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東瀛-一副畫牌衍生寓教商機

日本新生代演員夏帆南澤奈主演的日本單元劇「畫牌美人」,描述高中女生小倉小町因爲憧憬平安時代的貴族生活,而喜歡在學校茶室獨居,卻意外被校方選拔爲參加畫牌競技大會的代表。

「畫牌」又稱「花牌」或「歌留多」,後者是carte(紙牌)的外來語譯音,由撲克牌演變而來。劇裡採用一種稱爲「百人一首」的玩法,100張花牌印有100首和歌,透過主考官念出和歌上闕,比賽者必須馬上找出並搶走下闕的牌(山寨講法,是當他朗讀「牀前明月光」,參賽者中誰能把「疑是地上霜」給搶了,就贏得一小回合),最終視拿牌多者爲勝。參賽者爲求勝利,拚命狂背和歌,連拿牌的姿勢也很講究。由於「吟誦畫牌」具有寓教於樂的功能,直到今天仍盛行於日本各高中的校際聯賽

看到日本人自然而然將固有文化藉由競賽傳承下來,不禁省思臺灣是否也有此類富含教育意義且頗具商機遊戲

勉強聯想到的是退燒多年的「尪仔標」。五年級世代以前的臺灣人大都知道這種小圓紙牌,上面有各種圖案(多爲布袋戲電視劇角色等),玩法大致是玩家輪流以手中之牌,打向堆疊的尪仔標,贏取他人的尪仔標。可惜的是,這隻着重在技巧的發揮與贏得戰利品面向,未見有識之士將其導引至文化傳承教育的層次。

眼下風行於臺灣中學生間的「遊戲王卡」,是從日本漫畫「遊戲王」衍生出來的,卡片上有不同的戰鬥怪獸,遊戲玩法複雜,可以訓練玩者邏輯思考及反應能力,但仍然沒能與本土文化的教育事宜沾上邊,況且卡片滿是日本卡通意象(甚至印有日文),殊爲可惜。近年臺灣產官學界積極倡導「文化創意產業」,似乎鮮有人在「玩牌」上動腦筋,多年來,平白損失許多讓新生代透過遊戲吸收固有文化的機會。

「畫牌美人」劇裡,少根筋的秀逗美少女夏帆,與極具自信的南澤奈央,在富士山腳下互相體諒彼此的個性後,一同攜手參賽,配上古典幽雅的茶道,讓人印象深刻之餘,不禁令筆者奢望,臺灣也能形成一種「文化牌戲」,上載風雅詩詞,在淡水河畔夕陽餘暉下,讓人一邊品茗,一邊欣賞着高水準的競賽。

(本文作者爲育達商業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