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跟着唐詩去旅行》播出 感受中國之美

如果李白杜甫王維孟浩然岑參是你的“導遊”,如果酈波楊雨西川韓鬆落、魯大東是你的“伴遊”,如果唐詩三百首就是你的中國五日遊“攻略”,如果央視的紀錄片團隊是你的“旅拍”,這算不算世間最豪奢的一趟旅行

2021年11月23日,央視紀錄頻道首播五集紀錄片《跟着唐詩去旅行》。該片分別選取杜甫、孟浩然、王維、岑參、李白五位詩人最具代表性的五段旅程,邀請詩人西川、書法家魯大東、學者酈波、楊雨和作家韓鬆落重返唐詩發生的地方,欣賞變換的山川風景

唐代詩人走過的路遠超想象

“我們的團隊曾經拍攝過《絲路,重新開始的旅程》和《自然的力量》等紀錄片。”《跟着唐詩去旅行》總導演文舉每年都有很長的時間在四處旅行,“經常是在渺無人跡的荒野中,面對蒼茫的自然界經常會想到,如果是李白、杜甫走在這樣的旅程中,會產生怎樣的詩意?”在實際拍攝中,攝製組發現,在沒有高鐵和飛機的年代,唐代詩人所走過的路程,遠遠超過我們的想象。

三年中,攝製組兵分五路,採訪了64位專家學者,勘查外景地58個,足跡遍及陝西、甘肅、四川、新疆、重慶、湖南、河南、山東、江蘇、浙江等十餘個省市自治區,尋訪到大量的唐詩現場和歷史遺存。

相傳李白出生在西域碎葉城,距離長安城遙遙萬里,這個“謫仙人”浪跡天涯,遍歷大好山河,寫下了“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的金句

岑參執命向西想要在鐵馬秋風的塞外建功立業。他兩度出塞,前後在邊疆軍隊中生活了六年。他對馬革裹屍的征戰生活與冰天雪地的塞外風景有深入的觀察與體會。所以,他慨嘆“北風捲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的奇觀。

杜甫大概是詩人中受苦最多的一位了。國破家亡,顛沛流離,他就是大唐版的《在路上》,懷着“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的心情,寫下了懷念年輕時代的《壯遊》。

王維坐守長安,詩書畫琴俱佳。他晚年隱居輞川,營建草堂彈琴作詩,參禪禮佛。在自然萬物中,自己就成了風景,就像《竹裡館》裡寫的那樣:獨坐幽篁裡,彈琴復長嘯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孟浩然一生不仕豪情未減。17歲,他抱怨朝廷綱紀不振拒絕府試;41歲,他北上長安得唐玄宗召見卻寫詩流露怨言;46歲,他又借酒使性不去謁見朝臣。終其一生,他呼朋引伴,把“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這樣的小日子也寫成了不朽。

詩歌之外的人生更豐富更立體

重遊之路的過程中,攝製組又發現了唐詩之外,詩人們更立體豐富的人生。杜甫專輯的導演原媛介紹,“杜甫的詩歌讓我們行走在路上,以全新的視角觀看江山形貌。在隴南,我們重走古道,想象着老杜甫帶着一家老小的翻山越嶺之苦,這是飄零之旅;在成都,我們遊覽‘杜甫草堂’,理解了詩人爲什麼會寫下‘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這樣清新的詩句,這是休憩之旅;在奉節,簡錦鬆老師引領我們重遊杜甫生活過的故地(已被江水淹沒),杜甫在這裡寫下了一生中近四分之一的詩作,這是巔峰之旅;在湘江的挽洲島上,幾個小朋友領着我們去參觀一株古樹,傳說中杜甫曾經系舟於岸上的古樹,這是落幕之旅。”

一路走下來,杜甫不再是書本上的杜甫,他穿越了千年時光,鮮活而立體地顯現在觀衆面前。

千年前李白看過的山河還在

跟隨孟浩然的腳步,攝製組發現了唐詩寫意之外的紀實風格。導演祁金丹講述了旅程中最深刻的幾個記憶。孟浩然寫下“移舟泊煙渚”,攝製組跟着他的詩去了建德江。尋訪嘉賓魯大東老師站在船上,感覺像置身仙境

“當我們沿着唐代詩人的行跡深度探訪了今天的中國之後,發現千年之前李白、杜甫看過的山河還在,感知紙香墨辭賦滿江的中國還在。”文學統籌張海龍介紹,“事實上,詩歌從未離我們遠去。我曾經統計過,一箇中國人如果完整地從小學讀完高中,那就至少在課本里學過200首詩歌。今天的小學一年級課本也加入了古詩,整個小學六年12冊語文就有古詩文100多篇,而這種語文教學全世界唯我們所獨有。”記者 祖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