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維護國際核不擴散體系(望海樓)

8月1日至26日,《不擴散武器條約》第十次審議大會在紐約聯合國總部以實體方式舉行。在世界百年變局和世紀疫情交織疊加、世界進入新的動盪變革期的大背景下,全球戰略安全環境不斷惡化,軍備競賽軍事衝突風險加劇,國際核裁軍與核不擴散體系面臨嚴峻挑戰和平利用核能領域矛盾突出。

作爲目前最具普遍性約束力的核不擴散條約,《不擴散核武器條約》自1970年正式生效以來,在防止核武器擴散、推動核裁軍進程和促進和平利用核能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條約》明確規定了有核武器國家和無核武器國家的核不擴散責任與義務,成爲國際核裁軍與核不擴散體系的基石,擁有191個締約國。以《條約》爲基石的國際核裁軍與核不擴散體系,包括有關核裁軍、限制核武器空間部署、限制核武器發展、無核國家安全保障等內容的多項公約、協定以及核出口國委員會、核供應國集團、國際原子能機構等相關機構。正是有了這道安全屏障,近80年間,世界避免了核戰爭

然而,近年來,這座攸關全球安全的基石一再受到嚴重衝擊,國際核不擴散體系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核裁軍進程不斷遭受挫折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發佈報告稱,未來10年,全球核武器數量恐呈增長態勢美國是導致形成這一態勢的最大因素。根據美國2023財年國防預算草案,美國用於核武庫維護和升級的預算達到344億美元,遠高於2022財年的277億美元。

擁有全球最大規模核武庫的美國,非但沒有爲維護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貢獻應有力量,反而帶頭破壞軍控體制和防擴散機制。美國先後退出《反導條約》《中導條約》等,拒絕批准《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持續推進部署全球反導系統,謀求在歐洲和亞太地區部署陸基中程彈道導彈,不斷進行臨界核試驗,使本就艱難的國際核軍控形勢進一步遭到衝擊。

核不擴散體系持續遭到侵蝕。自2021年9月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宣佈建立新的“三邊安全夥伴關係”後,三國不斷推進核潛艇合作。作爲兩個核武器國家,美英計劃向澳大利亞這個無核武器國家轉讓成噸的武器級核材料,嚴重違反《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目的宗旨。同時,澳大利亞接受武器級核材料,還可能造成核污染風險,嚴重違反《南太平洋無核區條約》,嚴重衝擊東南亞無核區建設。美英澳的行爲,進一步加劇核擴散風險。今年以來,已經有一些日本政客鼓譟,日本應效仿北約與美國實現“核共享”,引入美國核武器。

和平利用核能頻頻遭遇阻礙。爲了和平目的利用科技並開展國際合作,是國際法賦予各國不可剝奪的權利。然而,多年來,美國以防擴散或國家安全爲藉口,憑藉自身的核技術優勢和“小圈子”,對發展中國家實施歧視性出口管制措施,對科技交流合作濫施限制,嚴重破壞防擴散國際合作的基礎。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第十次審議大會上警告說,核武器帶給世界的威脅正在增加,一個誤解或一個誤判就可能將人類帶向核毀滅的深淵。他敦促所有締約方加強和重申對《條約》內容的遵守,加強對話、相互尊重,以維護和平

作爲一個負責任大國,中國提出全球安全倡議,堅持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始終是國際核不擴散體系的維護者參與者貢獻者。中國支持聯合國在國際核不擴散體系中發揮關鍵協調作用,堅定奉行自衛防禦核戰略,積極支持和參與國際核裁軍努力,嚴格履行國際防擴散義務,爲推動解決有關地區核問題發揮了建設性作用。中國倡導的“核戰爭打不贏也打不得”理念,被其他核大國接受,並被寫入《關於防止核戰爭與避免軍備競賽的聯合聲明》,爲全球安全治理貢獻了中國力量、中國智慧、中國方案。

爲了世界的和平與安寧,國際社會必須立即行動起來,堅定維護國際核不擴散體系,堅決反對一切形式的核擴散行爲。

(作者爲本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