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流勇進,以英雄之名

去年12月,第72集團軍某旅舟橋二連二班在年終考覈中基礎體能平均分突破400分。從此,這個榮譽班多了一個新稱呼――“400分班”。

二班是一個經歷戰火洗禮的“戰鬥英雄班”,前身是西北野戰軍三五八旅七一五團一營二連二班。1948年荔北戰役中,二班班長馬明祖帶領全班僅剩的兩名戰士傷員與敵人展開肉搏,用他們的英勇犧牲爲部隊行動贏得寶貴時間。戰鬥結束,馬明祖被追授爲“二級戰鬥英雄”,二班被授予“戰鬥英雄班”榮譽稱號

70多年來,在革命前輩戰鬥精神的鼓舞下,該班一茬茬士兵敢打硬仗、能打勝仗,在團以上單位組織的比武中奪得28枚獎牌,涌現出一批優秀代表。每逢新兵下連或新排長分到連隊,連隊幹部都會帶他們走進這個榮譽班組,通過分享一代代“戰鬥英雄班”傳人精武故事,在這些“新鮮血液”心中播撒下勇敢衝鋒的“種子”。

近日,又一批新兵下連。聆聽着“400分班”在一次次戰鬥中的成長故事,他們感悟着新一代“戰鬥英雄班”傳人激流勇進的信念和鬥志。

“這個班很硬”

舟橋二連連長 劉夢亮

去年年終考覈,二班的基礎體能成績人均超過400分,再一次成爲全連的驕傲。對此,我並不感到意外。

二班作爲“戰鬥英雄班”,是旅裡唯一一個獲得榮譽稱號的班。上級來連隊指導工作對二班的一致評價是:“這個班很硬”。一個“硬”字,凸顯了這個班的精神氣質,背後是一茬茬戰士用一場場硬仗捍衛的榮譽。

去年年底,二班參加旅戰鬥編組考覈,30餘個編組同臺競技。按照抽籤次序,二班最後一個出場

說實話,當時我對他們的期望是進入前十名。考覈那天下午下着小雨,他們最後出場,按時間推算,定向越野、按圖行進等課目將在暮色中進行,這些因素都爲考覈增加了不少難度。

爲了儘量在天黑前結束考覈,二班顧不上休息,完成一個課目就急速奔向另一個考點,每個人全程跑了20多公里。考覈下半程,不少人腿抽筋,腳底磨出了血泡。但全班戰士互相鼓勵,在不利情況下斬獲第一名。

我至今難忘他們衝過終點線的那一幕:下士蔡懷德臨考前生病,淋了一下午雨的他身體嚴重虛脫,衝過終點線後倒在地上。坐在地上休整的班長周起楊,見狀立即起身,背起蔡懷德就往救護車的方向跑,邊跑邊流淚……那一幕,令在場的所有人爲之動容。

英雄精神一脈相承,薪火相傳生生不息。“聽黨指揮,顧全大局;不畏強敵,敢打必勝;愛軍精武,忠於職守;身先士卒,勇挑重擔”,這是戰火硝煙淬鍊出來的寶貴精神。如今,這把精神火炬傳遞到這羣年輕官兵手中。他們大多是00後,思想觀念、價值取向、行爲習慣都有着鮮明的時代印記,但當他們在火熱軍營中傳承紅色血脈、追隨英雄腳步,熱血的青春就會迸發出矢志打贏、勇當先鋒的強大力量。

黃凱楠整理

“榮譽課很贊”

一排排長 楊大志

我是一名戰士提幹的排長,提幹前服役於某合成旅偵察營。去年年底擔任一排排長後,按照連隊傳統,我住進了二班。

第一次走進二班宿舍,映入眼簾的是滿牆的榮譽:右側牆上滿滿當當貼了十餘張“三等功班”的獎狀,左側牆上掛着一面鮮紅的班旗,上面寫着“戰鬥英雄班”5個大字。

那個場景讓我很震撼,我很榮幸能成爲這個榮譽集體的一員。從心底裡,我並沒有感受到壓力,畢竟我是步兵偵察專業出身。沒想到,不久之後我就被好好“上了一課”。

舟橋對我來說是一個全新專業。第一次參加連戰術考覈,我完全跟不上節奏,關鍵時刻不得不依靠3個班長。讓我引以爲傲的體能,在這個集體裡也不再是優勢。這讓我不得不開始重新審視自己。

“這個任務二班去”“二班做好準備”“比不過二班很正常,不要有壓力”……這些都是連長常掛在嘴邊的話。二班是連隊的名片,也是任何時候都能信賴的集體。我給自己定下目標,要以二班爲標準,任何時候都逼自己拼盡全力。唯有這樣,作爲一排之長,在日常訓練中、在險難任務前,我才能身先士卒,站在排頭。

3月中旬,部隊前往某地駐訓,連隊安排我帶領二班負責先遣準備工作。一到駐訓點,我們迅速開展宿營環境整治、設置訓練場地等工作,僅用1周時間就高標準完成各項任務,受到上級領導表揚。

身在二班這個榮譽班,是一種壓力,更是一種動力。擔任一排排長半年多來,我積極融入新集體,訓練中有不懂的地方就虛心請教班長,發揮自身特長探索體能訓練方法……我明白,以戰鬥的姿態精武強能,才能贏得最好的帶兵資格證。

如今,走進二班宿舍,看到牆上那面鮮紅的班旗,肅然起敬的同時,我的心底也油然而生一股親近感。在二班上的榮譽課很贊,我已經真正成爲光榮集體的一員,也將用自己的努力爲這面班旗增添新光彩。(黃凱楠整理)

口號聲很響”

二班班長 周起楊

“若有戰,我必上!”這是二班的戰鬥口號,已經陪伴了我6年時光。

下連時,我被分到了二班。沒過多久,全連組織考覈。開考前,只聽時任班長曹萍高喊“若有戰,我必上”,緊接着,班裡老兵一遍遍重複喊着這句口號,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那是我第一次喊出這句口號。此前,我單純地以爲,每個班的口號只是爲了與其他班區別開來,沒什麼特別之處。直到我慢慢融入二班,跟着老兵經歷了一次次考覈,執行了一次次任務,才真正體會到這句口號對整個班的意義。

2019年,我第一次代表連隊參加旅裡組織的軍體運動會。當時報名的項目是個人全能,最後一個考覈課目是輕裝三公里。

長跑不是我的強項。面對那麼多實力強勁的對手,我壓力很大。“若有戰,我必上!”出發前,班裡的戰友在一旁高呼爲我加油。一股豪氣突然涌上我的心頭,“我不是在爲自己而戰,是爲光榮的‘戰鬥英雄班’而戰,拼盡全力也要一直向前衝!”

槍響後,我衝進第一梯隊。儘管和第一名的距離越拉越大,但我咬緊牙關絕不放棄。最終,我在這個弱項課目取得突破,獲得個人全能第4名。

戰鬥口號,是戰鬥精神的凝練。雖然馬明祖等革命前輩奮勇殺敵的事蹟過去了70多年,戰爭年代的槍林彈雨我們無法經歷,但英勇無畏、堅韌頑強的戰鬥精神一脈相傳,爲使命而生、爲榮譽而戰的責任擔當生生不息。“若有戰,我必上”這句口號,就是這種傳承最好的寫照。

高喊戰鬥口號,汲取奮進力量。去年是我收穫滿滿的一年。年初我被調整爲二班班長,軍事體能成績達到“特三級”評定,奪得旅軍體運動會個人全能金牌,帶領二班取得全旅戰鬥編組考覈第一名,榮立個人三等功……對我來說,這句口號已成爲充盈心間的那股“氣”,鼓舞着我直面挑戰不言退。

“若有戰,我必上!”以前我懵懵懂懂跟着班長喊,現在我帶領班裡戰友一起喊。口號聲很響,我希望他們能像我一樣,在這句口號的激勵下一次次向勝利發起衝鋒。

張照洋整理)

“舟橋兵很帥”

二班列兵 黃午銘

去年9月,懷揣軍旅夢想,我來到火熱軍營。本以爲,到了部隊能天天與槍炮、坦克打交道,可現實給了我“迎頭一擊”。下連後,我來到舟橋二連,成爲一名舟橋兵,一股難言的失落涌上心頭。

班長周起楊看出了我的心思,跟我講起連隊的往事。

連隊的前身部隊,是與槍炮爲伍的紅軍步兵連隊。1955年,連隊整建制由步兵連改爲工兵連。1985年,連隊由師直屬工兵連轉隸爲工兵某團舟橋二連。

“從零開始接觸全新專業,紅軍連隊還行不行?‘戰鬥英雄班’還行不行?會不會砸了‘金字招牌’?”那時,全連官兵心裡都有些打鼓。面對配發的新裝備,如何快速生成戰鬥力,成爲擺在連隊主官面前的難題。

連長帶着全連官兵沒日沒夜地研究專業技能,用最短的時間掌握了新裝備的使用。當車隊第一次通過全營協力架起鋼鐵浮橋時,每個人都感到再艱難的摸索、再艱苦的訓練都是值得的。

當兵都是爲打仗,只要全身心投入,在哪個崗位都能建功。”班長語重心長的開導,讓我不禁有些慚愧。我從一招一式練起,讓衝鋒舟和汽艇成爲最好的“夥伴”,把門橋視爲最心儀的“武器”。

其實,舟橋兵不輕鬆。一節門橋重7噸,一塊跳板重300餘斤,沒有鐵打的身板,不熟練掌握操作技能,就不能在江河險灘上架起飛橋。門橋卸載、泛水、引進、閉塞,每一項訓練內容既是對技能和體能的考驗,也是安全風險的挑戰。每個崗位都要密切配合,才能分毫不差、精準對接,將天塹變成通途。

“大江翻滾卷巨浪,舟橋兵飛水架橋忙。狂風爲我擦汗水,暴雨爲我洗軍裝……”《舟橋兵之歌》的歌詞就是我們在訓練場的真實寫照。第一次看到自己參與架設的數百米鋼鐵浮橋在水面“橫空出世”,我真切感到舟橋兵很帥,自己沒有辜負軍旅夢想。

當兵就是爲打仗。“戰鬥英雄班”是英雄先輩在炮火硝煙中用鮮血換來的稱號,雖然如今遂行保障任務,但在中流擊水中也能找準戰位。只要心中裝着使命,行動就有了方向,在激流中同樣可以書寫青春華章

(張照洋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