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竣民/臺海若開戰 誰先上?誰能上?誰想上?

▲採購先進裝備固然重要,但不論國際環境如何變化,官兵勤訓精練纔是國人是否有信心持久「抗中」的關鍵。(圖/總統府flickr)

黃竣民/「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美中關係在這些年明顯的陷入低潮,令全球關注的「拜習會」一上場立即引發全球關注,目前這兩大軍事與經濟強國的角力,雖然總是若即若離,讓人霧裡看花,但是否連帶能爲緊繃的臺海關係帶來一絲新契機,恐怕纔是我國軍高層該緊盯的發展重點。

不然,光是這幾年海峽兩岸升高的緊張關係,讓國人反覆在武器軍購兵役制度後備動員…等議題上的糾結,着實已經對社會民心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

▲雖然國防部長呼籲外島守軍要我死則國生,與島共存亡,但實際能在官兵中產生出多少效果卻令人質疑。(示意圖/路透)

不過,在國內除了聽到政客名嘴們一貫呼着「抗中保臺」的口號外,對於一般人而言,這種政治性的大內宣效果似乎也越來越難獲得共鳴,畢竟講廢話的是政客,上場臨戰的可是老百姓啊!

國防安全壓力升高

即便在這一段期間美國不少官員發言時對臺灣使出的詞藻,總令人覺得對臺灣的友好程度遠勝中國,所以造成國內高層對於美國在這些國防與外交上應接不暇的伎倆,總是喜歡陶醉於一種空洞且虛幻的承諾里,卻不知若當美國與中國的利益關係轉變時,到頭來又落得裡外不是人的尷尬情境。

看着國防安全所面臨的壓力急遽升高,這也將國軍部隊在各個面向的缺陷暴露出來,或許這時才驚乎原來臺灣對於面臨戰爭的準備遠遠低乎外界所想像,也許是因爲這樣才讓美國倍感壓力,從而施加更多壓力!

儘管外媒對國軍「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評論已經一再出現在各大媒體,卻仍難以讓政客們收斂與警覺,依舊樂衷於「死道友,不是死貧道」的精神勝利法中。

但反觀國內不論是屢創紀錄的軍事採購案停不下來、連軍事訓練役的訓練內容也一改再改、還有後備部隊新編與動員教召的改制,就連社會輿論的氛圍都傾向「徵兵制」,卻仍無法在國內的青壯年中取得更多「抗中保臺」的信心,這與政治人物叫囂的口號幾乎形成反比。

國防部日前發表了110年版的「國防報告書」內容,卻無法轉移時下因爲教召政策所引起的廣大民怨。(圖/軍聞社

國防部既以認定我國的兵役制度已經以志願役爲主,並從兩年徵兵轉爲募兵,服役時間最少4年,役期長且訓練精良,因此對於最近外界曾提出有關恢復「徵兵制」的議題與意見,國防部並不會主動發起;並認爲外界以四個月期的軍事訓練役來評估國軍整體戰力是不正確。

即便國防部再怎麼信心喊話,卻依舊提振不了多少民衆的信心與觀感。畢竟,國防實力的累積是一點一滴,即便對外採購裝備也有交貨的時間差,接裝後還得有換裝訓練的期程,不像媒體揠苗助長的報導,因此任何一個斷層都會造成不等程度的影響。

▲不怕不平等,只怕不公平的動員教召,在明年起推行新制後會產生的民怨幾乎可以預期。(圖/國防部後備指揮部)

而臺灣現今所面臨中國的軍事威脅測試,正是驗證國軍建軍備戰虛實的好機會,只是目前光是模擬測試的結果就已經令人提心吊膽了,一旦面臨中國解放軍採用全新的用兵思維與戰術,還能保有多少在漢光演習時「逆轉勝」的幻想?

看看立法院公告的相關訊息,不正直接指出國軍在部隊基本實務運作上的虛有其表,而這樣的文化終於也到了被嚴苛檢視的時機。

空軍面對中國軍機驟然升高的騷擾頻率,加上本身因爲飛行事故的後遺症,造成時下青年對於飛行志業的打擊時,空軍仍一心只想擴充戰機數量、甚至擴編新單位,卻無視於不管採購或國造新機,都無法於短時間改善空軍在「座艙比」長期偏低的窘狀

國軍兵力短缺

看着空軍F-16V型戰機風風光光的接裝典禮,再回想月前中正國防幹部預備學校所公告的「110學年度高中部新生甄選入學錄取結果」,空軍飛行預備生竟然在各軍種最低錄取總成績上墊底(僅20.5分),更創下與空軍地勤預備生相差70分的驚人差距,而遭譏諷是「只要視力、不要智力」的慘狀,這叫辦學單位情何以堪

▲空軍雖然努力增加與換裝新機種,卻依舊陷在如何解決飛行員荒的困境中。(圖/軍聞社)

如果新型戰機的造價日益昂貴,但飛行員的素質卻每況愈下,如果戰備壓力大、風險高的現狀無法緩和,後果也不難預測。

短時間裝備大量更換也造成兵力短缺的疑慮,導致各軍種搶員額的傳言甚囂塵上,但是國軍部隊在整體日常實務上的改變並不多,而且勤務、示範、講習、宣教事項…多如牛毛,即便是基地或參加聯訓的單位也都難以置身事外,這也就不難看出各軍種第1類型戰鬥部隊畸形的編現比發展。

如果以編現比平均數的障眼法,當然整體編現比均高於8成,但只要深入一點便不難看出,那些所謂艱苦單位或硬鬥部隊的組成,不論是官、士、兵都難以達到8成的官方數字,這樣失調的部隊發展結構,卻天真地只以爲用各種名目的「〇〇加給」就能解決。

但回顧行政院在2015年起,陸續同意國防部增(加)發戰鬥部隊加給、留營慰助金…等項目後,截至今年6月底各主戰部隊的編現比卻依舊不理想。

▲裝備老舊的機甲部隊…等第一類戰鬥單位,由於維保勤務吃重,一直都是招募與編現比會出現困難的部隊。(圖/軍聞社)

再者募兵制施行以來,招募單位幾近無所不收的陋習,造就每年將近1/5的志願役士兵進來了又馬上走,這樣比例流水的兵別說只是浪費訓練資源,最可怕的後遺症卻是對國軍部隊現狀與形象的反宣傳!

雖然日前國防部亦發表了110年版的國防報告書,其中內容就「區域情勢」、「國防戰力」、「國防自主」、「國防治理」與「榮耀國軍」五大領域進行闡述,但能產生的共鳴效果幾乎微乎其微,因爲這些官樣文宣早已被社會上主力的「憤怒7年級」給蓋過。

如果軍政首長只會拿着麥克風一再吹哨壯膽,卻無視於解決部隊根本性的問題,那國人真想問臺海萬一開戰誰先上?誰能上?誰想上?

熱門點閱》

揭仲/共軍登陸作戰模式威嚇臺海 國軍新「防衛作戰構想」又如何迴應

► ET民調邱明玉/陳時中、黃珊珊各有執政包袱 蔣萬安選戰考驗正開始

► ET民調》黃光芹藍白2024年勝利方程式:1加1才大於2!

► 拜習會》王高成/臺海議題恐惹衝突 避戰成美中臺關係變數

●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