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寶如含淚哽咽談失智父 難捨「怎麼又失去了」

紀寶如談父親失智,忍不住哽咽。洪秀瑛

紀寶如談父親失智,眼眶含淚。洪秀瑛攝

紀寶如(左起)、文夏文香。洪秀瑛攝

李炳輝夫婦。洪秀瑛攝

紀寶如(右起)、林沖石中玉林松義司馬玉嬌紀麗如臺灣優質生命協會提供

林沖。臺灣優質生命協會提供

石中玉以往有「小崔苔菁封號。臺灣優質生命協會提供

司馬玉嬌。臺灣優質生命協會提供

阿忠。臺灣優質生命協會提供

歲末送暖餐會。臺灣優質生命協會提供

歲末送暖餐會。臺灣優質生命協會提供

文夏與老婆文香。臺灣優質生命協會提供

臺灣優質生命協會理事長向娃秘書長紀寶如今邀資深藝人及獨居長者出席「2020弱勢長者歲末送暖餐會」,紀寶如的爸爸罹患帕金森氏症多年,近年病情惡化,爸爸不記得妳的時候會心碎?紀寶如忍不住眼眶含淚,哽咽地說:「我之前和爸爸關係不好,但我沒有後悔,但這將近10年來父女關係有慢慢變好,到他現在又開始慢慢忘記我,我會有一種『怎麼又失去了』的這種感覺,但這就是過程」。

她說爸爸平時由媽媽照顧,媽媽非常辛苦,有空她便帶媽媽出去喝2杯,幫媽媽紓壓,姊妹們會照顧到媽媽的感受。家人心情難免會沮喪,「我不能說是沮喪,我相信生老病死是人生階段,一定還是要儘量抱着正面態度」,她說爸爸雖失智,但仍會感受到家人的情緒

紀寶如有3個媽媽,「爸爸因爲失智有時會混亂,好的時候就會盧說要找另外一個,爸爸耍脾氣時就要有耐性的哄騙」。她提到,爸爸心情不好的時候,一定要先把自己調適好,和爸爸好好相處,因爲相處的時間可能愈來愈少。

她感嘆這幾年來送走了很多沒血緣長輩,「這種傷痛也變成我的一種助力,讓我知道『他們會走,我更要珍惜跟他們相處的當下,讓他們記得我』,甚至他們還需要什麼,我可以做什麼,如果走了,我只能忘記背後、努力往前,這種相處就會讓自己存在的價值很有榮譽感」,現在對生離死別也看得淡然。

紀寶如提到今中午餐敘時,有個住在南港捷運站旁鐵皮屋的獨居長者,用餐過程發生頭暈情況志工趕緊幫長輩準備便當並陪同他回去。她有感而發地說,做公益是長遠的路,人力財力都是很大問題,錢很重要、但有人協助的志工更重要。臺灣優質生命協會今年一樣會有愛傳承關懷演唱會、與愛共舞募款晚會,另外也已經開始做居家照顧,「希望完成可以讓獨居長者住下來的地方,目前正規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