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劇微電影《小店春來早》榮獲國際獎項

2021年11月5日,2021年第十七屆中美電影節舉行獎頒獎典禮,由安徽劇院出品、安徽電影集團攝製的徽劇微電影《小店春來早》榮獲中華文化國際傳播力獎”和“年度金天使獎”。這也是徽劇首次藉助電影形式傳播並在國際獲獎。

固守徽商誠信本色

《小店春來早》是安徽省著名編劇侯露創作的徽劇小戲,她從浩瀚的史料中發現了一篇小記載,編寫成劇本。當徽劇青年演員汪傑來找她時,正是徽劇最低谷時期,演出市場低迷,劇團拿不出錢來排戲,演職員們不得不靠兼職掙外快維持生計。汪傑對侯露說要自籌金費排戲,侯露把劇本給了他。這其中,有信任,也有對汪傑和他同學對徽劇的堅守所帶來的感動。

該劇主要描寫裕德隆貨棧掌櫃汪德發“一文錢”起家,生意做大了之後攜妻準備榮歸故里過年。不料其妻秀蘭受奸商矇騙,高價購進假參,並售出部分。汪德發發現爲假參後,寧願自我損失,也不願以假賣假欺騙他人,堅持燒燬假參,賠償客戶損失,寧願虧得只剩一文錢,也要以德爲本,重新打拼,固守徽商誠信本色。

《小店春來早》立上舞臺後,很受觀衆歡迎,並爭取到了國家藝術基金進行打磨,提煉,成爲送戲下鄉、進校園,久演不衰的好戲。但是,誰也沒有想到它會走進微電影,一炮打響,並走出國門,向世界講述一個安徽故事,贏得了榮譽。

對於徽劇這樣一個古老劇種,怎樣跟上時代?徽京劇院領導打開思路,看到“微電影”小投入,大傳播的優勢,按照中央對戲曲藝術繁榮發展“兩個轉變”的要求,與素有拍攝戲曲電影傳統的安徽電影集團聯袂合作,啓動了徽劇微電影的拍攝。

在劇組的努力下,徽劇《小店春來早》第一次用微電影的方式表現徽劇精華,體現了古老徽劇的藝術之美。徽州古牌坊、古建築、春天油菜花、清清溪流,這些元素是過去舞臺徽劇沒法呈現的,藉助電影手法,有拓展了徽劇發展空間。影片在線上播出後,榮獲了當年第五屆中國戲曲微電影表彰盛典最佳故事片獎;“法治中國·美麗綿陽”第四屆中國(綿陽)科技城法治微電影大賽十佳導演獎;安徽省“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築中國夢”主題原創網絡視聽節目三等獎;產生了廣泛的社會影響和國際影響,成功地跟上互聯網時代,成爲互聯網戲曲的一個小中見大山水交融、曲美人靚的傑作。

兩種藝術的融合

沒有什麼是一蹴而就的,此次徽戲微電影的拍攝也是一樣的。

微電影和徽戲的結合具有時代意義。“所有的都是新的,電影導演第一次拍徽戲,徽戲演員第一次演微電影。”該片導演蔣超也是第一次用微電影的手段拍攝徽戲,“演員與導演之間是要建立互信的,只有在信任的基礎上才能達成完美的合作。遺憾的是這次和徽戲演員們合作美中不足的是磨合時間太短了,下次合作肯定更好。”微電影常常追求細膩的情感表達,當戲曲演員表達的情感過於外放時,蔣超導演覺會習慣性的喊咔。而另一邊演員們因爲戲曲表演大多是表演給臺下觀衆看的,難免情緒誇張化。“我常常唱到一半就被喊停,可把我難受的!”對於導演對鏡頭的打磨,女主演羅麗萍笑着回憶,“我們戲曲就是要外化心理情緒,一下子讓我們收住,哪裡收得住嘛!”

在回憶起微電影拍攝時的經歷時,男主演汪傑也笑着談道,“微電影微電影就是小投入,我們沒什麼經費,一場騎馬回家的戲都是用騾子拍的,我連着在那騾子上坐了兩個小時哈哈!”儘管困難重重,汪傑、羅麗萍、與副導演杜銘製片人劉濤都是徽劇班老同學,憑着一腔對徽劇的熱情,他們凝聚成一股繩,帶着徽京劇院的夥伴們,勇敢的嘗試,嚴謹的守正,終於不負所望甚至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走向世界,獲得了第17屆中美電影節的大獎。

談到參評中美電影節,該片製片人、徽京劇院書記、副院長劉濤說,“我們劇院到日本、歐洲的國際舞臺上演出很多次了,但是參評國際電影節這是第一次。當蔣超導演跟我們商量要不要參加時,我們劇院領導班子研究了一下,認爲只有大膽嘗試,才能跟得上時代,徽劇纔會有更好的發展前景。至於能不能評上獎,那都不是我們考慮的事。”編劇侯露也說,“我是聽說入圍了趕緊在網上搜尋中美電影節相關資料,中美電影節含金量很高,張藝謀等大導演都參加過並獲獎,這屆電影節有中美兩國幾十個官方大網站參與,中國參評的影片有很多像《中國機長》那樣大投入、大製作、重量級的大片。相比之下,我覺得《小店春來早》能入圍就很不錯了!畢竟咱們是個十幾分鐘的微電影!”蔣超導演笑着說,“現在微電影勢頭很強勁喲,過去要進電影院看電影,現在都在手機上看電影,時代變了,所以不能小看微電影的傳播力,它是小中見大!就拿我們這部片子來說,短短十幾分鍾,信息量很大,安徽的山水人文、徽商精神、徽劇魅力、等等安徽元素都凝聚提煉在裡面了,怎麼不打動人呢!”是啊,遠隔千山萬水太平洋,網上報名、網上展播、網上投票,決定勝負的是內容、是品質、是人類相通審美趨向!

講好中國故事

藝術來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該片的副導演,同時也是演員之一的杜銘在談到徽戲的表演藝術時說道,“我們的戲曲講究四功五法,這次的徽戲表演主要是在青陽腔的基礎上略有改動,初次‘試電’,努力貼近現代化的表現手法,但我們的舞蹈身段都是有保留的。”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徽戲首次嘗試運用現代影視技術實景拍攝,提升了傳統戲曲的魅力,拓寬了徽劇的傳播推廣,探索了非遺傳承的新途徑,爲古老的徽劇藝術披上“浪漫”的時代外衣。

國際友人將《小店春來早》翻譯成《一便士》說明他們看懂了,說明我們優秀的戲曲文化傳播出去了。”汪傑感慨道。此次《小店春來早》在中美電影節上獲獎是對中華優秀文化徽戲的肯定。“這部戲不僅僅是個小小的摺子戲,更是中華優秀文化的集中表現。這裡面蘊含的徽商在外成就,回報家鄉、擔負社會責任的精神。”在儒、道思想的影響下,徽商也有超越“利”字的更爲崇高的動機,他們相信自己的事業有着莊嚴的意義和價值。徽商在發跡之後,興辦義學、樂善好施、築橋修路、救災濟荒,擔負起社會責任,真正能做到達則兼濟天下,這些精神放之今日依然是很有借鑑意義的。

劇照

跟上年輕人步伐

“我們在戲曲文化的傳播上努力地向前跑着,爲後人跑出更廣闊的發展空間。”侯露編劇這些年一直致力於戲劇文獻的收集與整理。她說,這次徽戲與微電影的碰撞無疑是在戲曲文化傳播上的一次領跑。“手機時代下,我們捨棄戲臺也是很痛心的,戲臺上跟臺下觀衆眼神的互動間,帶着對戲劇演員的肯定,這是網絡傳播無法帶給我們的。但是這樣的時代下,必須要跟得上年輕人的步伐,年輕人是我們傳承文化的主力軍。微電影的形式可以讓大家隨時隨地可以看到我們的戲曲,穿越時空和戲曲進行心靈的碰撞,卻也是戲臺無法做到的。”

用電影記錄戲曲,還是用戲曲助推電影?這也是導演蔣超在影片中思考的問題。他說,“電影是舶來品,它在中國落地的第一部片子就是京劇《定軍山》,今天在世界電影的品種裡,戲曲電影最有中國特色!同樣是中國故事中國人,戲曲有獨特的表達方式,我們導演要做的就是怎麼把戲曲的表達方式和電影的表達方式統一起來。包括演員的表演、實景與劇情設置的意境,大量的虛實關係都要找到一個契合點,融入起來,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此次《小店春來早》在國際上獲獎既是用微電影手法融入徽戲,充分展現中國戲曲的魅力,也是用徽戲的方式展現中華民族的人文精神。“文化力量穿透歲月,跨越國界”,微電影雖小,卻在提升文化自信上大有裨益,它拓展了徽劇的表現領域,同時,徽劇融入微電影,也會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走得更遠,對人類的貢獻更大。(文/周玉冰 王榮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