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評互聯網強監管:是陣痛也是機遇!

(原標題:經濟日報評互聯網監管:是陣痛也是機遇!)

加強科技互聯網領域監管成爲當前關注熱點。今年以來,有關部門密集出臺一系列新監管措施,尤其是在互聯網、校外培訓整頓方面下了“猛藥”。不斷收緊的監管政策,讓對市場高度敏感的海外資本嗅出了不同的味道。一些機構認爲,監管政策給投資回報帶來了較大不確定性,決定暫時規避對相關企業的投資;另一些機構則堅定看好中國發展,表示監管背後孕育着新機會,並繼續加碼投資。

監管政策引發資本市場的短期波動,是爲這個領域的健康發展護航。數字經濟誕生以來,我國始終支持和鼓勵科技互聯網企業創新發展、增強國際競爭力。但隨着市場集中度的不斷提升,一些互聯網平臺經濟逐步演變成了“壟斷經濟”,不僅危害消費者權益,還會抑制企業創新,推高市場成本,更嚴重者會帶來系統性風險,威脅國家安全。監管旨在規範行業發展,維護公平合理的市場競爭,是正常的市場環境治理,並非針對資本或特定行業、企業。

放眼全球反壟斷國際慣例。從1890年全球誕生第一部反壟斷法反托拉斯法》開始,每隔一段時間,反壟斷就會被各國政府拉到歷史的舞臺前。美國菸草、美孚石油、電話電報公司等巨頭都沒能逃脫被拆分的宿命,不過許多拆分業務後的巨頭並沒有因此衰落,反而推動了大批創新企業的崛起。

監管,是爲了讓行業更有活力地前行。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國家支持平臺企業創新發展、增強國際競爭力,同時要依法規範發展,健全數字規則。”市場經濟不是“脫繮的野馬”,過去寬鬆的環境是爲了鼓勵行業創新發展,如今加強市場監管更是爲了鼓勵行業高質量發展。反壟斷、反不正當競爭,是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公平競爭是市場經濟的核心,只有競爭環境公平,才能實現資源有效配置和企業優勝劣汰。

強監管下,“陣痛”不可避免,但更多是機遇。反壟斷是一塊“試金石”,真正擁有核心競爭力,企業文化向善,不斷創造經濟和社會雙重價值的企業,會不斷走向欣欣向榮。對於科技互聯網企業而言,打鐵還要自身硬,要跳出流量紅海之爭,積極尋求新的發展方式,不斷提升創新研發能力。同時,主動承擔更多社會責任,推動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

風物長宜放眼量。我國支持健全資本市場、弘揚企業家精神和堅持對外開放的信心不會動搖。加強對平臺經濟的監管,恰恰表明中國大力發展數字經濟的決心。應該看到,我國數字經濟快速增長的趨勢不會改變,我國數字經濟引領全球發展的勢頭也同樣不會改變。

推薦閱讀:

1

阿里巴巴絕對是近兩年來遭遇最強監管的中國民營企業,沒有之一。

馬雲外灘風波”後幾乎完全隱身到螞蟻集團被暫緩上市;

從阿里巴巴被判定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推行“二選一”到創紀錄的罰款182億;

從觸角伸到到中國老百姓方方面面,到合規經營,業務被限制在牌照允許的範圍內;

不過,阿里巴巴似乎越挫越強。

7月27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勇在致股東信中透露了幾個數據

1、截至2021年3月的財年年底,阿里巴巴生態全球年度活躍消費者突達到11.3億,其中海外消費者2.4億。

2、這些消費者在阿里巴巴平臺上貢獻了8.119萬億元人民幣的年度交易規模。

阿里巴巴財報中也有一組數據:

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12個月,阿里巴巴收入達到約7172.89億元,同比增長約41%;淨利潤達到1432.84億元,同比增長2%,歸屬於母公司的淨利潤爲1505.78億元,微增不到1%。

以上數據,單個看沒有什麼感覺,對比之下,你會發現,阿里巴巴仍然是一個“超級巨無霸”。

比如,截至2021年3月31日,拼多多年度活躍買家數達到8.238億,而阿里巴巴是11.3億,仍然位居第一位。

比如,按照國家統計局的數據,2020年全國網上零售額11.76億元,比上年增長10.9%,而阿里巴巴就達到8.119萬億,佔據了絕對優勢地位。

又比如,按照營收騰訊2020年爲4820.64億元,同比增長28%;而阿里巴巴是7172.89億元,比騰訊還多2300多億。

可以發現,雖然遭遇嚴厲監管,但其實並未傷及阿里巴巴的筋骨,它依然是中國互聯行業的霸主。

2

從實力上看,儘管阿里巴巴還是那個阿里巴巴,但從態度上看,阿里巴巴開始低調處世。

馬雲自不必說,已經很久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面了,甚至在最新發布的財報中看不到馬雲的名字。

財報顯示,阿里主要股東中,大股東軟銀持股24.8%,所有董事和高層共持股2.3%,較去年的7.4%下滑,而馬雲已經不在主要股東名單上,而在2019年財報中,馬雲仍有4.8%的股份。

阿里新的掌門人張勇更是低調的可怕,不僅很少出席公開活動,而且表態的水平非常之高。

張勇在致股東信中說:

平臺經濟是全世界面臨的嶄新課題。過去一年,我們對平臺經濟有了更深的理解和體會。2021年4月10日,阿里巴巴集團收到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的《行政處罰決定書》,我們對此誠懇接受、堅決服從。

這些經歷讓我們認真思考,像阿里巴巴這樣一家立志成爲數字經濟基礎設施的平臺企業,在更廣闊的宏觀環境下,如何與社會各界、合作伙伴和諧共處,如何和利益相關者形成良性互動,如何讓我們的平臺跟社會發展更加同頻共振。

平臺型企業帶有天然的社會公共屬性。我們應該更多深入思考的是,我們能創造多少社會價值,參與解決多少核心科技的問題,如何更好地支持鄉村振興的發展,如何變得更綠色和可持續,從而以平臺之心,聚八方之力,做一家真正意義上有擔當、負責任的好公司。

分析這段表態,是典型的“認錯-反思-表決心”結構,尤其是最後一段,核心科技、鄉村振興、綠色和可持續,個個契合國家意志。

張勇這樣表態,是因爲之前在某些方面阿里巴巴踩過坑。

比如,關於核心科技,去年年末,阿里、騰訊、美團滴滴、拼多多等互聯網巨頭在社區團購領域激戰正酣,人民日報發表評論說:

掌握着海量數據、先進算法的互聯網巨頭,理應在科技創新上有更多擔當、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爲。別隻惦記着幾捆白菜、幾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創新的星辰大海、未來的無限可能性,其實更令人心潮澎湃。

人民日報爲什麼這樣說?這些年包括阿里巴巴在內的互聯網巨頭過分注重模式創新,通過資本壟斷了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而很多關鍵技術領域的“卡脖子”難題並未解決。

不單單是這次,其實馬雲“消失”的近200天中,張勇的很多表態都很到位。

正所謂“馬雲吃一塹,張勇長一智”。

3

張勇不僅說得好,近一段時間實際表現也不錯。

7月21日,河南洪水肆虐,阿里巴巴集團先後通過阿里巴巴公益基金會和馬雲公益基金會分別捐贈1億元和5000萬元。

同日,螞蟻集團宣佈通過支付寶公益基金會,捐贈1億元支援河南防汛救災

此外,阿里巴巴還緊急調動了旗下盒馬集市河南倉,向鄭州的7000個社區、2.1萬個服務點運輸了首批救助物資,總計45萬件蔬菜、糧油等生活日用品。

從捐款總額看,阿里系在此次河南防汛救災拔得頭籌

不管外界現在如何看待馬雲和阿里,但這樣的舉動首先值得肯定,作爲互聯網頭部企業,阿里確實付出了很多。

儘管遭遇了強力監管,從體量上看,阿里還是巨頭中的巨頭,但它也在悄然改變,收起鋒芒,說更正確的話,做更多正確的事,這也是張勇與馬雲最大的不同。