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孩子都走?她批政院第一回應像恐嚇民衆 「政府責任是釐清問題」

立法委員王婉諭。(圖/記者李毓康攝)

記者杜冠霖臺北報導

藝人郭彥均日前在臉書發文提及「看到這(麼)多孩子就這樣走了」,引來政院蘇貞昌揚言要究責查辦,後刑事局表示,是要查辦散佈相關訊息的內容農場發文,無約談郭彥均計劃,對此,立委王婉諭表示,藝人只是表達出對於醫療負擔的擔憂,「政府責任釐清問題,我認爲行政院和指揮中心第一時間的迴應,根本就只是在恐嚇民衆。」

刑事局29日召開記者會表示,目前尚無約談藝人規劃,也尚未有任何偵查動作;刑事局解釋,社羣網路疫情不實假訊息,警方都需先函衛福部疾管署來進行認定,若疾管署認定郭姓藝人發文涉及散播疫情假訊息,才能依觸犯《特殊傳染性肺炎防制條例》偵辦。

王婉諭表示,失去至親,對任何人來說,都是難以承擔的痛,是生命中難以填補的缺口。這幾天,「很多孩子走了」這句話,突然成爲社羣討論的焦點,許多人不斷爭論這句話的真僞,「甚至有很多人跑來留言問我,因爲疫情,走了十個孩子算多或少?老實說,我認爲這樣的問題,不只不合理根本就是莫名其妙。」

王婉諭指出,生命本身就是無法被量化的,每一條生命的價值,都不應該有輕重之分,「我們眼中陌生人,都有可能是某些人的至親、至愛。而作爲一個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怎麼可能劃出一條絕對的標準,去論斷他人的生命,去評價怎樣叫做多,怎樣叫做少?」

王婉諭感嘆,從疫情爆發以來,自己一直強調,逐步邁向共存的路途上,無可避免地將會面臨到社會共同的失去。但這並不代表,每一條因此離開的生命,就只是疫情報告上的一個數字而已。對於逝去的生命,存有同理,並且從中記起教訓,接住下一個人,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如今,​​這一條條寶貴的性命,卻變成各政黨操弄的工具、淪爲無意義口水戰坦白說,真的讓我感到非常心寒。」

對於防疫政策,王婉諭指出,剛從瑞士返臺,讓自己對於臺灣的疫情狀況深有感觸,「過去兩年來,臺灣的疫情控制得當,讓我們免除了面對像國外那樣無數生離死別的狀況。而確實,直到現在爲止,從總染疫數和死亡占人口比來看,臺灣也仍算得上是國際的前段班。」

王婉諭表示,然而,與此同時,相較於全面解封的國外,疫情真正的挑戰也纔開始不久而已。不分陣營大家花那麼多時間跟精力在討論是多或少的問題,而不去思考該如何預防下一個悲劇發生,老實說,只是無意義的內耗而已。

對於防疫表現,王婉諭表示,事實就是:這兩年來的防疫工作,確實爲我們爭取到了珍貴的準備的時間,讓疫苗口服藥可以趕上期程。但與此同時,在走向共存的路途上,我們沒有完全做好準備,才讓前幾周快篩缺貨、口服藥開立流程混亂、醫院量能塞爆。

王婉諭指出,而政府在這個時刻的關鍵責任,應該是趕快去釐清問題在哪裡,去梳理這 10 個孩子與家庭,從篩檢、確診、聯繫、到就醫的流程當中,究竟遇到了哪些問題與困境。除此之外,在「言論自由」的部分。有心人士集體性的製造假消息,在第一時間刻意操作,想要把臺灣民衆的恐懼與善良當棋子,製造更多社會對立,這種做法當然不可取,甚至應該依法辦理。

王婉諭表示,回頭去看,自己並不認爲最初發聲的藝人,有違背這樣的原則。反之,他只是表達出對於疫情的憂慮,以及對於醫療負擔的擔憂而已,「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認爲行政院和指揮中心第一時間的迴應,根本就只是在恐嚇民衆。」

王婉諭指出,放諸全球,在實行疫情管制的時候,都會把兩件事看得最重要:溝通和信任。政府必須要放下傲慢,誠懇地與大衆溝通,讓所有人知道我們面對的是什麼、需要努力的方向是什麼。而政府也必須重建與社會的信任,讓所有人都能夠有共同的信念,攜手對抗疫情。這些事情,是嚴刑峻法,甚至不合理的言論管制,都無法做到的。

王婉諭表示,仇恨與威脅,只會分化彼此。臺灣社會已經共同走過疫情下的 800 多個日子,我希望大家停止用選邊站思維來面對當前遇到的問題。用最謙卑的姿態來面對每個逝去的生命、用冷靜的態度來面對眼前的危機、用相互同理的心態來擁抱身邊每個人。不恐慌、不仇視、不濫用話語權與資源,我們才能繼續往前走,走向一個真正能跟病毒共存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