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英語破產學員“背鍋”親歷者講述“被套”經歷

(原標題華爾街英語破產學員背鍋親歷者講述“被套”經歷

本報記者 桂小筍

8月17日中午,華爾街英語學員芸羲化名)收到了法院短信,此前向法院遞交的華爾街英語培訓中心關於教育培訓合同糾紛的立案申請,已通過材料初審,這讓她緊繃數天的情緒多少有些緩解,但是,距離要回自己12萬元的學費,這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

回望在華爾街英語上課的這些時間,芸羲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講述諸多細節嘗試還原被華爾街英語一步一步“套牢”的經歷。

格式合同約定條款漏洞

芸羲最早接觸華爾街英語是在2012年,當時正好有學習英語的想法,逛街時碰到了華爾街英語的營銷人員,最終報名了價格爲39500元的課程

“按照當時合同的約定,我的學習時間是從2012年12月31日至2014年12月30日,但是,在此期間,上課、消課並不順暢。在工作、搬家等情況下,一直到2014年12月30日,課程還是處在‘基本沒動’的狀態。”芸羲介紹,這個時間段裡,爲了方便上課,也換過校區,第一次免費,以後每挪動一次,按合同約定要交500元費用

此後,由於工作變動,芸羲曾短暫離開北京,幾乎沒怎麼上過的英語課程就此凍結。

消費者商家簽訂帶有格式條款的合同時,有權就格式條款的內容與商家協商,但實踐中,消費者最終能夠修改格式條款的情況並不多見。”北京市京都律師事務所朱元霄律師對《證券日報》記者介紹,根據華爾街英語一方制式合同的內容來看,並未就“如果在合同有效期內,學員未完成學業,剩餘課時及學費的處理情況”進行約定。針對該情況,學員可以通過事後協商的方式與華爾街英語達成補充協議,在協商不成的情況下也可以通過訴訟方式解決。具體到本案,學員在第一次和華爾街英語簽訂的合同中,並未約定如果合同到期,學員未完成學業應如何處理。

“2018年回北京之後,我去學校諮詢怎麼才能把課程激活,對方告訴我,只有繼續繳費升級課程,才能把課程激活,而爲了升級課程,華爾街英語的工作人員推薦我進行了網貸,貸款了7萬多元。”芸羲對《證券日報》記者介紹,續約後的合同有效期至2020年11月底,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華爾街英語最終將合同延期至2023年。

爲激活課程只能續費被“套”

在合同到期後,華爾街英語卻單方告知“只有繼續繳費學習才能激活剩餘課程”。朱元霄律師認爲,這一說法僅爲華爾街英語一方單方表示,並未與學員進行協商,實質上侵害了學員的權益。同時,該說法更是對學員造成了誤導,進而導致大量學員繼續充值繳費,以激活之前的剩餘課程。

事後回想這幾年的經歷,芸羲覺得,“被華爾街英語‘誘敵深入’了,感覺每次走進學校,不續費出不來。而且,一些關鍵的條款,例如像我這種,到期沒有學完課程如何退費,合同裡完全沒有約定。”

由於2019年工作繁忙、後來各種瑣事,芸羲並沒有覺得華爾街英語有什麼不對勁。“雖然2020年線下教育受疫情影響,但華爾街有線上課程,而且後期線上課程的比重越來越大。一些敏感的學員2020年就覺察到教職人員頻繁離職、學員經常被通知要更換學習中心、課程轉爲純線上等異動,但更多的人是在今年8月12日,有媒體報道公司可能破產之後才警覺。就在8月11日,我所在的校區當晚還有一節直播課,臨時取消。

8月12日,華爾街英語可能破產的新聞見諸報端。此後,學校人去樓空、職工欠薪、學員追討學費的消息此起彼伏,截至目前,如何拯救當下的困局,華爾街英語沒有給出方案

事情發酵了幾天,芸羲收到了華爾街英語發來的一封郵件,“郵件基本等於啥也沒說。隨後,更多的人選擇了走司法程序,去法院起訴,並找監管部門投訴,陸續有同學收到回電,監管部門對這件事情很重視。”

根據芸羲提供的起訴書顯示,她要求判令解除簽訂《華爾街英語課程註冊合同》及相關協議,並返還2012年12月31日豪華級課程(S3-U2的8個級別課程中未完成學習的7個級別),以及在2018年5月20日、5月21日打首付款的含未學完的豪華級課程升級爲VIP課程後(L5-L15的11個級別、Deluxe課程L16-L17的2個級別)的課程費,共計120612.5元等。

“整個課程分爲不同的級別,其中,第二次支付了4200元首付和51850元網貸。合同簽訂後,共向華爾街英語給付課程費125550元,僅履行完畢2012年的1個級別的課程。仍有120612.5元的課程未履約。”芸羲說。

對於華爾街英語相關事項的後續進展,《證券日報》將繼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