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暴雨後,數萬泡水車何去何從

(原標題:河南暴雨後,數萬泡水車何去何從)

河南被暴雨侵襲,路上的機動車,成爲財產損失的重頭。

河南一4s店內豪車被暴雨淹沒,沒過底盤泡水車,網友:心疼(來源:original)

根據鄭州氣象局統計,7月20日下午4點,鄭州迎來了史上最強暴雨,短短1個小時,鄭州的降雨量達到了201.9mm,接近其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的三分之一。而自17日以來,三天的降雨量已相當於一年的降雨總量。

一夜暴雨,鄭州等地街道成河,甚至有河南鄭州網友吐槽,自家車子紛紛“出逃”,車輛被衝成“疊羅漢”。

“我在鄭州,親歷千年不遇暴雨,所有主幹道全是橫七豎八拋棄的車輛,還有數臺救護車也拋錨街頭。許多車輛能看出來是慌忙之間離開,並沒有雙閃警示,地上放置的三角牌也早被捲走,以致大停電以後路上多處出現追尾事故。許多低窪地方已經無法通行。”一位車主在他的朋友圈描述自己親歷的暴雨時稱,自己在開車過程中一度絕望。

“實在有太多的路面車開着開着就淹過了車頭蓋。我很清楚,這意味着下一步就是進氣入水以及接踵而至的頂缸。”上述車主介紹說。

災害之下,與上述車主有相同遭遇的不在少數。

鄭州,是我國汽車保有量前六的城市。據公安部統計,截至今年7月6日,鄭州市的機動車保有量爲490萬輛,穩居中部六省省會之首,因此受特大暴雨影響,各類機動車輛以及企業財產、家庭財產損失嚴重。

暴雨還引發了洪澇災害,河南汝州等地許多汽車被洪水捲走。“我們鞏義鎮區的情況非常嚴重,車輛幾乎全部受損。”從一位河南鞏義重災區的餘女士發佈的視頻可見,不少私家車漂浮在水面上或被大水沖走。

目前已有多家保險公司接到相關報案2萬餘件,定損理賠服務也在推進中。據新京報統計,平安產險、陽光產險、太平財險等9家險企披露的報案數據,總報案數已超2.46萬件。

“經歷過國內幾次特大暴雨之後,如今的保險企業反應非常迅速。2012年北京暴雨涉及機動車輛保險接報案3.6萬件,估損金額約3.3億元。”一位業內人士預估,此次估損金額可能超過此前。

據悉,多家保險公司已經啓動重大突發事件應急預案,並開通理賠綠色通道。

據平安產險官方統計,截至7月21日8:30平安產險已接到相關報案12899筆,其中車險報案數量12800筆,財產險報案數量99筆。 “針對受災出險用戶,將聯合車輛救援及修理廠等合作單位,緊急施救受水淹車輛,對於受損車輛,保障災區客戶優先修理,此外對受損嚴重且資金緊張的客戶,針對已確定部分損失主動預付賠款,協助客戶恢復生產。” 平安產險相關工作人員對AI財經社表示。

中國太保截至7月20日20時,中國太保產險河南分公司共接到與本輪暴雨災害相關報案2740件,車險接到報案2692件,非車險接到報案48件,相關定損理賠服務正在緊張推進中。

太平財險官方數據顯示,7月20日,太平財險河南分公司共接車輛涉水報案756件,財產險報案3件,其中鄭州市報案623件,理賠金額預計逾600萬元。因暴雨天氣仍在繼續,報案量預計還將繼續上升。

中國人壽財險河南分公司目前已開通簡化索賠流程。消費者可通過 “河南國壽財險”微信公衆號的“空中服務”進行事故報案,免現場查勘,萬元以下案件免提供維修發票,災害期間發生的單/雙方事故,免客戶提供事故證明、免提供駕駛證、免氣象證明,公司對已確定損失部分可先行賠付,在簽署直賠協議後,客戶可直接提車,無需支付修車款。

數萬起車險,怎麼賠?

“2020年9月20日之後,車損險裡面已經包含涉水險,在這個日期之前如果沒有買車損險或者涉水險,就需要自費了。特別需要提醒的是,未年檢的車輛也不在理賠範圍。”上述人員告訴AI財經社,理賠項目包括髮動機的清洗、更換車零部件、電子元件、車輛內飾等。

對於第三點,中銀保險公司解釋稱,這種情況對車輛進行二次打火肯定會造成發動機損壞,屬於車損險中責任免除中第十條第(三)款責任免除中“損失擴大”之規定,根據條款,附加險條款未盡事宜,以主險條款爲準,因而該情況下,即使購買了發動機涉水損失險,也是不可以進行理賠的。

所以,在小區地庫、街道的車輛突遇暴雨(沒有被動熄火)被泡,事後沒有啓動車輛的情況下,車主可以通過車損險進行理賠,在此過程中車主不要私自啓動,利用保險公司的拖車服務把車輛運到相關保險公司最近的定損點。

關於主動或被迫停駛的車輛,因水的浮力飄離地面,順水流被迫撞擊到其他車輛或物體的,並且無再次啓動車輛的情況下,如漂浮後撞擊其他車輛,需要先找交警判定責任,出具責任認定書後,由責任人一方的保險公司通過車損險理賠。漂浮後撞擊其他靜態物體,如房屋、電線杆、樹等,車輛的損失也可通過車損險進行理賠。

同樣,車輛在暴雨天被高空墜物或者電線杆壓到或者漂浮過程中受損都屬於車損險範疇。

水泡車或流入二手市場,車輛危險高

每逢暴雨,都會有水泡車流入市場。事實上,將“全損車輛”進行拍賣,是保險公司減少損失的慣常手段。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二手車商告訴AI財經社,當水泡車流入市場,二手車商會根據自己的誠信品質定位是否採購入庫,高端車精修後一般維修工藝比較高,一般車商很難評估出來,低端二手事故車幾乎都在比較小的個人車商或者二三四線城市交易。

AI財經社瞭解到,2016年夏天,江城武漢連續幾日遭遇特大暴雨,有些小區被水淹過的車還沒來得及被拖走,二手車商收購水泡車的廣告就已經貼到了車庫的告示牌上。當時,武漢由於暴雨內澇,水泡車輛達兩三萬輛,內澇過後,不少車主也會選擇將水泡車低價出售。

無論是水泡車作爲事故車被拍賣、還是車主低價出售,都會由一些專門做事故車精修的車商進行自費修理,修完整備好,再通過自己的渠道流通到全國市場。

“水泡車價值不好分辨,但是車輛如果報過保險的話,有保險記錄,可以查保險公司理賠記錄,發動機號/車架號能查出來是否定過全損。如果沒報過保險的話,應該會找不到痕跡,就需要拆卸下來,晾乾了再看是否有拆卸、生鏽等痕跡。”一位獨立二手車商告訴AI財經社,水泡車的價格無法用評估值估算,只能看車商經營誠信度。

一般而言,車輛泡水分爲三種程度,水淹過底盤的叫浸水車,淹過發動機機油尺的叫半水泡車,淹過儀表盤甚至沒頂的叫全水泡車。

AI財經社瞭解到,全水泡車質量風險極大,即使翻修過,依然會留下安全隱患,線路進水造成不可控的故障,後期使用中車輛問題頻發,因此建議報廢處理,正規的二手車商和二手車交易平臺是不會出售此類水泡車的,但還有不少車商視其爲“香餑餑”,雖然風險極高,但利潤也非常大。

曾有二手車商把水泡車修整過後卻按照非事故車來銷售,隱瞞泡水的實情,賣給不知情的消費者,獲取鉅額利潤,由於收車價格壓得很低,賣車時卻按照普通二手車銷售,如果是豪車,賣一臺可能都要賺上十萬元。

長期以來,河南省一直都是二手水泡車扎堆的省份,此次河南暴雨過後,不少人會擔心二手車市場又會出現大量水泡車。事實上,目前的確沒有法律規定禁止水泡車交易。

根據2005年通過的《二手車流通管理辦法》,其中對水泡車是否禁售或者強制報廢等條件並無明確規定,目前流入市場的水泡車修復效果如何,再次銷售時車況信息是否公開透明,也只能夠依賴二手車經銷商的誠信度。

“水泡車不是不能夠進行買賣,但是需要信息透明和車況公示。”對此,中國汽車流通協會會長沈進軍向AI財經社表示,雖然現行法律沒有禁售水泡車,但二手車商需履行告知義務。

推薦閱讀:

鄭州,挺住!河南遭遇特大暴雨,各方救援正在展開,願平安!(來源:original)

呼救聲透過僅存的手機餘電,從這座城市的各個角落傳來。

7月21日凌晨兩點28分,鄭州市隴海路和錢塘路交叉路口的高架橋下,一臺B5路公交已經在暴雨中被困超過11小時。

根據車上一名女乘客向全現在的講述,雨水已漫過車門流進車裡,連同司機在內,車上共有12人被困。他們一直用着僅餘的電量向救援隊求助,用手機電筒向外打燈。電話那端,女乘客的語氣焦急不安,據她透露,車裡還有三名老年人,和一名心臟病患者。由於從被困起就沒有喝水也沒有飯吃,心臟病人已經低血糖到虛脫。而在這條車道上,許多公交車仍被困着。

7月20日,鄭州市在暴雨中回家的人們。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根據鄭州氣象局統計,僅7月20日16時至17時,鄭州市一個小時的降雨量就已經達到了201.9mm,接近其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的三分之一;而自17日以來,三天的降雨量已相當於一年的降雨總量。

呼救聲透過僅存的手機餘電,從這座城市的各個角落傳來。

地鐵2號線和5號線換乘的南五里堡站,有乘客自20日下午6點被困,一直等待至次日凌晨一點,仍未得到救援。在鄭東新區,凌晨零時有小區住戶聽到,臨近的建築工地裡有人喊着救命,但無法看清工地的情況。

這些只是昨晚鄭州市內因暴雨而發出的衆多求助信息中的三則。這個創建於7月20日下午5時的微博話題“河南暴雨互助”,截至21日凌晨四時,已經發布了3.5萬條話題消息,總閱讀量達到16.7億。而參與救助的卓明災害信息服務中心簡報顯示,其在20日19時40分發布求助信息渠道後,截至21日1時56分,已收到4108條求助,且數量仍在不斷增長。

來自7月21日早晨的官方消息稱,這則暴雨目前已造成鄭州市區12人死亡。

鄭州市20日下午的街道情況。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泡在暴雨中

鄭州市民成韋是在7月20日下午三點接到通知的——公司讓員工提早下班回家。彼時,他的朋友圈已經出現了公路上車被水淹、家裡進水的視頻。離開公司時,成韋發現,地上的積水已經沒過了半個車輪。

他和平時一樣,上了地鐵三號線。原本要在東大街換乘,但地鐵並沒有在那站停下。“我在車廂裡看,(站臺)直接像是天上下雨一樣,很像水簾洞。”成韋向全現在描述東大街站臺當時的狀況,據他估計,淹水的深度已超過10釐米。

由於無法換乘,成韋只得在下一站出了地鐵。在路面上,他看到一臺公交車已經拋錨,打車軟件的排隊已經超過100人,他只能騎共享單車回家,“我往北走,那一路上的水,最少(淹)到小腿肚,最高到胸部底下,底下全是積水”。而彼時,雨依然在下。

成韋身高有1米8,到了淹水最嚴重的地方,水能沒過他的小腹。在水深處,單車無法再向前騎,他提供的照片可見,積水已沒過車把,他便鎖上車,淌水往前。如此重複了兩次,纔回到家。原本只需35分鐘的路程,這個下午成韋花了三個小時。在社交媒體中,他描述自己是“遊”回家的。

成韋回家路上的環境。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那會兒雨量大,(天色)跟晚上一樣,當然也沒有晚上那麼黑,就是非常昏暗,怕是肯定怕的。”成韋回憶,路上行人大都是踮起腳走路的,因爲怕積水下有翻開的井蓋,還有人拿着根竹子邊敲邊走。一路上都能看到拋錨的車,還有輛120救護車泡在水裡動不了。

市民張強的車也被泡在了這場大雨中。

7月20日下午5點左右,他打算離開公司。彼時從窗口望下去,附近路面積水不深,看起來像是剛沒過腳踝的樣子,張強決定開車回家,“不把車開走,可能就淹在車庫裡了”。

於是他開着SUV公司駛出公司——門口的那條路上水確實不多,剛沒到輪胎中間的位置;幾分鐘後,開到金水路時,水位已經沒過了整個輪胎。張強“開始感覺有點不妙”,他順着農業路一路往西,看到有交警站在農業路和平安大道的交叉口指揮,說是前路不通。

彼時,水已經齊腰深了。

看着路面上停着的車,張強最初以爲是在等紅燈。直到幾十分鐘後自己的車在水裡熄火,他才清楚這場暴雨的嚴重性;而直到水沒過車窗,他才意識到,自己正在遭遇多年不遇的災害。

張強跟着導航轉上了平安大道,前方水裡正停着幾輛小轎車,他沒其他路可走,索性抱着自己車底盤高的僥倖心理試圖開過去,結果車還是熄火“趴那兒了”。這時的雨大到幾乎看不清外面,水先是淹到了車窗下,很快便沒過車窗玻璃,並且透過車縫開始流進車裡。

一輛大型車從旁邊經過,掀起一陣水浪,張強的車也跟着水浪晃動、漂起,“像坐船一樣”,等到他緩過神來,自己的車已經漂到直接掉頭了。在接下來的幾分鐘,張強分別給家人和保險公司打了電話,按照保險公司的指示,不要再開火,拍好照、鎖好車門離開,“先保證人身安全”。此時他得知,已經有百十輛同車型的車被困在雨裡等待救援。

7月20日,鄭州火車站門口的汽車被淹。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張強想要下車,但車門被外部的水壓到打不開,他只能用力打開一條縫,讓水慢慢流進車裡,一直到水位與方向盤持平時,才得以推開車門逃出去。

下車的地方離家還有十幾公里遠,而親戚家要近很多,張強打着傘,將裝着證件、手機和電腦的揹包抱在胸前,“游泳似的”趟了兩三公里,敲開了親戚家的門。

此時更多的人正被困在地鐵上。根據鄭州市委宣傳部的消息,昨日下午6時許,鄭州地鐵已經下達全線網停運指令,而五號線列車因有積水沖垮出入場線擋水牆,導致在海灘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車停運。

網絡上流出的地鐵車廂視頻顯示,車廂內外全是泥水,水位已經到達女性乘客胸口的高度。來自新華社的視頻報道中,一名五號線的乘客表示,他們在車廂內被困了將近一個小時,而救援人員直至晚上8點35分纔到達該乘客的車廂。

劉可當天也乘坐了五號線。下午五點,她走出地鐵站時,得知地鐵站就要封閉了,“我們幾個女生一起扶着走,剛開始水到膝蓋,走了一段就到腰了,一個女生沒站穩被沖走了,”她向全現在描述,當時幾個人倒在一塊,而她最終被一個大哥拉住,扶到地鐵口

在地鐵站,她眼看着外面的雨水向地鐵口灌進去。由於受到驚嚇,她當時一直在哭。

成韋在20日下午3時許在地鐵車廂內拍得的站臺情況。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有地鐵五號線乘客接受《冰點週刊》採訪時稱,“最可怕的時候是在晚上九點左右,當時窗外的水已經差不多一人多高了,向後看,車廂後半截水也已經到頂,大家都向前聚在前三節車廂,我當時處於1、2節車廂的中間處,算是人羣的中間位置。水繼續漫上來,人羣后半截,水流基本已經漫到了脖子,最前面的部分也都到了胸口的位置。這個時候車廂開始出現缺氧的狀況。”而當看到車廂外水位過了頭頂後,她開始用僅存的手機電量向家人交代後事。

7月20日晚上,越來越多的求助信息顯示,在地鐵站內或站口處有市民被困。根據鄭州消防在21日凌晨0:48發佈的消息,當地消防部門已迅速出動60名救援人員參與地鐵救援,截至消息發佈時,共疏散羣衆300餘人。

一位被困者的女友向全現在轉述,在鄭州南五里堡地鐵站內靠近E口有一兩百人被困,其中有老人和小孩,站外的水已經快沒到肚子的高度。直到21日凌晨一點多,她才聯繫到關機3個多小時的男友,對方表示還在等待救援。

據鄭州市委宣傳部在今晨4時許發佈的消息,鄭州地鐵共疏散羣衆500餘人,其中12人經搶救無效死亡、5人受傷,傷者均已送醫。央視網在今晨發佈消息稱,鄭州市二七區郭家咀水庫發生潰壩,賈魯河、伊河等發生險情,河南省防指於7月21日凌晨3時將防汛應急響應級別由Ⅱ級提升爲Ⅰ級。

30小時滯留在火車上

求救聲同樣來自鄭州周邊的鐵路上。

暴雨使得多列途徑鄭州的火車停駛,臨時停靠在附近站點。截至7月21日凌晨一時,現在聯繫到K226、K599、K507、K31、K15及K206這六輛列車的乘客,他們所乘列車均因暴雨停駛,其中停駛時間最長的已經超過30小時。

7月21日,在鄭州東站,衆多市民被困在火車站地庫。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鍾升是在7月19日下午三點半從許昌站坐上K226次列車的,這是從廣州開往蘭州的快車,她買了硬座。一個多小時後,列車經過鄭州站時遇上暴雨,繼續往前開了20多分鐘後,火車在鄭州市中原區鐵路站停了下來。

“車上雖然餓,但是安全有保障,”鍾升告訴全現在,此時她已經在車上滯留了超過30個小時。她看到新聞,感覺其他地方的災情更嚴重。列車上有電,但缺水,7月20日,列車員給乘客們煮了白粥,因爲車上只有大約50個小碗,有的乘客要只能喝前面的人喝過的碗。

由於車外一直在下雨,在滯留的30多個小時裡,乘客非緊急情況不得離開車廂。7月20日晚上9點左右,新一批物資送達,鍾升拍下的視頻中,方便麪等食品先發給了老人、小孩。

畢鳴家的老人和小孩都在K507次火車上,他們原本考慮只是短途搭乘,買的是硬座票,但截至7月20日晚上12時,他們在鄭州西北部的上街站已經滯留超過30小時。畢鳴很擔心家人,畢竟在火車上吃喝都比較困難,硬座坐太久也很難受。

7月21日凌晨一點,全現在聯繫到楊強時,他所乘坐的K206正滯留在鞏義市火車站。據他透露,火車滯留已超過24小時。車上電力會間歇性供應,飲食等物資也都能買到。

“主要是吃喝消費不起了,太貴了,而且火車不通的話,還得想辦法打出租車坐大巴車走。”楊強覺得,滯留對他最大的影響就是飲食和交通的花銷大了,一天光買食物要花去六七十元。

據中國鐵路集團的消息,包頭至廣州的K599列車在7月20日下午4時因暴雨停車,因暴雨淹沒鐵路,水流衝擊導致路基下沉,K599次列車機的後第3和第4位車輛發生傾斜。

李蕾目睹了整個傾斜過程。她是K599次列車2車廂的乘客,在的位置正好靠近3車廂。她告訴全現在,傾斜不是突然發生,人羣也轉移得較快,所以沒有人受傷。從李蕾提供的拍攝於下午5時18分的視頻可見,鐵道上的石子被大雨沖走,軌道旁的牆也倒了。隨着雨越下越大,火車一直停在路上,雨水逐漸衝成了一個漩渦,慢慢地把鐵軌下面的石子全部沖掉了。

隨後,李蕾所在的2號車廂也開始傾斜,車廂乘客便向後轉移至其他車廂。據李蕾瞭解,傾斜車廂已經進行了人工斷開,而火車則在昨晚往回開,晚上11點左右,停靠在距離鄭州北站不到4公里的南陽寨站。

“晚上7點左右停電了,停電後,大家都一直在說熱,畢竟火車窗戶開不了特別大,人又多。”李蕾告訴現在,南陽寨站候車廳的座位不多,很多乘客就坐在地上。車站和月臺不像車內那麼悶熱,她覺得舒服多了,只是買不到水喝,“我一直在刷微博,看好多人都在那水裡泡着,然後還有什麼變壓器爆炸,肯定都比我們這要危險得多”。

7月21日凌晨一點左右,K599列車恢復了電力,乘客也都回到了車廂內。李蕾透露,但直至21日早上6點半,列車仍然滯留在南陽寨站,乘客也不知道接下來的安排如何。

“現在物資好像也過不來,我是沒吃的了。”李蕾認爲,目前乘客最大的問題就是“斷糧”。

20日晚,K599次列車乘客在南陽寨站。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7月21日早6點開始,“河南暴雨互助”的話題熱度再次上升。在剛剛過去的這個雨夜,因爲多地停電,多名鄭州市民對全現在表示,他們要留着手機中僅存的電量,好和家人聯繫。接近凌晨1點時,成韋站上了家中的陽臺——那是信號最好的地方。電話裡,他說附近小區都停電了,他家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停;聽說水庫會有危險,他需要思考晚上剩下的時間用來做什麼,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不能睡得太死。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均爲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