環保、統計等其他5部門的審批辦理得很順利,但是到了冀州人防辦“卡殼”了。

“卡殼”的原因是冀州人防辦以龍安華府小區1號樓屬於未批先建,河北省人防辦未出臺未批先建的文件爲由,無法對龍安華府小區1號樓的地下人防工程驗收,因此不能在“建設項目聯合審查意見表”上審批意見加蓋公章。

高先華及冀州住建局、房屋徵收辦等部門,就此多番聯繫協調冀州人防辦,但始終無果。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的人防辦系統實施“垂直管理”體制。

簡言之縣區一級人防辦,主要接受市(地區)人防辦的領導,而不是縣區一級的黨委政府領導;市(地區)人防辦主要接受省級人防辦的領導,而不是市(地區)一級的黨委政府領導。

因爲遲遲無法交房,龍安華府小區1號樓的回遷戶及購房者,多次到政府部門上訪。

高先華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2017年9月份左右,冀州徵收辦主任齊新戰找到他,稱他和時任住建局長王玉良多次找人防辦協調龍安華府項目的事情,人防辦就是不予辦理。然後,齊新戰說,“住建局想了個辦法,現在大街上好多刻章的,讓你找一個刻章的刻一枚冀州人防辦的章,蓋到那個‘建設項目聯合審查意見表’上,住建局的王玉良局長知道這個事情,你可以去找王局長當面覈實。”

高先華稱,他當面從王玉良處得到應證之後,找到自己的下屬孟祥鬆,讓孟用電腦繪製了一個冀州人防辦公章的樣子,然後通過彩色打印機,印到了“建設項目聯合審查意見表”上——“我知道私刻公章是違法的,所以不敢真的去大街上找人刻假章。但是政府部門領導這樣要求,買房的羣衆又多次上訪,搞得我實在沒辦法了。”

然後,他把這張“建設項目聯合審查意見表”交給冀州住建局,工程規劃許可證等需要的證件手續辦理齊全,順利交房。

從2018年開始,中國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人防系統腐敗問題專項治理”工作。河北省的人防系統也在同一時期展開了大檢查工作。龍安華府1號樓的人防假印章,隨之浮出水面。

2019年7月9日,冀州人防辦發現問題後,派員到冀州區公安局報案。

同年7月,高先華和其同事孟祥鬆接受冀州公安的調查,隨後獲得取保候審。彼時,冀州公安對二人立案的罪名是“涉嫌僞造國家公文罪”。

此案後移交檢方

高先華認爲自己無罪,並且他還多番努力,聯繫冀州拆遷辦主任齊新戰、時任住建局局長王玉良,通過短信、通話錄音等多種方式“補充證據”。

其中在2020年7月12日16時許,高先華兩次打通了冀州拆遷辦主任齊新戰的電話,並對電話錄音。這些錄音後來在一審庭審時當庭播放了,經濟觀察網記者亦聽到了這些通話錄音。

其中部分的通話內容:

高先華:唉,齊主任。

齊新戰:我跟檢察院溝通了一下,他們就說只要你認罪,他們就判緩。

高先華:這判緩這一輩子就完掉了。

齊新戰:唉,沒事。

高先華:這不是事實啊。

齊新戰:那你這個案子,你不認也沒法。

高先華:那你這個事實不是咱們自己主動乾的事

齊新戰:唉,你現在別說這樣的(話)啊?明白意思了不?

高先華:你當時就說是王玉良指使的,你說你現在不承認,你讓我們來承擔背這個黑鍋

齊新戰:你說這個有嘛用啊?

高先華:那我覺得,承擔這個東西我覺得太重。

齊新戰:你認罪認罰就完了……

不過,一審時,冀州區法院認爲高先華提交的這些錄音,“不足以證實僞造行爲系王玉良、齊新戰指使,故不予採納”。

2021年3月22日,冀州區法院一審判決高先華、孟祥鬆犯僞造國家機關印章罪,均處有期徒刑6個月,並分別罰款一萬元、五千元。

高先華、孟祥鬆隨即上訴。

2021年7月,衡水市中院的二審判決,認可了高先華及其辯護人北京即明律師事務所律師胡貴明、馮志遠陳述的部分事實。

衡水中院表示:

高先華所在的鄂峰公司開發建設的衡水市冀州區龍安華府1號樓項目,爲棚戶區改造項目,且經冀州區人民政府允許邊建設邊跑手續。他和孟祥鬆僞造冀州區人防辦的印章,是發生在項目建成以後,因爲回遷戶及業主集體上訪,冀州區人民政府拆遷辦多次協商解決,而冀州區人防辦以等待河北省人防辦政策爲由,未於審批、蓋章的情況下發生的。

但衡水中院依然認爲,高先華被政府官員授意私刻公章之事,“無確鑿證據”。

二審期間,公訴方衡水市檢察院也展現出的一定的寬容,稱“鑑於二被告人造成的社會危害性小,可適當從輕處罰”。

最終,衡水中院判決:

“本案事出有因且印章僅用於1號樓審批手續,案發後異地建設費全部補繳,未造成嚴重後果,犯罪情節輕微”。因此,“綜合考慮全案情節,根據案件的起因、手段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可依法對二人(即高先華、孟祥鬆)免於刑事處罰”。

就此,衡水中院二審撤銷了冀州區法院的一審判決,改判高先華、孟祥鬆犯僞造國家機關印章罪,但免於刑事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