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湯汁是經典!基隆人才知的關東煮 厚切豬肉沾特殊醬汁超涮嘴

文、圖/小虎食夢網

「三坑菜頭滷」爲基隆人才知道的關東煮!「味是故鄉甜」對於基隆人來雖然離臺北不遠,卻總有一份難以割捨的執着,反應在食物上自有基隆人才知的美味堅持。比方說,你要是跟基隆人說「吉古拉」就是「竹輪」,那基隆人八成會跟你翻臉,再若你跟基隆人說「菜頭滷」是「關東煮」,真正的基隆人也肯定翻白眼。

►更多吃喝玩樂大小事,快追隨旅遊雲官方Instagram

還有,很多,不甚枚舉,不信?找個基隆人帶路,包你一次就愛上基隆美食。

基隆三坑,真正的臺語念法其實後面應該還有一個仔(三坑仔),或也有人管它叫「龍門社區」,前者是因爲早年煤礦業之因、後者則是該社區的稱號所故。三坑車站則建於2003年5月9日,我小時候是沒有的。說也有趣,真也是我第一次在三坑車站下車。

印象中車站前的這家臭豆腐、甜不辣也開了有時間,也許下次再來爲大家介紹介紹。

記得別在基隆跟基隆人說「菜頭滷」是「關東煮」,雖然是有一點像,就像「吉古拉」是由「竹輪」演變而來的,但就是不一樣。

基隆的「菜頭滷」除了日式關東煮常見的蘿蔔、豆腐、魚漿製品外,基隆人還喜歡把各式豬皮豬血豬雜往湯裡丟,這點又有一點像「米粉湯」或是「米苔目」。總之,在基隆咱們管這一鍋叫「菜頭滷」。

「三坑菜頭滷」印象中沒店名,因大家都說去三坑吃菜頭滷之故,久了就成了「三坑菜頭滷」。之於觀光客還有一家基隆菜頭滷在安一路,下次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其實我小時候比較常吃的那一家。

三坑菜頭滷營業時間是早上10點到晚上7點,但就我的印象,以前「菜頭滷」多半是基隆人的下午茶。10點我們準時到,老闆已經開門營業,約莫過了10分鐘後店裡已經開始出現排隊的人龍,至於爲什麼排在店內?因爲外面就是馬路。說起龍安街,基隆人習慣叫它「鐵路街」(因爲緊依着鐵路)。

另外「鐵路街」還有一個意思,至於是什麼意思,問問老基隆人會告訴你。

通常這種「菜頭滷」店是沒有menu,客人愛吃什麼直接跟老闆說,有些點乾脆讓客人自己夾。整沒豬血、吉古拉是我第一個懷疑,畢竟我幾十年沒來吃了。倒是看到熟悉的豬肺、軟管硬管,還有小時候我最愛的豬肚帶。這些豬雜在臺北有些地方也能嚐到,就是可能名字不太一樣。

五花肉,我小時候的印象不曾出現在菜頭滷裡,畢竟我們那個年代想吃豬肉也沒那麼容易,這纔有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這句話,但時空環境的變遷,這句話得改成「沒看過豬走路,也吃過豬肉」。

胡亂點了一些,大姐將之切塊切段,全擱在碗裡,小時候還會附上兩匙湯,但在這是先幹吃。附帶一提的是這種白磚竈臺以前在基隆很少見,如今萬華的市場裡也還有一些攤位有。

早前在粉絲團分享所謂的基隆沾醬,一是用丸辣椒醬調出的甜中透着微辣的辣椒醬,二是略帶鹹味醬味膏,基隆上這是基隆萬用沾醬的起手式,有些再多一味辣椒醬油,或是哇沙米五味醬。以前,店裡會各淋一匙在這一碗菜頭滷裡,如果是吃乾的話。

五花肉單純煮熟,因爲厚切口感甜度都很贊,沾着基隆醬汁涮嘴到不行,喜歡五花肉的朋友必點。即便,我還是覺得小時候沒吃這麼好。

豬肺是小時候口袋沒錢時,吃麪、吃大腸圈、菜頭滷必點的,主因當然是便宜,長大後發現有這一味的店家越來越少,主因在於不好處理。

這一味雖然伴隨着內臟獨特的甜味,沒處理好會很腥,但最讓人喜愛的是因氣管之故的爽脆和脆Q口感,怕味道的不妨多沾點基隆甜辣醬。別人怎樣我不知道,但我愛慘這一味。你可能會問,沒錢吃豬肺,那有錢呢?豬心,這點好像放到現在也是一樣的。

各類魚漿製品絕對是基隆菜頭滷的重點,即便你可能會說「菜頭」纔是重點吧,尤其是湯頭主要的甜度是來自大量的蘿蔔,但不曉得爲什麼沒吉古拉,倒是魚板油豆腐挺多的。

這一條一條的基隆人管它叫「豬肚帶」是小時候我最常點、也最喜歡吃的,有着比大腸還厚的嚼勁和更多一點咀嚼端的滋與味,又不會像大腸那麼油膩,另外還有軟管、硬管,前者較軟、後者較脆口,但別問我倒底和大小腸有什麼不同,又是腸的那一個部位,因爲我只會吃。

最後是小時候沒錢也很常吃的豬皮,討喜的微脆Q口感很是喜歡,處理的也毫無異臭味,沾上甜辣醬好吃又涮嘴。

最後,吃完碗裡的各式食材,記得盛上一碗吸盡各式食材精華的「菜頭滷」湯,這纔是基隆人吃菜頭滷的完全結尾,這也是日式關東煮沒有的享受。不過,這家和我記憶的菜頭滷不同也在此。

前頭我提過會在在食材上先淋甜辣醬和醬油,因此在吃完淋上湯頭後,湯裡會或多或少有甜辣醬的滋味。當然,你可能會說那湯就變混濁了,可,那纔是我吃菜頭滷的記憶。即便那無關乎是否美味。

如果「吃」只是爲了填飽肚子,那「食物」也未免太無趣了~~《小虎食夢網》部落格、粉絲團

【你可能也想看】

蛋黃橫流在蒲燒鰻上太邪惡!臺北東區新開幕串燒店 烤得油酥對味

牛腦蛋神好吃!新北50年老牌全牛料理 牛腩火鍋濃郁帶花椒

►舊宿舍變身咖啡廳!南投日式木質庭院喝下午茶 綠豆糕配茶太迷人

►我們的美麗就用白紙黑字寫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