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晟銘:演好角色需要儀式感

本報記者 邱偉

戲骨雲集的《山河月明》中,青年演員何晟銘飾演太子朱標是一大亮點。透過層次分明的細膩詮釋,何晟銘成功駕馭了這個剛柔相濟、複雜厚重的歷史人物。對他來說,演好角色需要儀式感,而歲月的沉澱也讓他的演技蛻變得更爲成熟。

花了9個月“成爲”朱標

此前的歷史劇中,朱標都是一筆帶過的角色,這位朱元璋格外器重疼愛兒子,在《山河月明》中第一次得以成爲重要角色。在拍攝前期,何晟銘投入了巨大的時間精力,他從影像、歷史資料、書籍中去了解角色,花了差不多9個月的時間,把自己擺進歷史氛圍裡。

何晟銘眼中的朱標,是一個善良、仁厚的人。同時,朱標還能讓明朝開國初期的文武羣臣順服,人格魅力可見一斑。劇中的朱標儒雅穩重、深諳權謀,遇事也能顯露出大明儲君的雷厲風行、不怒自威。對於人物柔和剛的反差,何晟銘在表演上加入了一些小設計,“柔的時候就是好兒子、好哥哥的暖男形象,要體現他剛的那一面,比如生氣的時候,會擺弄手指,那個手指的擺弄也是有技巧的,就是我們俗稱的‘金剛指’,以及一些甩袖動作。”

在何晟銘看來,演員只要把人物瞭解透徹,用心成爲角色,剩下的就交給觀衆評判

貼合大衆視角講好中國故事

《山河月明》把帝王家事演繹得充滿煙火氣。何晟銘表示,觀衆之所以有共鳴,是因爲過去大家看到的帝王家是端着的,而在《山河月明》裡,可以看到朱家每一個人物身上都有普通人家影子,像朱標的幾位弟弟二弟成績不好老是被先生打罵,四弟調皮搗蛋也沒少給家裡惹禍;朱元璋和馬皇后平時稱呼都是“妹子”“重八”。“每個人都很接地氣,往小了說這是老朱家的故事,往大了說這是大明的故事。只有從貼合大衆的視角去講好我們中國人自己的故事,去呈現中國的一些傳統文化和家長裡短才能讓人有共鳴感。”

在《山河月明》中與衆多前輩演員合作,一開始何晟銘也有些緊張,但相處下來他發現陳寶國是個非常有趣的人,在片場還會跟大家開玩笑。王姬在片場也經常和大家互動,玩有趣的小遊戲。“我學到了很多,特別是他們的敬業和用心,跟這麼多優秀的演員一起合作,也是我理想的拍攝狀態。”

靜下來接納自己的過去和現在

十年前,何晟銘憑藉《宮鎖心玉》《宮鎖珠簾》中“四阿哥”一炮而紅,但此後他再沒遇到能超越“四阿哥”的角色。沉寂之後,再度迴歸大衆視野的何晟銘卸下了“四阿哥”的標籤,踏踏實實走上了用不同類型角色與觀衆交流實力進階之路。

這兩年,他的作品雖然不多,卻一步一個腳印,不斷拓寬戲路。去年,在電視劇大決戰》裡何晟銘飾演了蔣經國,在《百鍊成鋼》裡飾演了陳望道,隨着人生閱歷增長,何晟銘的駕馭能力愈發成熟。今年45歲的何晟銘甚至說,自己迎來了最好的年齡段

藝術創作靠的是“功夫在詩外”的積累和沉澱。何晟銘如今悟出的是,作品來源於生活,它不能脫離生活。他說:“人的閱歷越多,越喜歡安靜東西,安靜下來了之後,纔會去思考一些更深層次的東西。”現在的他,學會了靜下來接納自己的過去和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