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服務鄉村振興大有可爲

有關方面應繼續拓寬金融支持鄉村振興的深度廣度,須持續創新相關金融產品,要進一步拓寬融資渠道,應強化農村信用體系建設,搭建完善風險分擔機制。此外,還要進一步激發農村資源要素調動金融機構積極性,使其在農村的廣袤天地中大有可爲、大有作爲。

銀行業涉農貸款餘額再創新高。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12月末,我國銀行業涉農貸款餘額達43.21萬億元,其中普惠型涉農貸款餘額8.88萬億元,較年初增長17.48%。這反映出我國銀行業對農村地區金融服務力度逐年加大,並取得一定成效。農村地區金融機構和服務的覆蓋率也得到持續提升。

也須清醒認識到,雖然涉農貸款餘額近年來持續增長,但涉農金融仍是我國金融體系短板農村金融基礎設施底子薄體制機制不健全,農村金融環境有待強化,金融支持鄉村振興任重道遠。下一步,有關方面應繼續拓寬金融支持鄉村振興的深度和廣度。

首先,須持續創新相關金融產品。目前,我國已形成以小額信用貸款、涉農產業帶動貸款、農業農村基礎設施建設貸款、農業政策性保險政府性融資擔保爲主體的涉農金融產品體系,此前還創新推出扶貧再貸款、易地扶貧搬遷專項金融債券等金融產品,有力支持了脫貧攻堅戰的勝利。在服務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過程中,金融機構在合法合規前提下,創新產品和服務的力度還可以更大些。

其次,要進一步拓寬融資渠道。一直以來,“三農領域直接融資能力不足,銀行信貸投入仍是其獲得融資的主要渠道。在證券市場上,雖然近年來我國在脫貧地區實施企業上市綠色通道”政策,支持符合條件的涉農企業在證券交易所上市和再融資,但由於風險相對較高,投資人謹慎埋單,涉農企業在證券市場獲得的直接融資規模較小。另外,在債券市場上,由地方政府發行的涉農專項債券、涉農企業發行的鄉村振興票據也存在較多約束,市場規模不大。特別是不少項目由於自身盈利能力差,加大了政府發行專項債券的難度。因此,下一步需採取有效措施,進一步拓寬“三農”融資渠道,助力鄉村振興。

最後,應強化農村信用體系建設,搭建完善風險分擔機制。提升金融服務質效,必須解決好信用和風險這兩個重大問題。在金融推動鄉村振興的過程中,農村信用體系建設是進一步保障金融供給、提高服務質量的一個關鍵。如果農村、農民的增信問題解決不好,就很難突破目前傳統金融的業務框架和風控邏輯。相關部門要推動涉農信用信息共享,推動完善涉農主體增信機制,同時,防範涉農領域的信用風險,既不能授信不足,也不能過度授信。另外,在建立風險分擔補償機制時,要增強保險服務鄉村振興的功能

金融支持鄉村振興是一個系統工程,解決困擾農村領域發展的諸多問題也不會一蹴而就。要引導金融資源持續向“三農”傾斜,滿足鄉村振興的融資需求,還要進一步激發農村資源要素,調動金融機構的積極性,使其在農村的廣袤天地中大有可爲、大有作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