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岸邊的老村新家(逐夢)

圖爲河南省濮陽市範縣千安社區。  季 瑋攝

“知道不,咱廠又有大訂單了!”

“都看上了咱黃河人家的手藝啊。聽海英嫂說,都有回頭客了!”

話音未落,在場的人都笑了。

2021年初冬的一天,我再次來到河南省濮陽市範縣千安社區――這裡是河南省的黃河灘區遷建安置區試點。路過一家塑藤編織廠時,看見人們一邊兩手翻飛地幹活兒,一邊高興地說笑着。2016年8月,千安社區迎來範縣張莊鎮前房、後房、雙廟朱、李菜園王英五個灘區村數千名羣衆的入住。一晃五年過去了,變成社區居民的灘區百姓,不僅告別了水患和貧窮,生活方式和精神面貌也煥然一新。

說話的是張玉芳儲月霞。她們口中的海英嫂,全名韓海英,是這個廠區的經理。韓海英來自前房村,今年三十九歲,是千安社區選樹的“鄉村出彩巧媳婦”。

張玉芳、儲月霞也是前房村的媳婦,年齡都在三十三四歲。張玉芳說,以前在外地打工,一年只能跟家人團聚一兩次。每次視頻聊天,說不了幾句話,一想家想孩子,就流眼淚。現在在家門口上班,省了房租、路費等開支,算下來不比外面差。“最好的是,一家人終於在一塊兒了。”張玉芳笑了。

“可不是,外出打工那些年,一會兒北一會兒南的,沒個安穩的時候。租個屋子住,面積小,房租貴。現在住這麼大的房子,還是兩層,寬敞得住不過來。”儲月霞接過話茬。

千安社區與灘區老村隔着黃河大堤。我登上大堤時,與韓海英正好碰了個對面。韓海英正在用手機錄視頻。連日天氣晴好,黃河水勢平穩,在初冬暖陽的照耀下,滿目波光粼粼。堤下就是灘區老村。

韓海英興奮地說:“老村變化太大,我都快認不出來了!”

是啊,老村變化這麼大,我也快認不出來了!

前房、後房、雙廟朱、李菜園、王英五個村莊都坐落在黃河岸邊。昔日,住在這裡的人們,窮其一生都在挖土墊臺、加高房子。那時,黃河差不多每五年就會氾濫兩次。人們就這樣在淹了建、建了淹,淹了再建、建了再淹的過程中抗爭着,始終難以走出貧困。

2018年年底,隨着最後一批羣衆遷往社區,灘區老村的復墾工作立即緊鑼密鼓地開展起來。現在,五個村的宅基地全部復墾完畢,且已流轉出去。村民不用動一杴一鋤,就可以用土地入股分紅。

一路走來,果蔬大棚、花卉苗木縱橫連片,哪還有一點兒老村舊貌?舉目望去,那些高低錯落的房子不見了,那些曲裡拐彎的街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沃野千頃,是一馬平川。

繞過一座果園,我們與一渠黃河水同行。它沿途滋田潤禾,一路澄沙汰礫,漸成一股清流。至前房村,折身轉向一個五十畝的魚塘,水面陡然變得開闊。鳥飛長空,魚翔淺底,林木一片葳蕤。

這裡,是前房村的活水養魚基地。這條渠,叫豐收渠。

老村復墾後,前房村兩委在市裡派來的駐村第一書記趙俊偉幫助下,多方籌資,建起一個頗具規模的黨員創業示範園。他們種了一百畝新品種秋月梨,在梨樹下養了兩萬只肉鵝,帶動全村貧困戶增收致富。灘區老村廢舊坑塘治理期間,他們又搶抓機遇,引黃河水進村,新建了一個活水養魚基地。大池塘上劃出若干小池塘,分別養蝦養蟹養魚。魚有數十種,尤以黃河鯉魚最爲出名,曾受邀參加省脫貧攻堅優秀成果展,產生良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

前房村黨支部書記兼村委會主任房愛銀,此刻正穿着防水衣褲和村民張網捕魚。沉甸甸的網兜裡,竟有數十條一二十斤重的大魚。有圍觀者舉着手機,建議他和魚合個影。房愛銀半跪在網前,探身抱起一條一米多長的大魚。儘管魚兒濺得他頭上臉上全是水,可他的眉裡眼裡卻全是笑。

張心善是大李莊村人,大李莊村距王英村不遠。三十一歲的張心善,先前曾在山東、江蘇等地經營字畫、工藝品等生意。王英村較其他村復墾早,張心善搶佔先機,來到王英村創業,先後流轉七百畝土地,發展特色養殖和特色種植。他養了七百頭牛、六百畝蚯蚓,種了數十畝優質品種葡萄、數十畝優質品種草莓,此外還有數十畝櫻桃樹和獼猴桃樹。

如果單看養了多少這個、種了多少那個,是看不出什麼門道的。其實這裡面大有講究:牛吃剔除下來的果蔬枝葉根莖,膘肥體壯;蚯蚓吃牛糞,生機勃勃;蚯蚓糞疏散蓬鬆,用它爲果蔬施肥,根深苗壯。張心善有七個大棚裡的草莓使用蚯蚓糞作肥料。那些草莓無論地栽的,還是盆栽的,無不長勢喜人。他一連拿起好幾盆草莓給我們看,每一盆底部都被穿透,伸出密密匝匝的根鬚。他說,到時會連盆帶草莓一塊賣出去,將這種有機種植介紹給更多人。

可別小瞧了蚯蚓。蚯蚓通過吞食、消化、排泄、鑽洞等活動滅菌鬆土,可有效改良土壤結構,促進作物生長。蚯蚓本身還是一種中藥材。另外,蚯蚓還是上好的魚餌,可賣到五六十元一斤。蚯蚓糞作爲有機肥裝袋出售,十分走俏。張心善說,來年春天,他準備擴大蚯蚓養殖規模,建一個有機肥廠。

“通過這幾年的實踐,不少人已經認識到了蚯蚓的價值。有林場場主找上門來,讓俺去他們那兒養蚯蚓,而且提出租他們的地可以免租金。”張心善笑着說。

種養雙贏,環環相扣,每一個環節都能盈利。一個生態高效的循環經濟農業生產鏈條,已在灘區老村一帶悄然形成,這邊廂牛羊成羣、魚蝦滿塘,那邊廂稻鴨共作、瓜果飄香。

石桂蓮家的房子,上下兩層,寬敞明亮。這天她一大早起來,走到老姐妹劉秀梅家,兩人約好把近期編好的塑編產品送到塑藤編織廠去。

劉秀梅家院裡有一輛三輪車,她正在往車上裝塑桌椅。她說:“把廠裡的活兒拿到家來幹,可以多掙不少錢哩。”

劉秀梅和石桂蓮不僅都來自前房村,還有一個共同的經歷,眼睛曾短暫失明。趙俊偉入戶走訪時發現了問題,及時把她倆送到市裡醫院,做了手術,兩個人才重見光明。劉秀梅說:“失明瞭,又能看見東西了。老了,又能幹活掙錢了。這日子,真是好得沒話說啊!”

廠子離家不遠,一會兒就到了。韓海英隔着玻璃門看見她倆,趕忙迎出來,一邊招呼幾個年輕媳婦幫着卸車,一邊責怪說:“兩個老人家也真是的,不是早說過,打個電話就行了,咋又跑來了?”

“這不是也沒有幾步路嘛。”劉秀梅說:“再說,還得拉新料回去,接着編啊。”

韓海英揚手喊來驗貨員驗貨,然後叮囑對方,完事後領老人家去財務那結算工資。廠裡實行計件工資制,十天一結算。韓海英說,她過去在外地打工時吃過拖欠工資的虧,如今自己做主了,決不給大家添一點兒心理負擔。

這個廠主要生產加工沙發、桌椅等,產品遠銷海外。廠裡常年用工一百多人,爲社區留守婦女、老人、殘疾人拓寬了靈活就業的門路,人均月收入三千元。如果想多勞多得,或不方便來廠裡,還可以像石桂蓮、劉秀梅這樣,把活兒拿到家裡去做。灘區人勤勞樸實,務農之餘不是編柳條筐、織蘆葦蓆,就是扎箕子、打草苫,一雙手沒有閒過。如今從事塑藤編織,不是什麼難事兒。

王英村的石賢增行走不便。這些年,黨和政府沒少幫扶他,爲他落實了“兩不愁三保障”等政策。現在,塑藤編織讓他的一雙巧手多了用武之地,令他對生活信心大增。韓海英說,石大哥經手的產品,都是信得過的免檢產品。石賢增說,靠一雙手“走路”,日子一樣有奔頭。

翌日早起,我特意選擇沿黃河大堤返程。大堤高如山樑,兩旁林帶莽莽蒼蒼。往這邊看,黃河波瀾壯闊,一往無前,跌宕起伏的浪濤裡躍出旭日;往那邊看,社區歲月靜好,高低錯落的樓羣間走出車流人流。

聽着晨風送來的陣陣林濤、隆隆潮聲、聲聲鳥鳴,我不禁想,這黃河岸邊的老村新家,一年一個模樣。也許用不了多久,又是一幅嶄新圖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