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大挑戰讓藝考不“易考” 怎樣走順升學路?

“省考五百多名,上戲、南藝、北電、山藝的校考都止步於初試。”近日,2022屆遼寧省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考生薑子怡在社交平臺發了這樣一句話,“沒有復讀的打算,藝術類院校只能‘隨緣’了”。

然而,就在採訪之前,峰迴路轉,姜子怡收到了另一所藝術院校複試通過的通知,“從一開始目標定得高高的,每天學、每天練,到後來成績理想,我很難受。現在收到複試通知,我覺得只要繼續走下去,未來就充滿希望”。

4月初,2022屆藝術類招生考試校考階段逐漸進入尾聲。去年出臺的藝考新政策疊加近期多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加之線上考試、省考範圍擴大、文化成績要求提高,幾大挑戰讓2022屆藝考生面臨着更加複雜的升學規則。困惑有之、不解有之,難掩失落、重燃希望……在多種情緒交織中,他們如何走好今年這程藝考之旅?記者採訪了相關藝考學生和專家。

1.考試形式改變,評判標準沒變

“最大的變化是,前年開始有線上考試,今年,校考三場考試都改成線上了。”談及今年校考,姜子怡直言:“不確定性增加了。”

早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之初,部分藝術院校開始嘗試線下考試轉變爲線上面試。今年年初,多個省份出現聚集性疫情,上海音樂學院南京藝術學院等多所藝術院校發佈考試工作安排,宣佈將“線下現場考試”全部調整爲“線上考試”。三年來,一屆又一屆的藝考生依然在不斷適應新變化。

對於廣東省美術類考生黃同學而言,線上考試更有“安全感”。“美術考試對燈光、畫面沒有要求,只需保證作品的真實性,獨立完成後提交作品審覈。所以,在日常熟悉的環境裡作畫,會發揮得更加穩定一些。”線下考試要求寫生,線上則變成統一臨摹一張圖片,“這樣偏差更小,考起來相對容易”,黃同學說。

和線下考試相比,“很多學校的線上考試都會有三次錄製機會,提交最好的一次。這相當於多了兩次機會。”姜子怡補充道。

不過,作爲播音類考生,姜子怡在一次次的考試中體驗到,線下考試能跟評委面對面,會更有“交流感”。同時,讓她感到挫敗的是,“以前沒有接觸過視頻錄製,不知道要選擇什麼拍攝背景、光線”。經歷了多次“沒有過”的考試,看着不盡如人意的視頻效果,姜子怡開始反思過程,並置備了補光燈設備

視頻裡的線上考試,也讓一些藝考學生感到“不安”。廣東省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考生呂同學發現,“很多藝考培訓機構非常專業,他們注重硬件補充,比如用專業打光把人的面部輪廓變得更漂亮,而沒有參加培訓的同學就會很吃虧”。

硬件設施、拍攝場地的好壞會影響評委打出的分數高低嗎?中國傳媒大學戲劇影視學院導演系副教授劉碩給出了否定的回答。“一定要從技術角度來說的話,手機內存夠不夠,網絡是否穩定,能否保證說話不卡頓,這些需要提前做好測試,保證在考試的時候萬無一失。其他額外設備的增添並不會影響老師的評判,一臺手機、一個光線好的安靜的位置,保證老師能真切、清晰地看見考生即可。萬一在考試中遇到了技術問題,比如聽不見聲音或者看不見人像等,也可以當即暫緩考試,立刻跟學校招辦聯繫解決。至少在我們學校是這樣處理的。”

劉碩認爲,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專業教師對學生評判的標準不會變。“我們需要了解考生具備怎樣的能力,實際上隔着屏幕也能夠清晰和準確地捕捉到。考生們需要做的是,充分準備,調整心態,用最放鬆的姿態,展現最真實的面貌。”

劉碩正在教的班級正是2020年春首次嘗試線上考試後入學的,“他們很優秀、熱愛自己的專業、有獨到的想法。這說明即使是線上面試依然能保證選拔出適合的學生”。

2.加大省級統考的區分能力

2021年9月24日,教育部發布了《關於進一步加強和改進普通高等學校藝術類專業考試招生工作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明確提出,要不斷提升省級統考水平和質量,逐步擴大省級統考範圍,到2024年,基本實現藝術類專業省級統考全覆蓋。

隨後,全國各省市相繼發佈藝術類專業考試招生辦法。如廣東省統考分爲美術類、書法類、音樂類、舞蹈類和廣播電視編導類五種統考類別,考生必須參加省統考且成績合格,方能參加專業校考。

除廣東外,放眼全國,今年越來越多的院校承認省級統考成績,例如,據《四川電影電視學院2022年藝術類本科招生考試公告》,四川電影電視學院在遼寧省不再設置校考而全部採用省級統考成績。

華中師範大學測量與評價中心主任胡向東表示:“對考生來說,加大統考推進力度,應該是大大的利好:一是標準統一,二是實施相對規範,三是減少考生奔波考試之苦和花銷費用,有利於考生全力備考,也能夠幫助學生騰出更多時間和精力應對文化課程備考。”

此外,《意見》也指出,對於少數專業特色鮮明、人才培養質量較高的藝術院校,可按程序申請在省級統考基礎上組織校考。記者採訪發現,目前綜合類大學一般採用省級統考加文化課的評測方式,而專業類院校則更多是採用校考加文化課的評測方式。

呂同學告訴記者,在她看來,一般藝考生有兩條路徑選擇:如果文化課成績佔優勢,在每年12月的省級統考之後就專注文化課,兩者成績綜合起來較好則有可能進入排名靠前的綜合性大學;如果文化課成績不佔優勢,則在省級統考之後,繼續參加校考,實現統考保底,校考衝刺。“大家公認專業條件比較好的同學,會全力準備校考,考上中傳中戲、北電、上戲這‘四大院’的概率比較高。”呂同學說。

胡向東表示,完善和優化藝術類招考體系是系統性工程。對於省考來說,需要加大區分能力,要給藝術類高校提供良好生源,關鍵在於建立公平科學的質量保證體系。對於組織校考的學校,要充分尊重差異性,結合各校實際制定方案使校考真正發揮出發現培育優秀人才的功能。

3.提高文化素養將對藝術創作有極大助益

距離高考越來越近,姜子怡結束了今年的校考之旅。但是她坦承,文化課成績是目前的短板

近年來,由於部分高校對藝考考生文化課成績要求不高,導致一些考生將藝考作爲“升學捷徑”。爲此,《意見》明確提出,逐步提高文化成績要求。要求各省(區、市)在現有文化課成績要求基礎上,因地制宜、分類劃定、逐步提高藝術類專業高考文化課成績錄取最低控制分數線,逐步扭轉部分高校藝術專業人才選拔“重專業輕文化”的傾向。

“有的考生和家長有一個認知誤區,認爲藝術類錄取分數相對不高,如果學習成績不夠理想的話,可以通過報考藝術類找到一個上大學的出口,這個想法既是對藝術類選拔的誤解,也是對自己專業選擇的盲從。”劉碩一針見血地指出,“並且,不是拿到了藝考合格證,就可以鬆懈下來,畢竟高考成績同樣重要”。

胡向東也表示,多年來的事實表明,文化課和藝術專業考試成績雙高的學生才能進入高水平藝術院校。藝術專業課一定和文化課相輔相成。

“提高對文化課成績的要求,不等於需要突擊彌補文化課,也不會佔用學藝術的時間。學藝術,首先要熱愛藝術。”劉碩說,“在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中,從讀書學習第一天起,就在潛移默化地積累。這樣的積累是學習的需要、生活的需要和思考的需要,它是每個人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就導演專業而言,讀書、寫作、看電影、聽音樂的過程產生的觀察、思考都是對自己藝術水平和文化水平的提升。在此過程中收穫的素養和感悟,更會對藝術創作有極大的助益。”

(部分受訪者採用化名)

(本報記者 楊 颯 本報通訊員 陳錦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