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碼二十四節氣 立夏將至:薰風迎面萬物秀

今年的立夏節氣將於北京時間5月5日到來,自此風暖晝長萬物繁茂。

立夏,是農曆二十四節氣中的第七個節氣,也是夏季的第一個節氣。每年陽曆5月6日前後,太陽到達黃經45°時,爲立夏節氣開始。

古籍《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說,“立,建始也”“夏,假也,物至此時皆假大也”。這裡的“假”是“大”的意思,指春日遠去,夏季開始,萬物至此皆已長大,故名立夏。

立夏是萬物生長的旺季。二十四節氣中,每個節氣間隔15天,每15天又分成三候。每一候都有動物、植物、鳥類、天氣等隨季節變化的週期性自然現象,這些現象稱爲“物候”。立夏分爲三候:一候螻蛄鳴,二候蚯蚓出,三候王瓜生。首先可聽到螻蛄在田間的鳴叫聲,接着大地上便可看到蚯蚓掘土,然後王瓜(一種瓜蔞類的藥用植物)的蔓藤開始快速攀爬生長。此時,萬物已褪去了春日的青嫩,果蔬、野菜日日攀長、俊秀繁茂。

立夏後,白晝漸長,氣溫驟升,炎暑將臨,雷雨增多,農作物進入生長旺盛的季節。農諺說:“豌豆到立夏,一夜多一杈。”這時,冬小麥揚花灌漿,油菜接近成熟,夏收作物年景基本定局,故農諺有“立夏看夏”之說。水稻栽插以及其他春播作物的管理也在此時進入了大忙季節。

中國古代很重視立夏節氣。歷史有記載,周朝時,立夏這天,天子要親率文武百官到郊外舉行盛大的“迎夏儀式,並指令官員去各地勉勵農民抓緊耕作。儀式上,君臣一律穿硃色禮服,配硃色玉佩,連馬匹、車旗都要硃紅色的,以表達對司夏之神的敬意和對夏糧豐收的祈求。明朝《帝京景物略》中記載:“立夏日啓冰,賜文武大臣。”到立夏那一天,朝廷掌管冰政的官員就要挖出冬天窖存的冰塊,切割分開,由皇帝賞賜給官員。

立夏這天,圍繞吃的習俗很多,北方大部分地區有製作與食用麪食的習俗,意在慶祝小麥豐收。一些地方有“吃立夏蛋”和“鬥蛋”的習俗。雞蛋象徵圓滿,“立夏吃了蛋,熱天疰夏”(疰夏,指因暑熱之氣,老幼體弱者出現食慾不振、乏力倦怠、心煩氣虛的症狀),寓意消災祈福,消暑祛病。一些地方要吃“五色飯”(用白米赤豆、黃豆、黑豆、青豆、綠豆做成),寓意“幸福安康,五穀豐登”。

江南地區有立夏嘗“三新”的風俗。“三新”一般指新鮮的食物,安徽用嫩蠶豆或豌豆和鮮筍、肉煮糯米飯吃;揚州人櫻桃、青蠶豆、蒜苗莧菜等新上市的水果和蔬菜。江南其他地區也有類似習俗,但略有不同――無錫人偏愛黃瓜和杏子常州人刀魚和鰣魚情有獨鍾,蘇州人則把新熟的櫻桃、青梅和麥子納入菜單。

立夏之後,中醫的養生原則是“春夏養陽”。養陽重養心。中醫認爲,心主夏,主血脈,火通於心氣。夏季與心氣相通。天氣逐漸變熱,人們易煩躁不安,因此,夏季養生要注意養護心氣。俗話說:“立夏養好心,無病一身輕。”夏天,人體體表的陽氣充實,而體內的陽氣相對不足。因此,即使感覺到溫暖甚至炎熱,也應注意顧護陽氣。趁立夏陽光充足暑氣不甚時,培補好陽氣,可以達到“冬病夏治”的效果,緩解冬季易發生或加重的疾病。

春夏時序的輪換,爲大地帶來了盎然生機,也帶來了詩情畫意。古代詩人們不吝以手中之筆描繪夏天的第一個節氣。劉禹錫在《初夏曲》中寫道:“時節過繁華……寂寞孤飛蝶,窺叢覓晚花。”春天繁花已謝,果實綴於枝頭,蝴蝶想在“晚花”中尋覓春天,殊不知夏天已悄然開始。楊萬里在《閒居初夏午睡起》中,選用梅子芭蕉柳花等意象來表現初夏的時令特點,“梅子留痠軟齒牙,芭蕉分綠與窗紗。日長睡起無情思,閒看兒童捉柳花”。陸游在《立夏》中以“泥新巢燕鬧,花盡蜜蜂稀。槐柳陰初密,簾櫳暑尚微”,呈現了一幅百花開盡、燕子歡鬧、綠蔭漸濃的立夏風物圖畫。

燕子銜春去,薰風帶夏來。夏天是生命力張揚的季節,草木茂密,鮮花怒放,驕陽似火。近年來,伴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日益受到重視,人們的文化自覺意識日漸增強,立夏節俗和現代社會生活有機交織,產生了更爲密切的關係。一些地區不僅保留着吃“五色飯”、喝“立夏茶”、“鬥蛋”等傳統習俗,而且創造性地將立夏習俗融入當地文化和旅遊發展中,挖掘和豐富節氣文化在休閒娛樂、飲食養生、傳統文化教育等方面的功用,如舉辦“立夏跑山”“騎行迎夏”“遊學迎夏”活動,傳承創新“送春迎夏”儀式等。多姿多彩的活動,讓百姓感受到立夏節氣傳統習俗“活”在當下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