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青:整個家族沒人支持我

蔣友青透露,他的哥哥蔣友柏讓他心痛,兩人已經1年多沒說話。蔣友柏9日上午表示,弟弟已經成年了,「讓他自己去講」。(中天電視提供)

蔣友柏

涉及恐嚇美國學校獲交保的蔣家第四代蔣友青,雖然抱怨媒體一直在盯他,但2天來受訪4次,都是有問必答、侃侃而談。他說自己不是蔣介石也不是蔣經國,只是一個23歲的年輕人,快要被逼瘋了。也談到跟哥哥蔣友柏吵架,已1年多沒講話媽媽蔣方智怡跟他也溝通不良,「大家都把我排除在外!」

蔣友青前天8萬交保,步出士林地檢署時接受訪問,激動亢奮的眼神表情,引發不少議論,媒體前晚開始在他中山北路住處守候,他後來出門一連3次遇到記者,忍不住大吐苦水。

和友柏1年沒講話

蔣友青說,一堆媒體都來守他,質疑「爲什麼沒人去美國學校堵校長?」他覺得很不公平,但也承認這段時間以來,自己的心理有一點問題,否認有吸毒。

他說身爲蔣家人,壓力一直都很大,強調自己只是在臉書上東西,就要被抓、上新聞,「我又不是蔣介石、蔣經國,我只是一個23歲的年輕人而已。」

蔣友青也談到被家族「排除」的窘境,哥哥蔣友柏常講一些讓他很心痛的話,例如說「他不適合與家庭在一起」,讓他聽了很心痛,覺得哥哥在傷害他,自從那次後,1年來兄弟都沒再講過話。

媽媽覺得他在鬧事

至於母親蔣方智怡,蔣友青說有透過二哥蔣友常幫忙溝通,他認爲自己左腳踝受傷很嚴重,但媽媽反而覺得是他在鬧事,所以他後來就懶得講了。

蔣友青略顯落寞地說,現在除了女朋友,整個家族好像沒有人支持他。

蔣友青特別澄清離開美國學校,是他自己不讀的,不是被退學。起因是他練橄欖球結果左腳踝受傷,他不打還被恐嚇,硬着頭皮打卻造成腳踝粉碎骨折,他覺得學校有責任,所以向校方要求賠償醫藥費,結果被冷淡處理。

講到興起動作

蔣友青說學校先是要X光片,又要2個證人,他前去理論,結果校方就通知他媽媽,說他鬧事,後來他試着跟學校談,但還是沒人理,他氣不過,纔會有後來在臉書上發泄的事情

蔣友青後來幾次受訪,神情已不像第一次那麼激動,但說到興起時,還是會露出較誇張的表情和動作,如做出橄欖球擒抱的姿勢、秀肌肉或是蹲着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