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穿高跟鞋談戀愛褒貶兩極

大學淑女評價兩極。圖爲武漢紡織大學淑女班。(中新社

「同樣規格食材,哪個價格最便宜?(A)1磅227元(B)1公斤520元(C)1兩30元(D)1斤324元;」「美拉穿一件藍色禮服參加宴會,她打算別上互補色胸花,根據12色相環,她應該選擇:(A)橙色(B)綠色(C)紅色(D)黃色。」

以上是南京師範大學金陵女子學院「新女性必修課」的考題。近幾年,北京清華大學北京大學浙大城市學院、蘇州外國語學校、武漢科技學院等大陸大學都開辦「淑女班」,教導女性生活須知安徽大學日前開設「化粧品與健康美容」課,迅速成爲最搶手的課程,一個班最多曾擠進180多人。

「化粧品與健康美容」授課教師、化學化工學院老師王雪梅,曾在化粧品公司任職6年,她認爲這門課因爲實用而受學生追捧,「有人想了解去斑、有人想了解彩粧或保溼,我都儘量滿足同學們的要求。」一位選修的女學生表示專業知識很重要,但也需要這樣「接地氣(實用)」的課程。

並不是所有的類似課程都獲得稱讚。英國泰晤士學院曾開過一門爲期6周的「都市性感高跟鞋」課,指導年輕女學生正確地穿高跟鞋、走貓步、買鞋子、更優雅地提皮包等,以準備好「進入商界社交圈」,執教者是精通穿高跟鞋的前職業伴唱歌手、《穿高跟鞋的藝術》一書作者齊娜韋內,學校付她每小時60英鎊高薪

這堂課最後有5名學生選修,對課程的反應也非常好,卻飽受外界批評。反對團體表示英國政府竟然資助這種課程,簡直浪費納稅人的錢;衆多教育界人士對課程口誅筆伐:「這聽起來像是全英國最荒唐沒價值的課程,只是迎合人們的虛榮心,浪費時間金錢。」

比較不受爭議的是廣東金融學院2010年開設的「愛情心理學」,這堂課和臺灣大學1996年起由社會系教授孫中興開的「愛情社會學」一樣,目地是教學生談戀愛,教師樑燕君開學第一課就告訴學生,期末如果能夠「牽手成功」就可以拿高分課堂上她不斷拋出「如果你不愛他,是否願意和他結婚」、「你們的父母是先戀愛再結婚,還是先結婚再戀愛」,以及離婚、異地戀、同性戀等現實問題。

但要說到同性戀課題,首開風氣的還是復旦大學社會系2005年推出的「同性戀研究」。這是大陸大學第一次開設大學部同性戀課程,每週開課時,教室走道、講臺周圍、窗口都擠滿了人,還有國內外媒體蜂擁而至爭相報導

「潮課」到底好不好?它只是跟隨流行嗎?衆說紛紜,但更多人從「潮課」的流行,反思大學教育的缺失。支持「潮課」的人反問,爲什麼課程不能既有學術性又有流行性?學者不斷開發新的課程和課題不是一件好事嗎?或許,利用哈利波特和貝克漢這些流行符碼,發現新的東西,是「潮課」的真正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