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力數字新引擎 數字經濟加速駛入“快車道”

閱讀提示

數字經濟,正在深度改變人類工作和生活模式。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融合,是全球經濟格局演變的重要趨勢。如何構建一套能夠看見風險、抵禦威脅、制止攻擊的體系,是數字化時代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7月28日至7月30日,2022年全球數字經濟大會在京舉行。在這場主題爲“啓航數字文明——新要素、新規則、新格局”的盛會上,數字人、元宇宙、聯網3.0等概念頻出,全面展示了全球數字經濟發展新成果。

數據顯示,2021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45.5萬億元,佔GDP比重39.8%。其中,重慶、廣東、江蘇、山東等16個省市數字經濟規模超1萬億元。

根據工業和信息化部披露,截至2021年底,中國“5G+工業互聯網”在建項目已超過2000個,覆蓋20餘個國民經濟重要行業,具有一定行業和區域影響力的工業互聯網平臺超過150家,服務的工業企業達到160萬家。

數字化浪潮在千行百業涌動

曾幾何時,港口作業需要工人爬到數十米高的橋吊上,連續作業長達12小時,對工人的體能、技術都是極大考驗。而日前在重慶寸灘保稅物流港區智能化集裝箱碼頭,記者看到的卻是另一番景象。在這裡,運輸機器人往來穿梭,自動化場橋精準吊裝,這都得益於港區建設的雲平臺、數據平臺、5G網絡及水平運輸數字系統。

而這僅僅是數字化浪潮在千行百業涌動的一個縮影。隨着物聯網、雲計算、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深度交叉融合,幾乎所有行業都面臨着被顛覆。數字經濟,正在深度改變人類的工作和生活模式。

“數字技術正從消費端邁向生產端。”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院長樊綱認爲,數字化改造在一定意義上是企業結構、組織形式的變革,數字科技企業能否提供成本較低的解決方案,是製造業企業能否積極擁抱數字化、成功實現數字化的重要因素。

工信部最新數據顯示,我國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超過4000億元,企業數量超過3000家。上半年,網上購物、在線教育、遠程醫療等“非接觸經濟”全面提速,電子信息製造業、軟件業、通信業和互聯網的收入總規模突破10萬億元。

數字經濟時代,政府、企業和消費者就如同進入了同一個“朋友圈”,形成快捷、高效的互動閉環,數字化的知識和信息成爲關鍵生產要素,數字化平臺成爲重要載體,數字技術成爲效率提升和經濟結構優化的重要推動力。

“數字化轉型對於企業來說,已不是錦上添花,而事關企業生死。”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理事長餘曉暉認爲,企業只有致力於打造扁平開放的製造系統,形成基於知識和數據的製造模式,方能安身立命。

重慶數字經濟增加值年均增長16%

近日,北京金山辦公軟件“金山辦公中小企業全國總部”落地重慶,這意味着重慶數字經濟產業再迎來一家總部企業。

作爲國家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之一,重慶數字經濟發展已進入全國“第一方陣”,部分領域走在全國前列。天眼查數據顯示,我國目前有數字經濟相關企業1843.2萬餘家,其中重慶市擁有29.1萬餘家,2021年新增註冊企業7.2萬餘家,增速爲43.3%。4年來,在智博會的助推下,重慶市累計集聚規上數字經濟核心產業企業1704家,數字經濟增加值年均增長16%,“智造重鎮”“智慧名城”建設邁出堅實步伐。

“金山辦公中小企業全國總部將承載公司推動我國中小企業辦公數字化轉型的目標和重任。”金山辦公副總裁吳慶雲告訴記者,金山辦公將聯手重慶市區塊鏈數字經濟產業園,開拓工業互聯網和數字化轉型創新業務模式,開創政企合作的“數字樣板”。

7月30日,記者來到位於重慶銅梁新區的精鴻益科技公司,這是一家從事筆記本電腦等產品零配件研發、生產和銷售的高新技術企業。記者在生產車間看到,多條衝壓自動化生產線一字排開,正按照設定的工序流程生產作業,所有工作由機器、傳送帶、機械手自動完成。

“公司先後投入近2億元,採用5G網絡爲數據傳輸紐帶,將分佈在廠區的近500臺機器、設備連接起來,構建成爲一個互聯互通的物聯網絡,實現了原有廠房、設備的數字化改造。”精鴻益公司董事長劉新年介紹說,依託5G通信技術進行自動化改造後,公司效率提升了40%。

在重慶,數字經濟正與實體經濟加速融合,助力傳統經濟轉型。截至目前,全市上雲數賦智”企業超11萬家。累計實施4700餘個智能化改造項目,建設734個數字化車間和127個智能工廠,示範項目生產效率提升到58.9%。

記者在重慶兩江數字經濟產業園看到,中移物聯網、中軟國際、廣域銘島雲江智聯、搖櫓船等20多家產業鏈上下游企業聚集於此。“直管區數字經濟活躍市場主體達到7800餘家,2021年數字經濟增加值突破700億元、增長40%,佔全市數字經濟比重1/3,數字經濟成爲推動新區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動力。”兩江新區經濟運行局局長李建彬說。

網絡安全是巨大挑戰

當前,數據正以前所未見的深度,影響着商業形態,也改寫着無數企業的命運,而與之密切相關的網絡安全問題也備受矚目。

“數字時代,更多連接意味着更多漏洞。”網絡安全龍頭企業奇安信集團董事長齊向東說,所有網絡攻擊的核心都是利用漏洞,一點突破、層層滲透,令數據泄露、竊取、篡改等,而企業和政府部門卻普遍缺乏告警和處置措施。

他認爲,數據已成爲數字經濟發展的核心生產要素和企業最重要的資產,在流通、流轉、共享、使用等各個環境中都存在一些問題,如何在保護用戶隱私的同時,確保數據可用並創造價值,是值得思考也是亟待解決的問題。

“數字化在重新定義世界運行的方式,用傳統網絡安全定義今天數字化面臨的安全挑戰已經不夠了。”7月29日,360創始人周鴻禕在全球數字經濟大會談到,數字化技術是一把雙刃劍,只有升級到數字安全,才能匹配得上數字中國戰略。

“通過安全的數據交換實現知識共創和共享,是打破部門數據割裂,同時確保數據安全和隱私保護的關鍵。”同盾科技合夥人、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長李曉林建議,應從技術創新、法律體系、行業規範和自律等角度協同推進,合理平衡數據安全與數字化和智能化發展需求和發展階段,建立健全數據治理體系,推動數據相關產業健康、合規、可持續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