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鎮江警方斬斷一條製售笑氣灰色利益鏈

“嗶……嗶……嗶……”奇怪的聲音從不遠處的一個院子內傳來,像是某種機器打氣的聲響專案組民警將耳朵貼在門上,聲音愈發清晰。

民警推斷,這可能就是將笑氣充進容器的聲響。此時,遠處徑直駛來一輛小型貨運汽車。“是我,送鋼瓶來了。”貨車司機拿着手機吆喝道。

隨後,一箇中年男子從院內打開大門,院內的情景讓專案組成員吃了一驚。

9月10日,在江蘇鎮江公安局京口分局召開的“0209非法制售笑氣案”新聞通氣會上,鎮江市公安局通報了這個細節。

歷經一個多月的縝密偵查,鎮江市公安局集結多個警種部門、30餘名警力,同時在南京宿遷兩地展開統一收網行動,斬斷了一條製售笑氣的灰色利益鏈,警方共搗毀涉案窩點4個,抓獲涉案人員23名,其中大部分爲00後青少年,這一犯罪團伙交易流水達100萬元,非法獲利50多萬元。

今年2月4日,本報刊發報道《互聯網販賣“笑氣”爲何猖獗》,報道稱,記者調查發現,通過互聯網上的“特殊渠道”購買笑氣無須提供任何證明,不少商家承諾,“當日下單,次日送達”,數量巨大。

報道刊發後,鎮江警方隨即介入調查。經批准,此案被確定爲江蘇省公安廳督辦案件,鎮江市公安局也成立了專案組。

最初,經過專案組研判分析,非法銷售笑氣的團伙頭目是單晨

“當專案組準備繼續擴大偵查範圍,將以單晨爲首的犯罪團伙一網打盡時,單晨因涉嫌非法經營罪,於2月21日被江西九江警方抓獲,線索被迫中斷。”鎮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禁毒大隊大隊長彭傑說。

隨後,專案組繼續緊盯與單晨聯繫密切的“下線許強,生活在南京的許強販賣笑氣給南京、鎮江、無錫、四川浙江上海等地的“客戶”。

單晨被抓後,許強也曾警惕了一陣子。由於市場對笑氣的需求量實在太大,“沒有進貨來源”的許強又開始大批量地向外銷售笑氣。

原來,許強開始從另一個上線趙志那裡購買大量笑氣。經過警方調查發現,趙志還有一個上線叫尹德,尹德也有一個固定上線鄧兵,而且鄧兵的出貨量十分驚人。

“我們發現這個案件‘深不可測’,不單單是非法銷售那麼簡單,在這背後隱匿着一個巨大的笑氣生產窩點和龐大的銷售網絡……”鎮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支隊長蘇生樂介紹說。

鎮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副局長馬元元介紹說,經調查,他們懷疑笑氣的生產窩點就在宿遷市泗洪縣新揚高速路附近的村莊甲村化名)。隨後,他們開展實地偵查。

甲村是泗洪縣西邊的一個小村莊,臨近新揚高速,四面被農田包圍,村裡的道路錯綜複雜。

“村民很認生,一旦有村外的人員進入,他們便會聚到一起指指點點議論着。”馬元元說,他們一行10餘人,想要查清笑氣生產點的具體位置,只能夜晚“潛入”村中偵查。

3月15日深夜,下起瓢潑大雨,原本就坑坑窪窪的小土路變得泥濘不堪,“我們開車在村裡行駛,路上實在太難開了,最後我們只能冒着大雨下車徒步尋找生產窩點,滿腳踩的都是泥。”鎮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隊緝毒大隊大隊長曹旭東回憶。

3月16日凌晨,專案組把整個村子走遍,一直沒有發現生產窩點蹤跡。直到3月17日上午,專案組在村中巡查時發現一種奇怪的聲音。

“當時我們隱蔽在附近,透過打開的大門,發現院內有三四個人正在使用機器往小鋼瓶內灌裝氣體。”曹旭東說,用來灌裝的機器有4臺,還有若干個大鋼瓶和金屬小鋼瓶,零零散散地散落在地上,“我們立即實施了抓捕。”

幾乎同一時間,蘇生樂也率隊對窩藏南京城內的主要團伙成員統一收網。

警方通報稱,今年3月16日至17日,專案組在兩天時間內抓獲了以鄧兵爲首的團伙成員10人,並查獲運載空置小鋼瓶的小型貨車一輛,繳獲已灌裝打包的笑氣小鋼瓶67大箱共計19200餘支,以及4只大鋼瓶、4臺加工灌裝設備和若干成套的冷卻、壓縮裝置以及未灌裝笑氣的小鋼瓶6萬餘支。

這一犯罪團伙作案6個月,購買並吸食笑氣的“客戶”更是多達200餘名,遍佈江蘇、四川、浙江、福建、廣東、上海等多個省市。

“他們將裝有笑氣的小鋼瓶灌裝在奶油發泡瓶裡,按下奶油瓶的閥門,通過吸食出氣口打出的笑氣來獲得快感。”讓馬元元記憶深刻的是,抓捕現場能看見地上撒滿了拇指大的小鋼瓶,還有躺在地上神志不清的人。“這些吸食人員絕大部分都是00後青少年,有在校大學生,甚至還有未成年人。”

今年7月22日,這個跨5省7地、非法制售笑氣的犯罪團伙主要成員均以涉嫌非法經營罪被依法逮捕,吸食笑氣的涉案人員也因非法使用危險物質被行政處罰

文中嫌疑人均爲化名)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超 通訊員 江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