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經理變更愈加頻繁 業績規模影響幾何?

(原標題:基金經理變更愈加頻繁 業績規模影響幾何?)

見習記者 愉悅龍

三季度行情即將收官,震盪行情下,公募基金經理變更呈現出“走馬燈”基調。Wind數據顯示,截至9月21日,今年以來基金經理變更(包括離任和新聘兩種情形)數量爲718人次,爲近年來高位水平(2018年至2021年同期數據分別爲426人次、510人次、567人次、752人次)。

貌似習以爲常的現象背後,實際上有着鮮爲人知的細節。基金經理變更不僅與市場行情有關,對管理的基金規模、投資業績,更會產生顯著影響。相關研報分析結果顯示,基金經理變更對偏股基金收益率的影響大於偏債基金,前者影響的業績波動區間在-20%至20%之間,而對偏債型基金整體影響的業績波動區間,只有-4%至4%之間。

混合產品基金經理

離任佔比最大

天相投顧基金評價中心近期發表的研究報告(下稱“天相報告”)指出,由於基金管理人運營管理、績效考覈壓力職業規劃調整等因素,基金經理變動成爲公募基金行業發展過程中出現的必然現象。

最爲直觀的結論是,基金經理變更與市場行情存在一定聯繫。天相報告顯示,當市場行情表現較好時,基金經理離開人數與新增人數均有大幅度提高。比如,2015年新增436位基金經理,相較於2014年的新增漲幅爲75%;2021年當年新增643位基金經理,相較於2020年的新增漲幅爲41%。

更爲具體地,以2017年-2021年間的2287人次基金經理離任作爲剖析樣本,天相報告顯示,5年間變動人次較多的多爲中大型基金公司,如嘉實基金累計發生64人次基金經理離任,爲離任人次最多的公司;工銀瑞信基金和華夏基金離任人次分別爲49和42;此外前海開源基金、長信基金等中小型公募的離任人次也均在40以上。

此外,離任基金經理的管理產品分佈,也呈現出一定差異特點。在上述5年2287人次基金經理離任中,管理混合基金的基金經理髮生離任的人次佔當年離任總人次的比例最大,每年均保持在45%左右,而海外投資基金、基金中基金(FOF)和商品基金的基金經理每年離任人次佔比均不超過當年總離任人次的5%。

偏股型基金最受影響

與基金經理變更現象本身相比,這一現象對基金規模、投資業績的影響,以及影響的量化描述,更有市場參考價值

天相報告顯示,從收益率和規模兩個角度來看,主動基金整體受影響程度大於被動基金,且較多主動基金在基金經理變動後,出現規模縮水現象。

從規模變動情況來看,偏股型基金相較於偏債型基金受基金經理變動的影響更爲敏感,部分偏股型基金甚至一度出現了300億元-400億元規模變動的極值情況。證券時報記者獲悉,某績優基金經理管理的某隻主動混合基金在5年多時間內任職回報超250%,年化回報超25%,在同期1300多隻同類基金中排名前五。但在該基金經理於今年初離任後,該基金A份額的規模從此前的25億元縮水到一季度末的14億元出頭,到今年二季度末規模則只有12億元出頭。

收益率影響方面,偏股型基金收益率整體受基金經理變動影響較大,整體業績波動區間在-20%至20%之間,而極值情況的存在則將業績波動範圍進一步擴大。另一方面,基金經理變動對偏債型基金的影響整體較小,整體業績波動區間在-4%至4%之間,但也有極值情況存在。

業內分析指出,主動管理型基金的業績及規模表現更依賴於基金經理自身的投資風格及行爲,基金經理的變動在一定層面上可以解釋部分主動管理型基金爲何在短期內業績和規模出現較大幅度的波動,而被動管理型基金相較而言受基金經理變動的影響較弱。

基金經理人選更多元

雖然基金經理變動成爲公募行業發展過程中的常態現象,但在某資管機構一位高層人士看來,基金經理是基金行業的核心人才,他們的有序流動,才能促使行業向好發展。他對記者表示,在行業擴容背景下,未來會有更多不同風格的基金經理登場,中國公募20多年發展,投研人才已實現了代際更替,不僅有早期績優基金經理“奔私”或走上公募管理崗位,新生代基金經理也在“粉墨登場”中展現自我。

上述資管機構高層人士的表述,有着豐富的現實案例。比如,創金合信基金總經理蘇彥祝,早期曾是南方基金投資部總監,2010年開始轉型從事券商資管業務,加入第一創業證券擔任資產管理部(創金資產管理)總經理,後於2014年帶領第一創業創金資產管理團隊,創立了創金合信基金。此外,2018年創立睿遠基金的陳光明,則是有着逾20年從業經歷的公募老將。另外,東方阿爾法基金總經理劉明,此前曾有過大成基金投資部總監,兼任社保組合基金經理等投研履歷。

新生代基金經理方面,他們擁有更爲鮮明的個性,做出了更爲多元化的選擇。比如,2020年公募基金業績冠軍趙詣(於2017年3月開始擔任基金經理)於2022年3月加盟個人系”公募泉果基金,首隻基金將於10月13日起公開發售。此外,在2020年前後,基金經理唐雷加盟了東方阿爾法基金,目前是東方阿爾法基金公募投資部副總監、研究部總監。因成功捕捉到新能源科技行情,唐雷的產品管理規模在2021年突破百億元。

實際上,在公募行業大發展背景下,基金公司尤其是成立時間晚的中小公司的“挖人”競爭較爲激烈。“挖掘有潛力的基金經理,是公募行業後進者重要的發展策略。實際上,我們早在幾年前就接觸過馮明遠,想挖他過來。當時他的業績纔剛做出來,市場知名度還沒有現在這麼高,但最後未能談攏,還是挺遺憾的。”某小型公募內部人士對記者透露。

從業穩定性有待提高

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對記者表示,基金經理是資本市場發展壯大過程中誕生的專業投資力量,肩負着爲基金持有人創造價值回報的責任,變更是爲了尋找能充分發揮個人能力的平臺,但過於頻繁的跳槽可能不利於個人穩定發展。

天相報告也指出,基金經理變動是正常的職業調整行爲,這對基金產品本身帶來的影響不可避免,投資者應理性看待。同時也倡議基金管理人應完善人才培養體系業績考覈制度和員工激勵制度,優化人才資源配置,以期提高基金經理的從業穩定性,爲投資者帶來長期穩定收益。

談及激勵機制時,蘇彥祝再次提到了合夥人機制。他表示,基於合夥文化股權激勵機制,在創金合信基金的發展過程中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中小基金公司發展初期往往面臨着生存壓力,產品規模、人員薪酬等方面都不具備優勢。但在合夥機制下,團隊成員願意並肩作戰,並在磨合中逐漸產生了歸屬感主人翁精神。”

蘇彥祝認爲,合夥機制所解決的主要是“利益跨期分配問題”。好比一起種果樹,樹苗種下去,施肥澆水後,要等3年或5年後才能結果,等有果實了,再摘下來分給大家。股權只是一個數字,要真正實現激勵效果,還需要成員之間具備發自內心的歸屬感和信任感。“在合夥文化的氛圍下,團隊成員願意做長期才能見效的事,也就是某種意義上難而正確的事。不僅是投研體系,包括IT系統建設、投資者教育等方面的佈局,當期付出往往需要一定時間才能見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