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炒“網紅兒童”,關鍵是堵住監管漏洞

營造成年人良好上網環境,有效解決網絡生態突出問題中央網信辦決定即日起啓動“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網絡環境整治專項行動。行動包括嚴禁16歲以下未成年人出鏡直播嚴肅查處炒作“網紅兒童”行爲,禁止誘導未成年人打賞行爲,防止炫富拜金、奢靡享樂、賣慘“審醜”等現象對未成年人形成不良導向

萌娃類賬號如今已是各大視頻、直播平臺上的寵兒,擁有百萬、上千萬粉絲的“兒童網紅”不乏其人,一些“兒童網紅”比成年人更具有吸金能力。家長把未成年人作爲自己掙錢工具,就是近年來興起的“啃小族”。家長一味追求利益成爲“啃小族”,不利於兒童的身心健康發展,更可能給兒童帶來無法逆轉的傷害。因此,必須及時杜絕和抵制“啃小族”,切實保護好孩子的童年不被金錢流量腐蝕。中央網信辦出臺新規,嚴禁16歲以下未成年人出鏡直播,嚴肅查處炒作“網紅兒童”行爲,此舉來得及時,非常有必要。

近年來,網絡直播、短視頻越來越博得未成年人及家長的青睞,但網絡直播內容良莠不齊,更有未成年人涉足短視頻、網絡直播,各種亂象頻出。去年,媒體曝光在兩家短視頻平臺上,懷孕的未成年媽媽扎堆做網絡主播,曬孕照、驗孕棒、醫院產檢書吸引眼球。2017年,某直播平臺被媒體曝光有未成年人脫衣直播。一些家長樂當“啃小族”,將未成年人子女打造成“小網紅”,任由孩子們的隱私在網上“裸奔”。

一些家長和平臺受利益驅使,讓未成年人充當“兒童網紅”,甚至讓未成年人在直播過程中,傳播“少兒不宜”的內容,以此吸粉生財,明顯破壞了人的發育和成長規律,嚴重摧殘了孩子們的身心健康。同時,將演藝圈及網絡直播平臺一些浮躁心態,以及功利思維,過早地灌輸給了孩子,甚至強加在孩子身上,這種拔苗助長的方式,勢必會造成孩子畸形成長,可能會毀了孩子的一生。一些“兒童網紅”的“惡示範”,在網絡的傳播作用下,可能會教壞更多的未成年網民

2019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青聯界別建議儘快出臺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對未成年人擔任網絡主播作出明確的禁止性規定。2020年7月,國家網信辦發佈通知,嚴厲打擊直播、短視頻網站平臺存在的涉未成年人有害信息,嚴格排查後臺“實名”認證制度,嚴禁未成年人擔任主播上線直播。禁令發佈後,涉及未成年人的自媒體內容,必然會受到更嚴格的監管經歷了一番亂象之後,如今國內許多大直播平臺都不爲16歲以下未成年人設置註冊通道,但一些小平臺上仍有未成年人出鏡直播。

可見,禁炒“網紅兒童”,關鍵是堵住監管漏洞。應加快出臺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將“嚴禁16歲以下未成年人出鏡直播”等條款納入其中,從源頭上明確禁止未成年人註冊網絡主播。同時,有關部門應該拿出一個果斷強硬的管理措施,除了出臺網絡主播“禁童令”之外,建立網絡直播申報、審批制度,對審查通過的直播平臺在播內容進行實時播控和跟蹤管理,發現問題,及時查處。

此外,應對網絡直播中的暴力、低俗、危險內容和不文明語言作出嚴格限制,將未成年人的“視界”限定在保護的範圍內。特別要完善監管措施,建立網絡主播實名制及信息共享“黑名單體系,加大對製作、傳播不良網絡信息行爲的懲處力度,不能放任主播傳播非法視頻,侵害他人尤其是未成年人的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